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间捏着酒杯的手微微收紧,双颊慢慢镀上一层红晕。

楚玥璃偷眼一瞧,心就是一抖。得,有人明白了她那联络名的意思。“黄河远”上“白云间”,真他爹的有意境!

有那文人,因听到如此饱含壮观景色和悲壮之情的诗,联想到而今的战事,顿觉胸腔激荡,情不自禁地站起身,大声道:“古小姐大才啊!令我等汗颜!大才!实属当世大才啊!”

古阑珊隔着人群,施礼道:“不过是信口拈来,不值得先生如此称赞。”

如此谦卑,更是值得人赞赏。

于是,一时间,整个寿宴都成了赞美古阑珊的菜市场,那叫一个热闹非凡。

古阑珊娉婷而立,不卑不亢,眼中却有着几分难以掩盖的喜悦之色。她用眼睛扫向白云间,见他神色如常,忍不住问道:“六王爷,此诗可还入了你的法眼?”

白云间看着古阑珊,缓慢地说道:不止入了本王的耳,还入了诸多人的耳。”

白云间很少夸人,更何况还是当着众人面夸奖一位女子。不过,此女子确实出色,无论容貌姿色还是身段才情,都值得人另眼相待。因此,许多人就动了心思,觉得白云间被勾动了凡心,看中了此女。

古阑珊自觉不同,当即眸光飞扬地一笑,道:“能得六王爷赞,阑珊倍感殊荣。”当着众人面,走到白云间的面前,伸出涂满丹红的手指,拿起酒壶,为白云间斟满酒,又为自己倒了一杯,举起,眸光烁烁,扬声道,“以此杯,敬六王爷。”

古阑珊饮下后,却发现白云间没有饮,不禁问道:“六王爷为何不饮?可是这酒敬得不对?”

白云间道:“既是你敬本王酒,本王受了便可,为何要饮?”

大长腿白袜子女生逆光拍摄唯美写真

古阑珊:“……”

古老夫人出来打圆场,呵呵笑道:“王爷此言在理。哪个见给菩萨敬酒,菩萨还回酒的?”

众人纷纷附和,气氛看起来无比融合。

古老夫人指着楚玥璃的几,道:“阑珊,去和玥璃同席吧。你们二人年纪相仿,应当多亲近才是。”

古阑珊笑道:“诺。”走到楚玥璃身边,跪坐下。

大家推杯换盏,再次热闹起来。实则,心里都晓得,打从齐鸣花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平静了。齐鸣花的干爹是谁,大家心如明镜。护着楚玥璃的是谁,大家也都一清二楚。而今,中间还坐着一位六王爷白云间。当真不知道这事儿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哎……

有那善于攀附的,纷纷来给白云间敬酒。

他却道:“不善此道。”

四个字,便将人打发了回去。

古阑珊对楚玥璃浅笑盈盈地道:“刚才为了准备贺寿,虽没有在席面上露脸,却看见了姐姐的不容易。往后,咱们多走动,管保不让那些不开眼的欺负了去。”

楚玥璃却道:“嫡庶有别,我虽想和你亲近,却自知身份卑微……”

古阑珊笑道:“哪里有那么多规矩?!姐姐只管来寻我便是。”

楚玥璃适当地露出感激的表情,心里却越发肯定,此女……应该是穿越而来。否则,不会说出如此豪放的话。

不知为何,见到古阑珊,楚玥璃本应该是激动才是。毕竟,这才是实打实的老乡。可是,她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得劲儿。可能是因为古阑珊剑指白云间,也可能是因为她剽窃诗往自己脸上贴金,还可能是因为她光芒太盛。如此耀眼,总令人觉得华而不实。

古阑珊话锋一转,道:“看姐姐得了些首饰,真是漂亮异常。我心中欢喜,不知可否匀给我?”

楚玥璃顿觉,此女不要脸。即便是老乡,也要离她远远的。于是,她回道:“都是嫁妆,不能匀给妹妹。”

古阑珊道:“我出两倍价格如何?不让你亏了。”

楚玥璃道:“首饰都在侯府过了明路,我若私下卖了,岂不是找不自在?九爷发威,就够我喝一壶的。”

古阑珊的脸色微变,道:“看来,姐姐是瞧不起我啊。”

楚玥璃垂眸不语,看起来像是受气的小媳妇。

古阑珊笑颜如花,道:“姐姐快别这样,我和姐姐开玩笑呢。姐姐,来,尝尝这只鸡。”言罢,还夹菜给楚玥璃,看起来十分熟络,颇有待客之道。

酒过三巡,白云间要告辞回府。

古老夫人看了古阑珊一眼,古阑珊起身离开。绕到人后,披上斗篷,快步向外而去。

古老夫人挽留了白云间两句,然后起身,亲自带人将白云间送出府。

白云间登上马车后,发现车厢里竟坐着披着黑色斗篷的古阑珊。

古阑珊媚眼如丝,道:“还有几首诗,想请六王爷品评一二。”

古阑珊的声音虽低,但楚玥璃是陪着古老夫人出来的,自然站在了前排,仔细去听,还真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女声。无需细猜,就晓得是古阑珊。

白云间没有赶古阑珊下车,而是直接将人带走了。

楚玥璃的眉头微蹙,却很快收敛了脸上表情。说实话,她不认为白云间是好色之徒,可白云间此举,终究让她费解,且十分不舒服。

古老夫人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转身回府了。

众人纷纷告辞,楚玥璃也随着楚府离开。

古府,古老夫人的房间里。古黛轻轻揉捏着古老夫人的肩膀。古老夫人嗅着百花提炼的精油芬芳,闭目养神,唇角含笑,道:“阑珊倒是个伶俐的,看见六王爷来了,便悄然退席,去上演了这么一出戏。这人啊,平时看起来有几分木讷,大病一场后,竟这般出彩,真是难得。”

古黛却道:“六王爷非寻常人,即便阑珊才情样貌不差,却……未必入得王爷的眼。”

古老夫人道:“男人啊……你终究不懂。”

古黛眸光微闪,顺从地道:“黛只懂得,照顾好曾祖母的身体,这才是根本,也是古府的大道理。”

古老夫人拍着古黛的手,笑了,道:“你啊,从来不争不抢,一心孝顺我。可将来的事儿,你也要早做打算才是。”

古黛道:“黛一直陪着曾祖母,日子多逍遥。”

古老夫人感慨道:“若是那些不省心的东西,如你这般懂事,也就好喽。”

古黛不再言语,用心给古老夫人按摩。

与此同时,白云间的马车里,古阑珊伸手摸向白云间的膝盖,然后一点点向上攀爬,媚眼如丝地道:“王爷要不要听听,阑珊在你耳边吟……诗…… 作……对?”后面四个字,她刻意拉长了调调儿,于夜色中,甚是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