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安皱眉,没听懂沈睿的意思,不过还是解释道:“西域被匪徒荼毒,村庄不知覆灭了多少。”

“师尊不忍见此,恳求白马寺出手,但白马寺闭寺不出,让师尊生生的撞死在了门前!”

明安声音沉重了起来,很明显,他的心态开启起伏了。

“呃…”沈睿挠了挠头,说句实在话,明安师尊就是**裸的道德绑架。

“佛享整个西域的供奉,理应出手,可白马寺竟闭寺不出,不是恶人是什么?”明安又道。

那性质又变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受了供奉,该做的事情的确要做。

“他们的确做的不对,不过咱两就去打白马寺,洗洗回去睡吧。”沈睿摆手。

真以为大圣及以上的战力被征召离开,就代表着他可以为所欲为了?

白马寺作为西域的著名的佛寺,在整个灵界都算是知名,其中不知道隐藏着多少阵法,足以镇压他们。

“我并非是想强攻,您不是雷音寺第十佛子吗,完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去。”明安摇头道,强攻完不可能,他自己也没想过。

沈睿“呵呵”一笑:“别说你真相信了我的说辞,我可不信。”

自己完和雷音寺的佛子没有一点像的地方,行为举止也大相径庭,别说佛子了,连普通僧人都不像。

气球女生白色纯净很迷人

当时只不过随口糊弄明安,主要还是以自身的实力压服他。

“可丈六金身做不得假,那是雷音寺至高典籍,他们会相信的。”

明安脸色并没有变化,明显心中早已有了自己猜测。

“你要让我冒充佛子?且不论能不能成功,我问你,进去之后又如何?”沈睿皱眉,仍然没有松口。

“你知道白马寺为何建在这么个特殊的地方吗?”明安并未明言,反而问道。

“西域诸寺的来历我并不是太清楚。”沈睿坦言。

白马寺所选的地方的确有些特殊,这么一个大峡谷,穷山恶水的,环境太恶劣了。

“白马寺镇压着某种东西,一旦把这东西放出来,不用我们出手,白马寺自然会崩溃。”

明安这才说出他的打算。

怎么又是某种东西?沈睿心中腹诽,同时也衍生很多疑惑。

明安是怎么知道这里镇压东西,还知道怎么释放出来。

“我不相信你,不可能帮你。”沈睿明言,明安隐藏的东西太多了,他心不安。

“你不想要菩提果了?”明安皱眉,而后道:“你只需要展露你的丈六金身而后将我带进去就行了,其余的,用不到你。”

“我不相信你,仅凭菩提果还不够……得加钱。”

明安深深地看着沈睿,而后露出淡淡的笑意:“菩提果,琉璃莲,净明花…”

明安说出了十几种特殊的药物,都是丈六金身所必须的,几乎集齐了,只差八宝功德池之水。

这对沈睿的诱惑上了一整个档次,少去了他不知道多少步骤。

“白马寺作为四寺之一,不缺少这些东西,而我恰巧知道药园在哪儿,以及进入的方法。”

沈睿斟酌了片刻,露出洁白的牙齿:“成交!”

既然价码够了,那就没问题了,至于放出了什么东西,他就不管了,要是镇压在雷音寺的东西,他可能还惧怕。

可镇压在白马寺足以说明这东西的档次不是太高。

“多谢,师兄。”明安躬身谢道。

两人之后又开始合计,最终沈睿决定假扮还真,他对这个佛子还是比较熟悉的。

随后又忍痛剔掉了头发,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捯饬了一番,倒也有些许样子,随后又利用千变万化改变了模样,一般的探查手段是查不出来的。

随后,两人就摸着峡谷走了过去,随着越来越接近,一股宁静祥和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愧是四寺之一,一般法相来到这里恐怕连动手的**都没有。

“何人来此!”

牌匾的一位佛陀出声,这是字体幻化,却拥有了神智。

“雷音寺佛子还真前来拜访。”沈睿模仿着还真的语调,面带微笑,佛性十足。

“佛子?”

“还真?”

其余两尊佛陀也出声,上下打量着沈睿。

“白马寺闭寺,谁都不见!”其中一尊佛陀开口。

“还真不远万里前来,还望通融!”沈睿皱眉,想起了明安的话,语气强势了不少,更是展露出六臂琉璃金身。

“丈六金身”

“六臂琉璃身!”

三个字体化身见识不凡,一眼就认了出来。

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和某人沟通,片刻后,又道:“进来吧。”

“多谢。”沈睿收敛了金身,躬身道。

轰隆隆!

红色的大门开启,两尊玉狮子灵动无比,虚空中隐约有佛音响起,沈睿的背后金光绽放,竟与之呼应,幻化成了一尊佛陀。

“佛骨在身,不愧是佛子。”门内传来声音,带着赞叹。

就是明安都惊讶,而后产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此人不会真是第十佛子吧?

大门彻底打开,一列僧人等在门后,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身披袈裟,面容祥和。

“恭应佛子…”

一群僧人高声道。

这时,沈睿又想起明安的话“雷音寺与四寺处于一种上下级的关系,只要态度强硬,对方又不怀疑,他们是不敢讲一位佛子拒之门外的。”

“贸然叨扰,还请恕罪。”沈睿道。

“佛子客气了,这位是?”为首的年轻人看向明安,带着探究。

“我的一个师弟,法号明安,随我而来。”沈睿随口道,没有过多解释,言多必失。

“不愧是雷音寺,个个都是天骄。”那僧人赞叹,一眼就看出了明安的不凡。

“我是白马寺的代主持––慧能,师尊们都离开了,只有我和一些师弟,因此谨慎闭寺,还望佛子不要在意。”慧能态度很到位。

“这个自然。”沈睿表现的也很温和,嘴角微微上翘,明眸皓齿。

只是内心却有着波澜,慧能,慧明,这是巧合吗?

白马寺对沈睿并没有太怀疑,丈六金身…佛骨…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说他不是佛子都没人信。

主要是这些人没有关注到灵殿的消息,不然就会知道灵殿中也有这样一个人,不过灵殿高居九天,一些消息也很难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