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3月

五人进入木屋,没有人开口说话,每个人都心事重重。

钱仓一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这预感相当强烈,可是却犹如烟雾,根本无法抓住,手握紧的瞬间,危险预感又从手缝中钻了出去。

暗月时期渐渐到来。

终于,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一丝光亮。

熟悉的冰冷触感再次从手掌传来,即使已经有过一次,钱仓一仍然非常恐惧,内心根本没有要与之对抗的想法。

来得快去得也快,暗月时期转眼便结束。

亮光又重新回到了木屋之内。

“不要是尸牌,不要是尸牌,千万不要是尸牌!”宁阳闭着眼睛大喊。

“宁阳,你的身体,开始腐烂了!”千江月故作惊讶喊了一声。

听到千江月的话,宁阳猛地睁开双眼,然后查看自己的身体,他卷起衣袖,“哪里,在哪里?”然后又卷起裤腿,“不要啊,我还不想死!”喊完之后,宁阳突然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他回想起了石板上写的规则。

“原来蓝靖你是在吓我,身份牌要确认之后才知道,我就算拿到尸牌也不可能现在就变成死尸。”宁阳恍然大悟,他右手食指指着千江月,正打算说教一番,剩下的话却被千江月那张冰冷的脸给吓了回去。

从这张脸上,宁阳感受到了浓重的杀气,连黑暗都掩盖不住的杀气。

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

这一刻,宁阳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并且这念头越来越强烈。

如果我继续说下去,他会不会想办法杀了我?

想到这里,宁阳马上将手收了回来,然后尴尬地笑了两声。

五人离开木屋,与第一轮相比,第二轮拿身份牌的人数依然没有变化,仍旧是10人。

“大家如果抽到人牌里面的术士牌和转换牌,一定要充分利用。”钱仓一着重强调了这一点,“还有,第一轮的时间比较短,死尸也很少,但是从第二轮开始,或许情况会完全不同,一定会更加危险,所以,尽量活下来,只要再坚持两轮,我们大家就能一起离开死者地狱。”

钱仓一说了这么一段鼓气的话,虽然这段话对初始状态的裴俊良来说有些奇怪,但经过之前铺垫,现在再说出来已经不再奇怪,又因为新一幕的剧本还没有给出,所以也不存在没有按照剧本要求念台词的情况。

“没错,裴俊良说的很对,我知道大家可能想的都是凑足三张空牌离开这里,但大家不要忘了,我们之间其实并没有冲突,每个人都能够拿到三张空牌,不存在说资源有限,剩下的人必须留在这里的情况,所以,能帮就帮!”千江月跟在钱仓一后面说道。

这一点,让钱仓一有些意外,不是因为千江月自身的缘故,而是因为蓝靖。

从以往的表现来看,蓝靖并不是热心人士,特别是在太自路上蓝靖发现宁阳死后,蓝靖就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一旦遇到需要抉择的情况,蓝靖一定会选择确保自己能活下来。

也正因为如此,蓝靖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但这是浅层猜想,是在蓝靖说的话与他的本意一样的情况下,实际上,未必会是这样,如果用更深层次的猜想去推测蓝靖的行为,千江月所说的那一段话也不难理解。

第一可以为自己营造一个热心好人的映像,从而拉近与其余人之间的距离,让其余的人对他放松警惕;第二则是期待剩下的人中有人能够做出他所说的那种行为,乐于奉献自己,帮助他人,只要有一个人相信他的话,对他而言都是赚。

“说是这样说,其实我认为不太可能,或者说基本上不可能。”谷木摇头,他的语气非常沉重,“人性从来都经不起测试,所以大家,还是尽快凑足三张空牌,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鬼地方。”

谷木的话,一瞬间又将气氛拉回了原点。

“我走了。”项永说完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考虑到会有人拿到尸牌,所以全部凑在一起是不明智的选择,但隔得太远也不行,假如能够合作的两人恰好隔的比较远,那在被死尸追逐的情况下,有可能碎月时期结束都有可能无法碰面。

林冰跟在了项永身后。

“我们也走。”谷木带头离开,罗河、吴楚楚也都跟着他。

很快,只剩下钱仓一五人还留在无名村庄当中,队伍再一次被分好,但是却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第一轮中的经历让另外几人有了初步的合作,自然也建立起了初步的信任,除非有足够的理由,否则没有道理与原本的队友分开。

“我们走吧。”鹰眼平静地说道,他发现天空的皓月已经略微有些不正常,说不定下一分钟,皓月就会裂开变成碎月,到时候,整个无名村庄将不再为他们提供保护。

五人选了一个适合逃跑的山包,他们就在这里等待碎月时期的到来。

夜空中的原盘再次发出裂开的声响,与上一次相比,这一次月亮分为了整整10块,10块月亮碎片缓缓向夜空各处飞去。

五人逐渐散开,每个人都面色沉重。

身份确认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拿的是什么牌,也没有任何线索说明上一次拿了人牌,下一次拿尸牌的可能性就更大,所以,身份确认的过程完全是赌博,不想赌,可以选择弃牌,不进行身份确认,不过这样一来,就必须通过其余的方法弄到空牌,否则,将永远无法离开死者地狱。

口袋中的身份牌变得滚烫无比,而对死亡的恐惧感再次出现。

这一次,我是什么牌?

钱仓一将右手伸入口袋当中,他拿出第二轮获得的身份牌。

身份牌上浓厚的黑雾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正面,画着一个黄色人影,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人影手上还拿着一张符咒,图案下方,身份牌:人类-术士几个白色的字让人心情舒适。

“术士牌。”钱仓一将身份牌放入口袋。

【演员钱仓一获得临时技能,符咒操控,能够将生命力注入符咒并消耗生命力对符咒进行远距离操控。】

上一轮获得临时技能半尸转换在碎月时期结束以后就已经消失。

“还行,正好我身上还留有符咒,刚好可以用上,不知道其他人的身份是什么?只要不是尸牌就行。”刚说到这里,钱仓一便远眺四周,这一看,他发现事情有些不妙,其余四人竟然都是尸牌。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