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3月

杜太夫人听说付拾一和河源郡主都来拜访,原本还保养得益的脸上,顿时出现无数褶子:“真的?那我得去看看去——”

杜太夫人还去换了件衣裳。

花嬷嬷悄悄和小丫鬟笑:“太夫人现在就跟年轻小女孩心性似的。”

杜太夫人穿戴妥当,迫不及待就出去等着了。

还特意将李长峻叫了过来。

等一大群人热热闹闹的进来,杜太夫人的目光直接就越过了所有人,落在了付拾一和河源郡主身上。

河源郡主最抢眼,杜太夫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后,这才看向了付拾一。

然后就开始热情招手:“你们两个,快坐过来。别和他们坐一起了。”

河源郡主见了杜太夫人,就像是老鼠见了猫,别提多老实了。连学的规矩礼仪都不自觉拿出来,更假装是个淑女。

以至于付拾一目瞪口呆不说,更有种深深怀疑:河源郡主是不是被穿越了?不然是怎么做到判若两人的?

河源郡主斯斯文文的给杜太夫人问好,然后才优雅万千坐下了。

和河源郡主一比,付拾一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烧火丫鬟那么粗糙。

漫漫无边葵花地里的阳光美少女图片

杜太夫人显然对付拾一的礼物很好奇:“付小娘子手里是什么?”

付拾一忙将东西给花嬷嬷:“是一道菜。我身无长物,太夫人又什么都不缺,只好送我自己做的菜了。好在还比别的地方多几分心思,不然真是不好意思拿出手。太夫人不要嫌弃。”

杜太夫人笑得合不拢嘴:“付小娘子真是太客气了。你的本事,就是宫中御厨都比不上。我只盼着你能多来几次,我也好多有几次口福。”

付拾一对着长辈就不自觉撒娇:“那我要是天天来,您可不许让人拿棍子守在门口撵我。”

杜太夫人被逗得合不拢嘴,“不会不会。你只管来。”

李长博看着杜太夫人,不由沉思:平日里自己是不是真的陪祖母太少了?如今有个人说话,祖母好像是真的很高兴。

河源郡主也只剩下眼巴巴:好羡慕,可是我不敢……

付拾一当然也知道分寸,赶紧将河源郡主抬出来,多让她曝光:“太夫人您可得多疼郡主,郡主时刻想着您,吃过饭,就立刻说要来拜访您——”

河源郡主只剩下了僵硬的傻笑:“应该的,应该的。”

付拾一看得想蒙眼睛:郡主啊,你的勇气呢?难道是被梁静茹唱没了吗?

好在卢知春这个时候冒出来,成功吸引了火力。

不然河源郡主只怕僵硬得连话都要说不囫囵了。

付拾一心头叹:见家长这个恐怖buff真的是大家都害怕的buff。

说了一会儿话,李长博就提了消消食,玩投壶去。

投壶自然是要加赌注。

徐双鱼提了个狠的:“要不就喝茶水?输了就喝一大碗——”

付拾一想敲他脑子:喝吐了怎么办?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这不是?

钟约寒将傻师弟拎回来,言简意赅:“别听他的。”

河源郡主兴致勃勃:“我们来赢彩头就行。”

说完就从身上拿下来一个玉佩——

付拾一摇头像是拨浪鼓,理直气壮:“不不不,我穷。”

李长博咳嗽一声:“彩头就不必了。不若表演节目。唱歌跳舞作诗都行。”

付拾一:唱歌跳舞作诗,我都不会——但是我可以表演一个片肉如纸。

不过付拾一就算不同意,也架不住大家都同意。

最后少数服从多数,赶鸭子上架。

投壶是付拾一第一次玩,拿起投壶用的箭时,她还有点儿紧张。

第一支箭就偏了。

而且偏得有点离谱。

惹得河源郡主和徐双鱼两个笑得直不起腰。

翟升很自觉的捡回来给付拾一:“师父,不行我还是替你吧。”

付拾一脸上挂不住:“去去去,我是谁——”

说完手起箭飞,“铛”的一声撞在了壶上。

付拾一发誓,要不是那个壶是铜壶,估计就直接倒地。

付拾一咳嗽一声,不死心:“手误手误。再来再来——”

这一次,付拾一还是手起箭落,然后飞过了,至少飞过了有五步距离。

付拾一:……完了,丢人丢大发了。我装死还来得及吗?

河源郡主笑得不行,捧着肚子问:“唱歌还是跳舞——”

付拾一一脸深沉:“我给大家唱一首歌吧。歌名就叫两只老虎。”

付拾一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开唱:“两只老虎,两只老虎,一直没有耳朵,一直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徐双鱼悄悄问:“为什么没了?是被吃掉了吗?好吃不好吃?是不是跟猪耳朵和猪尾巴一样——”

付拾一唱不下去了。

河源郡主笑得歪在了椅子上。

李长博也忍不住,笑得直咳嗽。

杜太夫人和李长峻悄悄的远远的围观,也乐得不行。

笑够了,杜太夫人捂着肚子悄悄道:“付小娘子这个歌虽然怪腔怪调的,但是还挺好听,朗朗上口,适合给小孩子学。”

李长峻也忍笑:“不过,付小娘子倒是真有趣。”

轮到河源郡主,河源郡主笑得没力气,第一支投歪了。

不过后头两只却是一齐投了进去,完美展示了自己技艺。

河源郡主投完了,悄悄看李长博,心思明显得不能更明显。

付拾一心头叹息:怪不得人说,什么都好藏,唯有爱恋藏不住。河源郡主这么明显了,李县令是怎么做到不为所动的?

李长博当真是目不斜视,夸也是跟着大家一起夸:“郡主技艺卓群。”

李长博的技艺更卓群——三根规规矩矩扔过去,每一根都稳稳当当落入壶里,一点悬念也没有。

敏郡王技艺一般,勉强过关。

翟升技术也很好,而且少年心性,也是技痒:三根一起投进去的。

钟约寒和徐双鱼也是稳稳当当。

一轮下来……只有付拾一一个人输了。

付拾一:这不是欺负人吗?不行我下一轮要努力,好好洗刷洗刷耻辱。

付拾一摩拳擦掌正准备去呢,方良一溜儿小跑进来:“郎君,出大案子了。您快去一趟吧。”

付拾一:……完犊子了,没机会了。不公平啊不公平!

钟约寒面无表情逼逼:“看来是老天爷拯救付小娘子的脸面。”

付拾一:……冰山不需要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