听到老首长要给她通行证,中南海的通行证啊喂,尽欢瞬间也很懵。

不过她转头一想,沈云旗在老首长那里地位不同一般,给她通行证也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首长!”尽欢表情搞怪地敬了个礼。

老首长笑着摸了摸尽欢的头,接着去和文工团的女青年们跳了几支舞,然后不到九点半就走了。

没一会儿就有人来找沈云旗,核实尽欢的介绍信,还当场给尽欢拍了张照片,说是通行证上面要贴的。

尽欢拿到了一张手写的临时通行证,有点类似于介绍信的文件。

等正式的通行证出来,尽欢用这张临时的换正式的就行。

一系列的程序走完,她都还觉得晕晕乎乎的。

杨金波没想到尽欢没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通行证,还是老首长亲自发话给办的。

看着尽欢一脸懵懂不明的样子,杨金波更觉得心里不平衡了。

她来紫光阁参加了几年舞会,拿到的也不过是签发给总文工的集体证件。

加上尽欢刚刚接二连三搅和她的计划,新妒加上旧恨,杨金波恨不得把尽欢就地正法了。

清纯女生逆光唯美森林写真

尽欢的精神力,早就察觉到了杨金波的表情变化。

不过尽欢并没有放在心上,杨金波就算再怎么不高兴,估计也不会蠢到在紫光阁动什么手脚。

尽欢坐在一边小声问沈云旗,“舅舅,我拿着通行证会不会太惹眼了?”

“这是件荣耀的事情,你不高兴欢喜,怎么还愁上了?”沈云旗摸了摸她的头。

尽欢压低声音凑到沈云旗说道:“本来舅舅您就不容易,我如果再惹眼招人恨,会给您惹麻烦的!”

“怕什么?行得正坐得端,再说你现在的靠山可比我硬实!”沈云旗不以为意地说道。

尽欢睁大了眼睛,“您不会想说,老首长现在是我的靠山吧?”

“傻孩子,我专门带你来这里,不就是想在老首长那里给你求一道平安符吗?”沈云旗笑着说道。

尽欢瞪大了眼睛,“啊?”

“你也不用害怕,这只是以防万一,”沈云旗语气轻松,“你在老首长面前露了脸,就是那些腌臜货有啥坏心思,都得先憋着!”

“您是说杨家?不过看刚刚杨家人的表现,都是在竭力拉拢您你啊!”

“他们是想拉拢我不成,使阴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一群腌臜货,还能指望他们做什么坦荡的事情!”沈云旗冷笑。

尽欢的精神力,并没有放松对杨家人的观察了,但她的精神力也不敢跟得太紧,怕被人察觉。

杨家三姐弟现在正在跟一个中年男人,不知道在低声说些什么。

尽欢更准备把精神力往前推一推,他们却很快散开了。

接着大厅门口传来一阵女同志的欢呼声,男同志们也争相喊着“先生”“先生”打招呼。

尽欢精神力已经看清楚了来人的长相,但还是不由自主地站起来,双眼发亮地看着他。

伍先生的长相英俊帅气,气质儒雅,是世人皆知的。

尽欢上辈子的高中历史课本,曾载入过先生年轻时候的一张照片。

当时历史老师讲到他照片的那一页的时候,不管男女都被先生的那张不算清楚的黑白照片给惊艳了。

先生的长相实在是太帅了,瞬间秒杀大小荧幕的鲜肉男神。

用美男子来形容先生,都会被觉得美男子三个字唐突了他。

先生是用智慧和才华,照亮了整个时代的人。

“明明能靠颜值取胜,偏偏要用才华”这种梗,在先生面前完全就是黯然失色。

尽欢现在看到便是先生的老年时光,先生举手投足之间还是极尽优雅,风度翩翩的样子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小丫头,眼珠子都快黏到先生身上去了!”沈云旗看着尽欢的样子调侃道。

尽欢拽着沈云旗,“舅舅,你带我去跟先生打个招呼嘛!”

“怎么?老首长都知道你是泼皮,你这无赖的性子,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沈云旗实力吐槽。

尽欢低头跺脚,“舅舅,走嘛走嘛,我一直很想见先生的,您就陪我去嘛!”

“走走走,我要是不带你去,估计你得记一辈子!”沈云旗牵起尽欢就网门口走。

尽欢脸上立马就挂上了笑容,活脱脱一个哭闹后吃到糖满足的孩子。

“先生晚上好!”沈云旗敬了个军礼。

尽欢瞬间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向先生致礼问候。

她又不是军人,敬军礼只是搞怪,对先生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

鞠躬也不好显得太郑重,舞会这么轻松愉悦的氛围,也不怎么合适。

先生微笑着回道:“小沈,舞会上可是难得碰上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先生,我就是个粗人,平时也搞不懂音律文艺的东西,今天是带着孩子来凑热闹的!”沈云旗笑着说道。

先生点了点头,“这就是你几年前找回来的外甥女吧?”

“是的先生,这孩子刚刚催着我过来打招呼!”沈云旗慈爱地摸了摸尽欢的头,“尽欢,怎么不打招呼?”

“先生好,我叫徐尽欢,小名叫小鱼儿!”尽欢伸手握上了先生的手,自我介绍道。

先生说话的时候,语气不疾不徐,温和儒雅,“小徐同志的名字可是来源于诗仙的将进酒?”

“是的先生,除了取人生得意须尽欢的谐音之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尽欢点头说道。

先生点头问道:“另外一层是什么意思,你说说看。”

“取名的时候,我爹妈说我出生在新时代,我们国家已经扫除了内外的压迫和障碍,以后走的就是国富民强的新道理,当然应该尽情欢乐!”尽欢轻快地说道。

先生赞赏地说道:“心怀对国家民族的美好祝愿,的确是个好名字!”

“先生,这是全体人民的期许,倒是便宜了我!”尽欢眼睛闪耀着瓦亮的光芒。

先生还感兴趣地说道:“那你的小名小鱼儿呢,可也有出处?”

“我出生的那天,我祖祖河边捡了一条蹦上岸的红鲤鱼。

我们老家有条山脉脚龙门山,祖祖希望我有鱼跃龙门的志向,

也存着年年有余的想法,这才取了这个小名!”尽欢态度轻松侃侃而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自带锦鲤穿六零》,”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