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七个月,朱允炆再一次回到了南京城。

大的变化没有多少,倒是时值入冬,南直隶脚下往来经商的掮客多了不少,使得这地界倒是愈加的繁荣。

这让朱允炆陡然有些迫切的想要看一看年底地方各省商税的汇总了。

中军大部分在临近南京的位置就分了流,绕道上方门去京郊大营了,包括朱棣等重将也不在朱允炆跟前,他们先一步到的南京,为的就是把朱允炆一个人推出来享受百官、万民的颂贺。

跟随朱允炆的只剩下一万人,因为担心队伍迤逦太长,难免有些扰民,都进了自己的首都,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

包括这次候驾的选址,本来内阁的意见是在太平府接驾,但是被朱允炆给拒绝了,玩什么出城五十里的把戏,劳师动众的平白受罪。

真要在太平府接驾,这群文武百官昨晚上连觉都没法睡就得连夜跑出来。

莫愁湖的位置挺好,地方也宽敞,正好可以让南京的百姓看得真着。

过了江东门,迎驾的队伍便映入眼帘,而在队伍的最前沿,便是自己的两个媳妇。

几十名御前司的大汉将军手持小号,自朱允炆身后驰骋而出,沿左右驰骋而出,鼓着腮帮子吹起凯歌,顷刻间,整个莫愁湖迎驾的队伍之中,便有乐队鼓噪起来。

“臣(妾)等恭贺吾皇得胜凯旋,陛下恩泽天下、威凌万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朱允炆勒马与阵前后,目光所及之处,再无一人站立,皆埋首与尘埃之中。

清纯小妹梦之欢乐时光

高居马背,顿足顷刻,朱允炆就这么静静欣赏了几分钟。御驾亲征,雄吞七国,这份功业,足以压得山河俯首。

“都平身吧!”

说罢,翻身下马。朱允炆当先扶起了马恩慧:“你我夫妻一体,勿需多礼。”说着话又扶起了跪在马恩慧身旁的顾静,夫妻三人悄么声的说了几句体己话,随后朱允炆才迈步走到一众宗亲藩王和文武百官的阵前。

“几位卿家辛苦了。”

双眸自暴昭、郁新、杨士奇等人一直扫到朱植、朱楩、徐辉祖等宗亲勋贵的身上,朗声道:“朕自三月离京以来,至今已逾七月,一应国事后勤,皆赖诸卿操持,所得功绩,自有众卿一份,待回转朝堂,朕当细表。”

暴昭躬身谢过:“臣等分内之事,不敢当陛下厚誉。

此番陛下御驾亲征,一战定乾坤,自此西南诸国勘平战乱,千里江山百年无恙,武功之盛,青史难寻。臣等大明子民,亦是与有荣焉,皆感念陛下之威德盖世。”

这群文官,倒是一个比一个嘴皮子溜索。

内阁四人的侧手是宗勋的队伍,当首的朱植当时就按捺不住的站了出来,不能让他们把马屁都抢完啊,那让他们这些宗勋说什么?

“陛下离京前已是颇有帝王之势,此番驰骋万里,迫降诸国,更是为陛下添了帝王之威,至尊威势之盛,便是日月亦不敢与陛下争辉也。”

“哈哈哈哈。”

朱允炆仰天大笑,颇为开怀,以手拍了拍朱植的肩膀:“几个月不见,没想到连辽王叔都练出了一副好嘴皮。

行了,赞誉的话就没必要多说了,都跟朕说说,这几个月南京有哪些大事卿等悬而未决的。”

当然,朱允炆这也就是一句场面话,看不见皇后和静妃都进了天子车辂之中吗。大家打个哈哈客套几句也就罢了,没人会在这时候生事的,真有什么大事,也会等群臣散去后,皇帝单独找内阁、五军府开小朝会的时候说的。

一言以蔽之,有些事,那些随同来候驾的二品以下干部还轮不到他们掺和。

“幸赖吾皇洪福庇佑,四海太平,并无巨事。”

场面上应付过去,朱允炆便在一众人的目送中登上天子驾辂,该乘御辇绕行京师,抵正阳门入京。

承马是不可能承马的,自莫愁湖往正阳门,早就被浩荡荡的百姓占据,朱允炆哪个敢真骑在马上过去,那万一有暗藏祸心者玩一出刺王杀驾的狗血剧,那就可是泼天的祸事了。

走进极宽敞的御辇,朱允炆便迫不及待的卸下甲胄,长出一口气:“爷爷生前这幅对襟甲可是真的沉,每次穿在身上的时间久了,只觉得肩扛泰山一般。”

马恩慧给递了茶水,轻笑道:“太祖皇帝的甲胄寄托着万民驱逐鞑虏的愿景不是吗,难免重了些许,不过陛下几个月未见,倒是身子骨结束了不少。”

说话间,马恩慧看着朱允炆的眸子里便温柔的快要滴出水来。

自己的丈夫,这次可真是不得了了呢。想想当年自己刚嫁给还是太孙的朱允炆时,后者还是那个整日里捧着圣贤书,跟齐泰、黄子澄每日待在一起,浑身上下的酸腐气,唯唯诺诺的。

而今日,却已是铁蹄踏破百城关的马上帝王了。英姿非凡,气盖山河。妻凭夫贵,丈夫争气做了青史留名的帝王,那作为这个帝王的元后,便也可以在青史上留下名号了。

朱允炆脱了甲胄,便是一身锦袍束在身上,加上一路出了不少的汗渍,印出了朱允炆身上这几个月着甲练出的块块肌肉,阳刚之气确实要比离京之前足了不少。

车辂里香风微醺,朱允炆也是数月未曾踏实过,这一放松下来便也心猿意马,搂过马恩慧,吧唧一口印了上去,直惹得车里俩媳妇红了脸。

“陛下要自重。”

眼瞅着魔爪伸向自己,顾静也只是欲拒还迎的嘴上嘟囔一句,便沦陷下来,所谓抗拒,反倒像夫妻情趣更多些。

直到车辂外,山呼万岁的声音传进来,朱允炆这才正经下来,不敢再乱。不然的话,让百姓听见天子的车辂内有靡靡之音,那还不什么脸都丢光了。

“这几个月,高炽那边都奏报了哪些事。”

正经下来,朱允炆第一个提起的还是朱高炽这个他钦定的柄国宗亲。

“就知道陛下会提及这些事,早都备好了。”

到底是同枕而眠的内人,马恩慧早就知道朱允炆的德行,车辂内有箱柜,平时用于储藏水果、点心等吃喝只用,今日到是放了不少奏本。

“都在这里了,这几个月,都是高炽送进来的,妾有些看得懂有些看不懂,便都留了中,没给高炽复回去。”

朱允炆点点头,随手抽出一本看了起来,他离京前找朱高炽特意交代过,涉及台湾和山东两地的事,都要送进皇宫,要等到他班师的时候再处理。

马恩慧瞄了一眼朱允炆,发现后者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便有些担心。

“陛下?”

“没事,且放宽心。”

朱允炆放下题本,嘴角咧开笑容,只是这笑,让俩媳妇都有些心惊肉跳的。

(今晚还有四更,但估计都在十二点之后,大家可以先休息,一觉睡醒就会看到。通宵也会把欠更补上,大家放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