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大长老震惊之时,古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微不可察的震惊之色。

疯癫老人,竟然是真界三大最强者之一!

这可是和那位活了一百万年的变态真祖,一个级别的存在呀!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还是那位动千山的师父!

这下,自己这趟真界之旅,比想象之中,更加麻烦。

疯癫老人,可是能够来往于真界和焚天界之间的绝世强者。

他不止一次在焚天界出现过,寻找合他心意的天才,收为弟子,带回真界。

甚至,古玄怀疑,他的大徒弟,也是因为搭上了疯癫老人,才能来到真界的。

来到了真界,竟然会对上疯癫老人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这是古玄始料未及的。

古玄思绪飞转之际,大长老犹自激动不已。

apapldo原来,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古玄,你出现在我断情宗,定然是肩负着拯救我断情宗的使命而来的。apaprdo

女神级清纯美女白嫩捏出水

大长老盯着古玄,目光灼灼。

古玄嘴角抽搐了一下。

大长老这是魔怔了吧,自己怎么不知道,自己肩负着什么拯救断情宗的使命?

还有,就在刚刚,你连那什么《清心断情诀》都还舍不得给自己看呢?

一转眼,自己就肩负拯救你断情宗的使命了?

变脸比翻书还快呀你这是!

当然,古玄并没有搭理大长老,而是将《清风断情决》细细又回味了几遍。

越是回味,古玄越是觉得,这一本功法,越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门功法,其中一些只言片语的口诀,他应该在哪里听过。

不过,记忆很模糊。

以他如今的实力,早就该过耳不忘了才对,记忆居然会模糊,那就说明,这些口诀,应该是无意中听见的才对。

而且,听见之时,要么还在做着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要么,就是自己故意淡忘了关于这些口诀的记忆。

古玄托着下巴,开始整理脑中的记忆。

这一世,他是绝对没有见过这些口诀的,只会是上一世的事情。

这就将范围缩小了很多。

再联想到,这门功法,可能跟绝情有关之后,范围就更小了。

小半刻钟过后,古玄眼中精芒一闪,他终于回忆起来了。

上一世,在收养了欧阳花蝶之后,古玄和绝情曾经一起教导了几名弟子一段时间。

古玄记得,曾经有一天,绝情对他教导欧阳花蝶大开大合的一门拳法,表示了质疑。

绝情认为,一个女孩子,就该学习一些灵巧的武学功法,打起架来,不仅灵活,而且美观。

古玄则认为,自己已经成功教导了三名弟子,欧阳花蝶虽然是女孩子,但悟性极高,没理由会在这门大开大合的拳法上,输给三名师兄。

为此,古玄和绝情闹了矛盾,都认为对方不会教导弟子。

最终,两人决定,由古玄教导年幼的厉邪云一门新武学,而绝情教导欧阳花蝶一门新武学,一月之后,通过两名弟子的比武,来证明两人,究竟是谁对谁错?

为了防止对方作弊,两人约法三章,其中一章,就是自己教导弟子期间,对方不得有任何打探的行为。

有一次,绝情在炼丹房之中教导欧阳花蝶。

而好巧不巧,古玄刚在在炼丹一道上,有了突破,心急火燎想要去试验一门以最新的丹道感悟为主的手法,压根就没注意到,绝情和欧阳花蝶在炼丹房之中,不经意间,便是闯了进去。

也就在这时候,古玄听到了其中几句口诀。

绝情大为震怒,认为古玄是故意来打探虚实的,非逼古玄主动去淡忘刚才的口诀,一次都不能回忆,更不能去主动研究。

这对于一名强者,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事后,古玄便再也没有回忆过那几句口诀,更别提去研究了。

apapldo不会有错的,那几句口诀,就是《清心断情诀》总纲之中的几句!

但是,绝情绝不是真界的人,更不会来过真界。

这《清心断情诀》她是如何得到的?apaprdo

古玄脑中疑窦丛生。

蓦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中升腾而起。

apapldo大长老,你刚才说过,你们断情宗有一位如同妖孽般天才的宗主,失踪了对吗?apaprdo

古玄突然问道。

大长老一脸疑惑,不明白古玄为何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apapldo不错,正因为那位宗主失踪,我断情宗才会走向衰落。apaprdo

古玄点了点头。

apapldo当时你们宗门的人,可在真界找到过她的蛛丝马迹吗?apaprdo

大长老摇了摇头。

apapldo根据《断情宗志》记载,那位宗主失踪得极为突然。

那时候,门中长老弟子寻遍了整个真界,都没有任何关于她出现过的蛛丝马迹。

甚至,我宗还花费了巨大代价,请过擅长天机推演的一位大前辈推算过,那位大前辈推演了许久,只断言说,天才宗主没有陨落。

至于宗主在哪里,他竟然连大概方位,都推算不出。apaprdo

古玄托着下巴。

apapldo那当时,就没有人想过,她会不会,已经不在真界了。

而是去了其他的世界,例如apapdashapapdash焚天界!apaprdo

嗖!

就在古玄话音刚落之时,虞姑仙子倏然起身,宛若瞬移一般,站在了古玄面前。

apapldo古玄道友,你是否知道些什么?

当时,我也是外出寻找天才宗主下落的门人之中的一员,当年的事情,我最清楚不过。

的确有人提出过,天才宗主或许去了其他世界,最有可能,不,唯一有可能去的,自然是焚天界。

而能自由穿梭于真界与焚天界之间的,只有疯癫老人,我们有人,去请教过他。

他却一口反驳了我们的猜测,断言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去焚天界。

他没必要骗我们,所以,我们再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过。

此事,也成了断情宗历史上,最大的悬案。apaprdo

虞姑仙子握紧了拳头,面目都显得有些狰狞。

显然,当年天才宗主失踪的事情,她至今仍旧耿耿于怀。

古玄眯了眯眼睛。

apapldo这么说来,那疯癫老人,一定有问题了。

看来,你断情宗的敌人,可不止石家一个。

因为,我曾经在真界,见识过这《清风断情决》。

那位会用这门功法的人,是我的红颜知己,绝情。

我当初,之所以会创造出九品断情丹的丹方,也是因为她。apaprdo

虞姑仙子身躯颤了几颤。

apapldo这么说来,当初是我太天真,信错了疯癫老人!

但他为何要骗我?

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找他问个明白!apaprdo

大长老对于这位天才宗主的失踪,感受远没有虞姑仙子深。

她耳里听见的,都是古玄与断情宗之间的缘分。

大长老看着古玄的目光,更是热切。

apapldo你那位红颜知己,绝情仙子,很可能就是我断情宗天才宗主的传人!

甚至,说不定是后人也没准儿!

而你,就是断情宗的女婿!

这更证明了,你和断情宗的缘分极深,总而言之,这次断情宗的危难,就靠你了!apaprdo

古玄整张脸都在抽搐。

自己竟然成了断情宗的女婿,你的联想能力,敢不敢再丰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