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这个混蛋,心里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啊?

不会真的想要闹到破产收场吗?

周靖终于按捺不住,拨出了宋离的电话,只是打了几个,方被接通,周靖率先开腔,“哎哟喂,我的宋大总裁,你总算肯接电话了。”

宋离抱歉道,“不好意思,老周,先前不小心把手机调成静音了,所以没有及时接到你的电话。”

话音刚落,又问道,“你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周靖连忙道,“必须是要紧事啊,不能更要紧了。”

宋离,“你说吧,我听着呢。”

宋离都这样说了,周靖自然是把最近宏达抢项目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老宋,你说老盛他,是不是真的疯了?”

这件事,宋离也是知道的,他不是没有给盛又霆打过电话,只是对方却只是冷冷淡淡的丢给他三个字,言简意赅,“你别管。”

他想做什么,很多时候都是懒得解释的。

而他和他这么多年的兄弟,同样不是白当的,他想做什么事,哪怕不解释,很多时候他心里都很清楚,压根不需要他多说。

宋离捏着电话的手指,不自觉的紧缩了一下,随即,深深的叹了口气,“你说的,我都知道,他没疯,他有他的想法。”

妩媚女郎忧郁眼神更销魂

“这还叫没疯?那什么才叫疯了?”周靖气得心口疼,“什么自己的想法,狗日的想法啊,他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其实就是一彻底的疯子。”

“反正我现在已经被气的没脾气了,懒得瞎扯一些有的没的,总之,老宋,就你和老盛的关系最好,你忍心看着他这样下去,盛世这样下去吗?”

“你还是赶紧过来,劝劝他,帮帮盛世吧,他估计只听得进去你说的话了,他可以疯,但我们总得拉他一把,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疯啊。”

宋离闭了闭眼,眼底的情绪,复杂的难以形容,“老周,这事儿,我管不了……”

周靖,“……卧槽,老宋你都管不了了,谁还能管得了?咱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盛世走向衰败,然后破产吧?”

“这可是盛世,盛世啊,不是一家普通的小公司,是老盛十二年的心血,怎么可以破产?”

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然后传出了宋离幽长的叹息和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如果,这就是他想要的呢?”

周靖,“!!!”

他还想说什么,那端却再度开口,“行了,我这边还有事要忙,先挂了啊。”

“嘟嘟嘟——”

听筒里传来一阵冰冷的嘟声。

周靖,“……”

这一个个的,到底什么意思啊??

一个疯的把几乎所有项目让给宏达,一个最关心盛又霆的宋离,现在说盛世的事,盛又霆的事,他管不了?

谁不知道,他宋离是个老妈子,为盛又霆操碎了心啊?

现在突然不当老妈子了,还真是不习惯。

还有,他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如果,这就是他想要的呢?

老盛该不会真的故意想要公司破产吧?

去你妈逼的,什么鬼东西?什么鬼想法?都特么的有病吧,病入膏肓了。

“是啊,他病了……”

宋离坐在办公室的大组沙上,入目的,是手机屏幕里属于迟家和楚家婚约的新闻,最近的本市新闻版面,几乎被柳柳和楚南占据。

甚至有些还附上了他们的照片,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别提有多般配了。

柳柳在照片里挽着楚南的手,笑容是那样温柔幸福和满足。

她遇上了那个人,那个可以无条件相信她,将她视若珍宝的男人,所以,她永远都不会抛下他,回到阿霆身边的。

他就算和萌萌等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等到她回家。

宋离像是还在和周靖说,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他病入膏肓了,正在一步步走向毁灭……”

“这世间,只有一个柳柳可以救赎他,可是……”

“这世间,唯独柳柳不会救赎他……”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这般的捉弄人,让人在错的时候,遇上对的人,最后无济于事……

他知道,盛又霆的心里在想什么,他知道,自己管不了,他知道,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他毁灭……

宏达抢盛世的项目,就让他们抢去。

他甚至可以,拱手相让。

自己的女儿受欺负了,迟彬想要出这口气,他便用整个盛世,用自己十二年的心血,去遂了他的心愿……

他什么都不在意。

他在意的,只有一个柳柳而已。

回到盛园的时候,天

上飘飘洒洒的,落下了雪花。

车库寒冰冻骨,盛又霆拢了拢围巾。

一米八几,处处透着阳刚之气的男人,脖子上围着一条属于女孩儿的粉色围巾,模样看上去有些怪异,却隐隐夹杂着心酸。

这条围巾,是柳柳留下来的。

他捏着手心的围巾,时间仿佛回到了她离开前的夜晚。

那天晚上,她生气了,没有理会他,直接气咻咻的转过身往别墅里去,脚下的步子,因为生气而迈的飞快。

他连忙走下车,连车门都没有关便追了上去,“柳柳,你等等我!!”

他个子高,腿长,没几步就追了上去,刚准备去拉住她的手,她却突然转过身来,高高踮起了脚。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了脖颈处,一片温暖,整个呼吸系统,都是专属于女人身上淡淡的馨香。

原来,是她把围巾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还有一半,在她自己的脖子上,像是一条红线,将两人捆在了一起。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她,她正冲着他笑,眉眼弯弯,笑容温暖,“不冷了吧?”

他的眼里,就只有她的笑。

满满的,是她的笑。

可是,最后她还是走了。

她走了多久了?

他努力的想,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只是感觉,她已经走了很久了,久到自己都无法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了。

不远处,萌萌从车库口飞奔而来,往他的身边左顾右盼。

“你是在找她吗?”

萌萌笨拙的点了下头。

“她今天,也没有回来。”

萌萌瞬间耷拉下脑袋,在极度失望中,喉咙里出一声哀鸣,“唔……”

他抬手,摸了摸它的脑袋,“没关系,或许她,明天就回来了……”

萌萌立刻抬手,亮晶晶的眼充满希冀的瞅向他,“嗷——”

“走吧,回家……”

一个人,一头狮子,一同回家。

一同等待着,一个根本不会回来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