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3月

厨房里一片热火朝天,柳柳负责主厨,向晴和几个佣人在一旁打下手。

萌萌不知道从哪儿窜了进来,就坐在柳柳的身边,望着炒菜和煲汤的锅直流着口水,时不时的用脑袋蹭几下她的腿。

柳柳笑了笑,“乖,别闹,我会给你准备吃食的。”

萌萌两眼放光,欢快的在柳柳身边蹦跶。

丰富的菜肴摆放在了餐桌上,柳柳解下了围裙,向晴连忙接过去,挂在了一边,然后去喊顾锦兮吃饭。

顾锦兮走过来,闻到了空气中勾人味蕾的菜香,看了眼餐桌上摆放着的菜肴,心底有点吃惊。

真看不出来,这个贱女人还挺会做菜的,做出来的东西,色香味俱。

哼!!

她坐到椅子上,高傲的扬着下巴,看向柳柳,“果然像你这种出身低贱的女人,才能把这种低贱的事做的有模有样!!”

“吼——”

顾锦兮话音刚落,耳膜里便钻进一声猛兽的咆哮,与此同时,一道阴影从不远处扑过来。

那是???

随风舞动漂亮美眉图片

顾锦兮意识到什么,脸色突变,急急喊出一声,“envy!!”

狮子却完不为所动,脚下的度不减反增,嘴里又是一声嘶吼,“吼——”

这该死的畜生,眼睛长到了屁股上吗?

竟然敢朝她扑过来?

顾锦兮蓦地从椅子上起身,度极快的躲开狮子的攻击。

下一秒,狮子再度出攻势,“吼——”

该死!!

这是畜生是少爷训练出来的,性情本来就凶猛暴戾,现在她还不能用枪,这样下去,时间长了她肯定会被它撕成碎片的。

想到这里,她脸色越难看,不断的躲避着它的攻击。

一次又一次。

餐厅里随之不断传来摆设品被撞倒在地,砸碎的声音。

眼前是一人一兽两道身影,一攻一躲,度皆是风驰电掣,不相上下。

女佣们吓的花容失色,低埋着头浑身都在抖,却不敢吭出一声。

倒是柳柳,单手撑在下颌颇有一番闲情逸致的欣赏着眼前的场景,直到那头猛兽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上顾锦兮大腿的那瞬……

“萌萌,住手。”

不咸不淡的几个字音落下,及时阻止了狮子的逞凶。

萌萌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回了血盆大口,瞪着猩红的眼,穷凶恶极的盯着眼前气喘吁吁的女人,“吼——”

柳柳朝她招了招手,眉眼弯弯,声调轻软,像是在哄小孩子一般,“乖,别玩了,回来。”

“吼——”

萌萌死死盯着顾锦兮,再度朝她嘶吼了一声,这才踱着脚步,从她脚边离开。

“吧嗒”,汗珠从顾锦兮的额头上滑下,顺着下巴无声的滴落在地上。

抬眸,看了眼柳柳。

女人的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只是看着向她靠近的狮子,并未瞧她一眼,像是不屑。

一种从所未有的莫大侮辱刹那间从心底涌了上来。

她觉得她的笑容,该死的刺眼。

让她恨不得上去撕烂她的脸,戳瞎她的双眼。

萌萌走到了柳柳身边,坐下,用脑袋在她身上蹭了几下,“唔唔……”

再没有之前半点凶神恶煞的样子,乖巧温顺的像是只小绵羊。

顾锦兮的手在身侧握成了拳头,力道随着柳柳捋毛的动作,不断紧缩。

原本她还不明白,这头畜生虽然只听少爷的话,但也一直知道她是少爷的人,从来不会攻击她啊,今天到底怎么了?

这下她算是彻底明白了。

它是因为她说了柳柳一句,所以大动干戈的朝她扑过来,为柳柳出头!!

什么时候,它和柳柳的关系变得这么亲密了,还给它起了这么恶心巴拉的名字,萌萌,什么鬼?

而且它这幅温顺乖巧的模样,是在少爷的跟前都没有过的。

她曾经为了想要离少爷更近而百般讨好这畜生,它都不屑一顾,拽的二五八万,怎么不过一个多月不见,它倒是变的这么听柳柳的话了?

她努力了十多年都没有做到的事,竟然被柳柳做到了?

这个贱女人凭什么?

凭什么?

她气的要死,嫉妒的要死,脸色难看的像是个死人。

她大步走到了餐桌前,手在桌面上狠狠砸了一下,胸口剧烈起伏,手背有青筋暴露,“柳柳,你是什么意思?”

“吼——”

萌萌立刻就炸毛了,朝顾锦兮咆哮嘶吼。

如果不是柳柳阻止,它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咔擦一声,狠狠咬断

她细白的脖子,以解心头之厌恶。

它早就看这个死女人不顺眼了。

柳柳继续捋毛,“好了,萌萌,别生气了,你要是跟顾小姐一般见识,你和她又有什么区别呢?”

柳柳的声音软绵绵,可偏偏是这样软绵绵的声音,快要把她气炸了!

她这是在不带脏字的骂她啊?

尤其是她淡淡笑着的模样,像是在宣告胜利一般,比往日里她和她呛的时候,更来的可气,可恶!!

柳柳眉眼微动,看向顾锦兮,浅浅一笑,“顾小姐,你也别生气了,萌萌不过是只性情躁了些的动物而已,何必跟它置气?”

什、什么?

这下贱胚子明里暗里都在骂她,比畜生还不如?

顾锦兮就差没气的暴跳如雷的朝柳柳的脸呼过去一巴掌了,“柳柳,你别太过分了,你若是当真把我惹毛了,咱俩谁都别想好过!!”

你若当真把我惹毛了,咱俩谁都别想好过?

她无辜的眨了下眼,这句台词,不是该她说才更合适吗?

她可从来没有去招惹过顾锦兮,一直以来,不都是顾锦兮主动来招惹她的?

“放心吧,我不会惹你的。”

唇瓣稍稍掀动,她说,“毕竟顾小姐是打小跟在盛总身边的人,又深得盛总的信任,我要当真把你惹毛了,也捞不着什么好下场。”

“知道就好。”

“说实在的,如果顾小姐不那么讨厌我,我们就算做不了朋友,也不至于每次相见都剑拔弩张。”

“想让我不讨厌你?”顾锦兮冷笑了一声,斩钉截铁道,“不可能,这辈子都绝绝对对不可能。”

“算了,既然顾小姐这么生气,那就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