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星轨瞳孔骤缩,几乎要凝成一点。

金色的瞳仁透着骇人的目光,双拳紧握,噼啪作响。

莉莎看清那上面的字,也是诧异不已,但看到星轨的反应,更感惊异,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她能看出,星轨这反应绝对不正常。

就算这和噬我之牙有关,也没必要这般神色吧?

莉莎困惑不已,却听星轨咬牙道:“造神计划……我曾经切身参与其中……”

莉莎闻言神色巨变,“你?参与其中?”

星轨抬起头,望向门扉里面,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厅堂,他走向里面,莉莎赶忙也跟了上去。

那厅堂开阔之极,约有三十米方圆,但空旷无物,只有一些地方留着痕迹,证明曾经在这里摆放着不少东西。

厅堂后端,一条通道通向深处,目光难以探其深浅。

星轨朝那通道走去,边走边道:“十三年前,我被人从雷鳞镇掳走,就是被带到了造神计划之中。”

莉莎听罢,心中翻起惊涛海浪,“造神计划……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你会被掳去?”

游乐园少女

“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真正目的。”星轨神色愈沉,声音也愈沉厉,“但那些人……不,那些恶魔,根本就算不上是人!他们掳走我,可能是因为我的异态魔能。”

“异态魔能?”莉莎讶然道:“难道……他们认为异态魔能和所谓的‘神’有关?”

“也许是,也许不是。”星轨道:“造神计划名为‘造神’,实际上研究的范围却很广,我当年所在的第四研究所,应该是致力于魔力的研究……但他们的手段,极其残忍……”

星轨说到此处,咬牙切齿,眼角直抽,显然想起了什么。

莉莎见他这般模样,也没有往他话头上深问,只是道:“你给我的资料上显示这噬我之牙的暴食和贪婪之柱与第三研究所有关,他们或许和当年的你一样,是实验对象?”

“不无可能!”星轨道:“造神计划最大的经济来源应该是当年的帝国第一家族,但十年前那个家族垮台后,这个计划应该遇到了不少阻碍……”

两人说话间,已然穿过了隧道,来到了又一个宽敞的大厅中。

这里显然是研究所的中心所在,环形的墙上有不少通道,通向研究所其余地方。

大厅中央,一台巨型仪器坐落其中,插入洞穴顶端,不知蔓延到何处去。

此时那仪器前面的一排椅子上,各有数摊血迹在,显然也是刚刚被虚空神衍湮灭之人留下的。

“它去哪了?”星轨走到那仪器前,皱眉道:“它这是要杀光这里所有人?”

“应该在那边……”莉莎秀眉亦是蹙起,指向正对面的通道,“我只能大概感应它的方位,不能确定。但它的目的应该不是解决这里的人,而是为了某样东西……”

“某样东西?”星轨目光微阖,在那大型仪器前细细观察了一下,“这似乎是数据收集和处理的魔导仪器,如此大型,运算的数据一定很庞大……”

他说着,尝试着开启那仪器,以他对魔导回路的了解,各种终端结构自然也是手到擒来。

几息之间,那魔导仪器就出一阵低鸣,而后光芒骤起,在仪器前面浮起一片光幕。

但那光幕看起来支离破碎,摇摇欲坠,几乎凑不成一个整体。

星轨见状双眸一张,身形疾动,去到了魔导仪器后面。

“怎么了?”莉莎不由走过去问到。

“它的魔导回路正在自毁,可能是那些研究员意识到危险后的操作。”星轨迅拿出工具,手脚利落的打开了魔导仪器,钻入它的内部,“这里面一定记录着什么重要的信息,否则那些人不会临死还要做这种操作!估计是时间太仓促了,只是启用了一种仪器内的资料删除回路,还有的救。”

星轨说着,在仪器内部进行拆卸,拿出了一个一个形态各异的水晶,每个都有人头大小,那是仪器的构成模块,但凡大型仪器,其魔导回路都是以模块化组合的,这样既利于组装,又利于修理维护。

此时那些水晶都泛着光芒,每一个水晶内部都嵌着魔力源,各自独立运转着。

星轨探出头来,以迅雷之一个一个的中断了它们的运转,而后神贯注的开始破解他们的自毁回路,避免资料再受损。

莉莎见他专注的神色,不好打扰,便四处观察起来。

但这大厅之中除却这中央仪器之外,几乎空无一物,四周的墙壁也极其简单,没有半点花纹雕饰。

这里似乎就纯粹只为研究而存在!

“嗯?”此时,星轨出了一声惊疑,吸引了莉莎的注意力。

“怎么了?”莉莎立时问道。

星轨拿着一个水晶模块在眼前,细细观察了好一会,方道:“这东西似乎连接着某个大阵,这规模……”

星轨抬头望向顶部,“很有可能是训练场的守护法阵!”

“这仪器连接着训练场的守护法阵?”莉莎大惊,“这里在这么深的地下,强行连接那法阵,魔力损耗率很惊人吧?”

“只要构造足够精密,损耗率说可以解决的。”星轨钻入仪器中,将水晶模块一一放回,“问题是守护法阵是用来解决训练场异常的,连接这里做什么?”

“你的意思是……”莉莎何等聪明,立时想到了关键处,“那不仅仅是守护法阵?”

“龙歌王族特地在第三研究所上面建造训练场,一定不仅仅是给学生训练那么简单。”星轨从魔导仪器中爬出来,重新回答仪器前面。

莉莎跟着他,只见他双手摆弄,光幕又再次浮现。

这一次,它不再支离破碎,只是还有一些地方有明显的模糊和散乱,那是不可逆的回路损坏造成的。

光幕的正上方,标注着一行大字,“造神计划第三研究所,代号:渊。”

渊?!

星轨与莉莎相视一眼,想起了七天柱中的‘贪婪之柱’。

他的代称,就是渊。

光幕中央,先列出的,似乎是实验素材的名单。

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一个实验。

名单很长,几乎布满了整个屏幕,星轨一眼扫过,心头却猛然一跳,几乎要跳出胸腔。

他望向莉莎,只见莉莎双目惊张,绯红色眼瞳骤然凝缩。

因为她看到了,那名单上,有一个刺目而熟悉的名字。

“莉莎范伦泰尔!”

病的厉害,这两三天可能只有一到两更,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