疁城基地的护卫队现人数差不多近万把人,平时每天一分为二,一部分上白班,一部分上夜班,这样下来再平均到五个区域,除过那些需要安排人员值守的地方,流动性队员也就八百人左右,再分成一只只小队,巡游在各处建筑物之间,每队虽人数不多,可却有效的遏制了其他生物对普通幸存者的侵袭。

此时突然爆发的战斗,直接将最近的在值夜的护卫队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在留下一部分力量维持辖区安后,当值的其他队员力向着事发地奔去。

虽然他们反应是快,可反应再快也比不上那些以逸待劳在外围负责堵截的进化者们,就在他们刚刚冲到事发地附近,一朵朵枪花从四周的黑暗中闪出,一条条赶来营救的护卫队年轻生命就倒在了场外。

‘赶紧回去找人,就说这不是普通的偷袭,有进化者队伍造反了’这支队伍的小队长看着自己手下的人倒了一片,目呲欲裂下就将身旁一个队员拉过来吼道。

‘我知道’队员重重点了下头,躬起身还没跑出两步,就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而在他身侧则站着一名腿部粗壮无比的强化者身影。

听见动静小队长刚刚转过身,一条腿就在他的眼里不断地放大,噗通一声整个人就被踢飞了出去。

‘稍微整理一下,将他们身上的装备拔下来,准备迎接下一批’那名踢死小队长的身影指挥着其他进化者们。

由于通信手段的确实,各护卫队并不能互相联系,只能在留下基本的维持治安所需的队员后,就这样一支支的开进了那些进化者的包围圈。

而随着护卫队员人数的减少,一些早就蠢蠢欲动的身影,也偷偷的溜了出来,小心的避开这些巡逻路线固定的队员们,开始了黑暗中的‘工作’。

曳光弹的轨迹扯底的撕裂了黑夜,也掀开了蒙在所有人心头的雾霾,这一刻终于所有的幸存者感觉到,如今已经没有了真正的安所在。

会所的顶层房间中,华叔与铁哥口中的少爷提着一杯红酒,就这底下幸存者的叫喊声与枪响,一口一口的泯下杯中的酒,脸上流漏出一丝激动。

‘少爷已经部安排妥当,只要小铁把东西送回来我们随时都能出发’华叔躬身站在门口。

早安少女眉欢眼笑治愈系笑容闺房写真

‘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力量,那边最近有消息传来吗’说道那边这个词,少爷一成不变的口气终于有了点波澜。

‘少爷,路途有点远传送消息没有那么快的,但照顾小姐所说的话,现在老爷在那边应该已经控制住局势了’

‘我不太相信那个女人所说的话,她太聪明了,短短时间竟然就在自己身边聚集起了那些忠实的信众,简直是统治者的灾难’想到那个顾小姐诡异的能力,少爷烦躁的将酒杯放下。

‘正因为这样,我们就更可以相信她的话了,再说就算没有她说的那些,凭你现在手中的力量,我们完可以自建一座基地出来’

‘我真有点舍不得杀掉秦思宇’半天少爷转过来对着华叔说了这样一句话,也没有回答他刚才的吹捧。

华叔理解他家少爷为什么这样说,想想也是通过对方的那项研究,他们成功地组建了第一支完由进化者组成的战队,现在在基地内他们的实力应该是最强的存在了,唯一可以媲美的恐怕就是军方了。

外面的枪声越来越响,整个基地就像是慢慢沸腾的水一样,渐渐的将这一事件的涟漪送至每个角落,聪明一点的已经将自己放在了交通工具上,等待时机不对立马开溜,而那些还在犹豫观望的,只是简单地将自己住的地方防护了一遍,或者干脆就是许多人凑在一起,相互壮胆。

睡梦中秦思宇也听见了外面的枪声,一个翻身就和衣坐了起来,靠在床头的鬼刀也落在了手中。掀起窗帘看着外面传来动静的方向,渐渐地脸色黑了下来。

他本还以为是丧尸或者变异兽闯了进来,可听着那边传来的声音中枪响人声都有,唯独没有丧尸的嘶吼以及变异兽的叫声,就明白这件事不是它们引起的。

‘该死一定是那些想要离开的进化者组织,想乘着离开之前再搞一批物资装备’秦思宇想起了早上在会议室开会的那些发言者,知道他们会闹出一定的动静要求军方答应他们,只是没想到他们这样的急迫。

‘不对,这件事没有这么的简单,他们人手不足就算抢了东西也跑不出去,一定还有另一股力量在支持他们,任叔他今早之所以这样说,估计也是防着这些人。我是昨天早上到的基地,照这样说,搜救队此时应该就在基地附近,等着它们跳出来。

可他们既然敢动手,就一定还有其他依仗,这依仗究竟是什么?’秦思宇汗都下来了,不知道此时基地有什么依仗可以抵消军队的力量。

‘嗯,有人来了’秦思宇眼角一缩,看着楼底下隐约从树荫下窜出来的几具身影。

‘他还在楼上,三楼东侧’四人中有一位具有感知能力,踏进研究所大楼就说出了秦思宇的方位。

‘上去,记得先要活口’铁哥手一挥就跟吴琦当先扑了上去。

另一边任忆曦也跟着爷爷与父亲看着远处的动静,心里最初的紧张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不同于女儿的紧张,任辉的脸上是坚毅、铁血,一双眼睛看着窗外道;‘父亲你说这一次他们能都跳出来吗,都会有谁。’

