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元杰接着对着叶秋问道:“叶神医,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叶秋说道:“我就修炼了元气。”

彭元杰一行人闻言瞬间对叶秋肃然起敬,这元气高手可不是一般人啊,这都是习武天才才有能够修炼出来的。

叶秋本来只是想要说清楚老爷子的病因,结果没想到一下子装了个逼。

只见他开口说道:“我说这个,只是想要告诉们老爷子的病情。”

只见他接着说道:“我刚才给老爷子诊断,就是用元气来给他诊断,然后我发现一个问题,老爷子的大脑内部,存在着一股神秘且庞大的力量,我的元气一进去,就被这一股力量给击溃败了。”

“然后我接着用大量的元气试图去击败这一股神秘的力量,但是这一股神秘力量太过于强大了,我的元气不足以抵抗的住它,所以就停止了。”

叶秋接着说道:“不过可以基本上确定,老爷子昏迷的病因,应该就是这一股神秘的力量造成的。”

彭元杰一行人听的是目瞪口呆,这样的病因都有,这也太魔幻了吧,实在是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叶秋跟杰克医生所说的完全不一样,杰克说老爷子是中毒,而叶秋却说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占据了老爷子的脑袋。

他们一下子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说的话了,到底谁说的才是对的。

彭元杰对着叶秋问道:“这股神秘的力量是什么样的?确定是这股力量弄成老爷子这样的?还有,有没有什么办法将这股神秘力量给弄走?”

美丽天使置身花海中唯美写真

叶秋说道:“我不敢百分之百肯定,但是有很大的可能是这个原因造成的。就算不是,这股力量留在老爷子的脑袋里面,也一样需要给清理掉才行,否则会对他的身体出现非常大的问题。”

彭元杰赶紧问道:“那有什么办法将这股神秘力量给去掉?”

叶秋开口说道:“让我想一下,这个有点棘手。”

彭富军这个时候开口问道:“叶神医,跟杰克医生的诊断完全不一样,有没有可能老爷子也可能中毒了?”

叶秋说道:“也有这种可能,所以让杰克医生继续研究他们提取的病毒,看看这个病毒到底是不是影响老爷子的病因。”

彭元杰几人点点头说道:“那就先按照这样来做。”

叶秋接着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给老爷子的身体先进行一次治疗,他现在的身体机能正在衰弱,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好,那需要我们做什么就只管开口说。”彭元杰说道。

叶秋点点头,接着对着柳如絮说道:“给我针灸盒。”

柳如絮将手中提着的一个箱子递给叶秋。叶秋打开手提箱,然后打开箱子,从里面掏出一个针灸盒,放在病床旁边的桌子上。

叶秋接着拿出一瓶酒精,然后对着彭元杰说道:“麻烦把老爷子的衣服给掀开,我要给他针灸治疗。”

彭元杰几人赶紧上去,小心翼翼地将老爷子的衣服给掀起。

叶秋抽出银针,在酒精里面进行消毒,紧接着将银针扎在老爷子的肚皮上。

接着众人就见叶秋熟练无比地一根根将银针给扎在老爷子的身上。

杰克跟他的人一个个仿佛看见外星人一样,惊讶的张大嘴,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不可思议。

他们不敢开口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杰克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治疗方法,竟然在人的身上扎了这么多的针,这样不会疼吗?

扎针就可以给人治病?这有点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后,叶秋终于停止下来,将银针从老爷子的身上给拔出来。

放好银针之后,叶秋对着彭元杰说道:“接下来我会给他开一些药,然后到时候们给他泡药澡,将药效给渗进他的体内,先暂时稳定住他的身体情况。”

彭元杰说道:“好的,谢谢叶神医。”

彭家人现在对叶秋完全没有了一丁点的怀疑,对他是完全的信任,因为他的医术实在是太厉害了。

彭元杰他们也非常的感激叶秋,因为他刚才用元气来给老爷子抗衡他脑袋里面的那股神秘力量,要知道元气可是很难修炼的,他却一点也不在乎,直接用上来给老爷子治病,说明他这是真心实意的竭尽全力的给老爷子治病。

彭元杰心里面已经将叶秋当成是他们彭家的朋友,以后他有任何的问题,彭家一定在所不辞。

与此同时,在京城的某处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面,一个年轻男子手中握着一个红酒杯,里面装着红酒,他正面对着落地玻璃窗往着外面看去。

站在这里,整个京城尽收眼底,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男子的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毕恭毕敬地低着头。

那年轻男子背对着他,然后开口问道:“怎么样?查到了吗?”

那中年男子恭敬地开口说道:“查到了。”

然后他接着说道:“经过调查,叶秋是来给彭家的老爷子治病的。”

那年轻男子转过头来,看向这个中年男子问道:“就只是治病这么简单?”

那中年男子说道:“没错,不过听说他第一天来,就跟彭家的纨绔子弟彭远帆兄妹两人闹了矛盾,双方剑拔弩张,叶秋还因此直接走掉了。”

“彭远帆在跟他的朋友们聊天的时候说过,一定不会放过叶秋,一定要将他给杀了。”

“那今天在紫荆酒店是怎么回事?”

那中年男子说道:“紫荆酒店,是彭家设宴款待叶秋,让彭远帆两兄妹给他道歉。”

那年轻男子饶有兴趣地开口说道:“哟,那彭远帆两兄妹不得恨死叶秋?”

“这个目前还不是很清楚,不过从彭远帆昨天跟他朋友聊天的时候的激烈情绪可以看的出来,他恨不得杀了叶秋。”

那年轻男子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说道:“很好,非常好,叶秋一来京城就惹到他惹不起的人,这样的话,根本就不用我来出手,别人就能够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