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醒淡定自若,气度从容,一幅等待良久的样子。

这让李南行等人,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不知道如何开口再说出来。

本来,他们应该是猎人,苏醒是猎物才对。

但此刻,苏醒那副模样,倒更像是个猎人,而他们就如同那些一头撞入陷阱的猎物。

“小子,你早就知道我们要来?”包振海沉声道。

“也没有多早,不过等了半刻钟左右。”苏醒说道:“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找我有何贵干?”

“这……”包振海一时无言。

“瞧你那点出息!”

李南行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包振海,环顾四周道:“他充其量,不过初入混元身,连混元一重都算不上,你们何惧之有?”

“小子,明摆着告诉你,我们是来打劫的。”

“不仅打劫,还顺便取了你的狗命。”

李南行混元六重的修为释放出来,配合他的话语,顿时让其余的混元身强者,心神安定了下来。

轻盈慢走的纯美许庆琳

“我们这么多混元身强者,难道还怕了那小子不成?”

“就是!大家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他。”

“小子,识相的就乖乖交出空间晶石,我们还能留你一个尸。”

一群混元身强者,阴测测的露出杀机,这般景象看起来还是足够吓人的。

但连深渊那种险境都经历过的苏醒,显然不把这些放在心上。

他低着头,轻抚着手里的血雀古剑,喃喃道:“既然人家主动送上门来,那就让你饱餐一顿吧!”

血雀古剑通灵,顿时兴奋地颤鸣了起来。

“这小子目中无人。”

“杀了他!”

“一起上!”

苏醒的无视,让一群混元身强者,感觉受到了**裸的挑衅,立即杀气大增。

众人修为释放,朝着苏醒扑杀过去。

以混元身强者的速度,这点距离几乎是眨眼便至。

而苏醒,也在此刻提起血雀古剑,一剑挥了出去。

黑色剑气,宛若匹练一般,朝着半空中的混元身强者席卷过去。

下一刻,那些剑气互相凝聚集结,演化成了一枚枚灰色的雨滴,成上千万枚雨滴降落的时候。

半空中,顿时下起了一场灰色的雨。

“嘭!”

一名混元二重的强者,抬手举拳,朝一枚落向他的雨滴轰杀过去。

看似柔弱的雨滴,却在忽然之间,迸发出极为可怖的力量,无情的撕裂他的拳罡,并且将他整条手臂,震的粉碎。

“啊!”

几乎在同时,其余地方也响起了阵阵惨叫声,很多混元身强者,都遭受了雨滴的攻击。

那些雨滴虚虚实实,有的蕴含着恐怖的力量,有的却一触就碎,毫无威力可言。

尽管如此,在这短短片刻功夫里,来势汹汹的几十位混元身强者,就有数人命丧当场,十几人身负重伤。

“这是什么灵术,怎么会如此诡异。”

“虚中带实,实中藏虚,诡异难测,惊出我一身冷汗。”

一群混元身强者,神色惊疑不定的朝山坡上望去,看到那陷入沉思中的苏醒,心头却涌现出一股股难以名状的心悸感。

“力量需要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才能长存雨滴之中。”

“每一枚雨滴,都应该灌入力量,不应该有虚实之说。”

初次施展这一式,苏醒有很多地方都不成熟。但此刻,他的大脑像一件精密的仪器,不停的回放着刚才那一式,将许多缺陷渐渐完善。

忽然,他抬起手,体内灵力酝酿而出之际,又是一剑挥了出去。

天空再次下起了灰色的雨,成千上万道雨滴,朝着一群混元身强者降落而下。

“又来了!”众人神色肃穆且紧张,修为面爆发,力对抗落下的雨滴。

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响彻整片山林。

雨滴就像大浪在淘沙,修为稍微的人,被淘汰猎杀,修为高深之辈,才能继续存活。

随着众多尸体横陈在地,血腥味渐渐弥散而开。

活下来的人,神色也并不轻松,望着山坡上的那道身影,眼里透着深深的忌惮。

“他在利用我们磨练一门灵术,如今陷入了明悟的状态。”混元五重的包振海说道。

“刚才的雨滴,部内蕴着强大力量,他的进步速度飞快,再不阻止他,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想通过我们来磨练灵术?简直是找死!大家一起杀上去。”

混元六重的李南行说完,便率先朝山坡冲了过去。

有这尊强者开路,身后众人底气也足了许多,急忙纷纷跟上。

“斩!”苏醒双眸微闭中,抬手又是一剑落下,那成上千万的雨滴,再度随之轰落。

他体内的气势,也在此刻节节攀升,如同那缓缓升起的旭日。那些雨滴撕裂空气,击碎大片大片的土地。

顿时,包括李南行在内,一众混元身强者,脸上纷纷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他们自那雨滴中,感受到了比之前更为强大的杀伤力。

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严正以待的应对那些雨滴。

雨滴,宛若死神的化身一般,锐不可当,无穷无尽,很多人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一命呜呼。

轰隆隆!

以山坡为分割线,下方数百米之地,沦为了修罗地狱,里面横尸遍野,土层开裂,寸草不生。

而站在那中央位置的李南行,望着身边已经空无一人,脸色不再是阴沉,而是浓浓的惊骇和恐惧。

“你……你踏足了六禁!”李南行惊叫道。

随着这声惊叫,苏醒缓缓睁开双眼,点点头道:“随着‘龙吟剑法’第一式诞生,应该可以这么说了。”

“我不打劫你了,我们的财富部都给你,放我一条生路。”李南行渴求道。

“我可不稀罕你们那点玄晶。”

苏醒摇摇头,道:“这样吧!你能在我的‘龙吟剑法’第一式里活下去,我就不杀你。”

话音落下,他一剑朝李南行劈杀了出去。

顿时间,漫天雨滴再度浮现,这次那些雨滴,不再是毫无章法的散漫状态,而是渐渐有凝聚组合的趋势。

“这是什么灵术,为何我从来没听过。”

李南行惊叫着后撤,但灰色雨滴速度极快,瞬间就追赶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