‘说不准,谁都有可能,可该跳的自然会跳出来’任老无所谓,铒已经撒了下去,至于钓上来的是小鱼虾还是大白鲨,到时候看鱼制佐料。

‘老任,已经查清楚了,在北边负责给这些人提供帮助的是护卫队的一支队伍,领队的是原交通部门的二把手’政委向涛推门走了进来,而从他推开的门缝里可以看见,外面是荷枪实弹的警卫战士,一个个身上武装带鼓鼓的。

‘派人通知下袁旅长,就说让他再等一会,让那些浑水摸鱼的也跳出来,到时一次将他们捞净’听到牵扯到了护卫队的力量,任辉脸上忍不住流落出杀气,他要敲山震虎,通过这件事将护卫队的力量重新整合出来。

‘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向涛有点担心,照着任辉的做法,所有力量都集中在军方手上,再加上已经在做的物资管制,这就相当于实施军管了。

‘我给过他们机会,我同意将护卫队交给他们,就是希望他们记起自己之前的职责,期望他们还记得这基地的十几万人。可他们呢,通过掌控护卫队,一直致力于壮大自己的队伍,各部门之间不断的争夺,打的头破血流,吃相难看无比。安插关系户,照顾自己人,吃拿卡要,对于基地的管理可有一丝推动’任辉越说越气,鼻息也越来越粗重。

任忆曦本意是在家中保护一下自己的亲人,可看着现在这一幕,任辉摆明是将家里变成了指挥部,眼睛转了转就打算溜出去,她现在又担心秦思宇的安了,毕竟此时的基地内太乱了。

……

‘你想干什么华局长,你难道真的要走上不归路吗’看着堵在大门口的交通局局长华玉柱,副市长许琳的脸色铁青。

华玉柱只是不忿的笑了一下,看着许琳身后还在不断走下的原市政府高官道:‘许市长,容我还这么叫你吧,我这也是为了咱大家好,你们不愿直接撕破脸,那我只能在后面推一把了?’

‘你都干了什么’看到华玉柱的笑容许琳明白,事情估计已经无法挽回了,索性也不再急于去灭火了,拉着自己的裤脚就大刺刺的坐在了台阶上。

‘也没干什么,就是将那些想要离开的人组织起来,我们打算从基地再借点物资出来,然后开始撤退’

‘你这不是借,是打劫,华局长你现在胆气壮了好多啊’看着华玉柱身后那一群进化者,许琳想不通他哪来的这些隐藏力量,而也正是这些未知力量,将他进一步动作的想法熄灭在心里。

‘那些人都是进化者,一级进化者’这是他身边的警卫告诉他的。

‘我们肯定会撤离这边,只不过我们不能自私的撤走自己,外面那些幸存者正是因为相信我们才留在这边的,无论如何我们要带着这些人民群众一起走’许琳还想试图进行劝说华玉柱收手。

‘要他们能干什么,不仅拖慢我们的速度,路上还要大量消耗我们的给养’

‘但是你别忘了你作为一个党员的职责,你当时宣的誓’旁边一个同样主张缓和撤离的部门领导声援许琳,反对华玉柱的激进手段。

‘别再搞笑了,申城都这样了,你以为燕京那边还能有好,就算那些领导人还在,现在恐怕也只能在地下掩体中躲避吧。而且哪里没有幸存者,只要我能提供安的环境,幸存者是少不了的’华玉柱根本就不在意这些指责,现在这世道活下去才是本事,而想要一直活下去,有些东西就必须要舍弃。

‘没得谈了是吧’许琳扔下手中的烟蒂,语气中带上了一点点无奈。

‘当然不是,只要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大家同僚一场,我是不会伤害到你们人身安的,毕竟这说不定后面啥时间就又见上了’

‘被你这一搞,你以为这座基地还能撑多久,为了你自己的狗屁机会,你陷这十几万人于死地,你良心被狗吃了’许琳一边大骂,一边动作缓缓上前站在了台阶边缘,身边几个护卫队的队员也跟着动作。

‘哎,这样演演戏拖延一下时间不是挺好的吗,干嘛非要打个头破血流呢’华玉柱一挥手,身边那些进化者就向着台阶上的众人扑来。

‘杀了这叛徒’那个刚给许琳提示的护卫队员呐喊一声,就带着楼内下来的其他队员跃了出去,与此同时从这些人的身后,冲杀声同步响起。

战斗一开始就残酷而血腥,双方都是为了生存而战,因此拳拳到肉刀刀见血,刚一接触上,几位实力偏弱的进化者就永远的倒在了地上,而听见这边的动静更多的护卫小队在飞速向这边靠近。

突然门外杂乱的枪响中传出一声惨叫,接着就是接二连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就连双方交火的枪声都停止了,许琳与华玉柱正在游移不定,一个身上挂了两只大老鼠的护卫队员撞了进来,看着华玉柱惨声道;‘大队长快走,变异鼠潮来了’

喜欢黑暗觉醒时代请大家收藏:()黑暗觉醒时代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