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头盖脸的数落了一番谢奣,云风篁余怒未消,冷飕飕的目光扫向谢阔:“你将两个堂姐玩弄于股掌之上,本宫还能不跟你计较,毕竟这是她们蠢,就算不被你使唤,将来少不得也要被别人欺哄!只是你明知道本宫向来有些偏爱猛儿,却还是撺掇着猛儿去悬梁,就不担心这消息惊着了本宫,甚至,惊扰到本宫腹中的皇儿?!”

闻言谢奣面色一白,嘴唇翕动了下,想说什么,思及姑姑片刻前的震怒,到底没敢。

“姑姑自来心志坚定怎么会被这样的消息惊扰到呢?”谢阔微微张嘴,眼波转动,似在急速思索,片刻,她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低声说道,“姑姑的孩子,自然也会跟姑姑一样坚韧,一准不会有事的!”

云风篁盯着她,目光如刀,好一会儿,才转向谢奣:“你先出去!”

“姑姑……”谢奣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谢阔,最终敌不过云风篁眸中冷意,非常不放心的屈身告退。

等殿中就剩姑侄俩了,云风篁方才冷笑了一声,道:“在你心里,本宫对你们一点儿也不在意?”

“姑姑说笑了,如果不在意,谢氏子弟那许多,姑姑何必专门拣我们进宫来承欢您膝下?”谢阔吃不准她此刻的想法,谨慎的说道,“阔儿说了,阔儿永远感激您!”

云风篁饶有兴趣的问:“那你为何笃定本宫不会被猛儿悬梁的消息惊扰到?”

“因为阔儿相信姑姑对于浣花殿的掌控。”谢阔委婉的奉承道,“除非姑姑默许,否则谁也不能在浣花殿里伤害到阔儿几个!要么就是如今日这样,阔儿几个自导自演。所以就算宫人仓皇去报信,想必姑姑也会迅速反应过来事情的真相,又哪里会受惊?”

“你错了。”云风篁冷冷说道,“本宫今儿个……还真是受惊不小!毕竟,本宫怎么想得到,本宫眼里乖乖巧巧、懂事听话的侄女们,会一个招呼不打的,来这么一手?”

谢阔闻言沉默了会儿,决定说实话:“因为如果事先跟姑姑说了,那么阔儿必须将功劳推给猛儿还有奣儿两位姐姐。如此就算姑姑明察秋毫,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也不会点破。”

云风篁道:“你刚刚还说你不会害了猛儿?”

油画般的少女油菜花地里高清唯美写真

“阔儿自不敢谋害自家手足,也从来没有生出过这样的心思!”谢阔连忙说道,“只是,姑姑,人总是有着私心的。猛儿奣儿两位姐姐是姑姑的嫡亲侄女儿,自来更得姑姑宠爱信任些,阔儿能理解,也不觉得委屈!毕竟姑姑的嫡亲侄女,不止两位姐姐,姑姑的堂侄女,更不止阔儿一个!姑姑却还是容阔儿在姑姑跟前,单凭这一点,阔儿永世不忘姑姑的恩典!阔儿只是想……只是想试着为姑姑分忧……然后……”

毕竟是尚未及笄的半大孩子,谢阔虽然自小心思多一些,也沉得住气,但被贵妃冷冰冰的看着,说着说着就没了底气,露出怯色来。

“你想向本宫证明你的聪慧与能干,以此来获取本宫对你的另眼看待?”云风篁语气玩味,“只是你这么点儿手段,能济什么事儿呢?”

谢阔没跟她争辩这时候叫淳嘉知道浣花殿已经为人渗透、贵妃生产未必安的重要性,只恭顺道:“是,阔儿如今这么点儿手段,自然难入姑姑的眼。可是阔儿还小,还能继续进学的。姑姑,请恕阔儿直言,家里叔伯兄弟,如今并没有特别出挑的人才。姑姑的姊妹中间,又有何人能够为姑姑臂助?除却四婶婆之外,偌大谢氏,看似人丁众多,其实人才凋敝!阔儿不才,愿听姑姑训诲,以为姑姑使用!”

“……”云风篁这回倒没有呵斥她了,而是低头思索。

的确,谢氏子嗣众多,但有才干,这里的才干可不是寻常的才干,而是指拥有那种能够让谢氏广大门楣的才干的人却少。

云风篁的父辈祖辈,都是乡中级别的人才。

根本应付不来庙堂之事。

她这一代呢,也就她自己还有谢无争,水准非其他兄弟姊妹能比。

至于晚辈,侄子侄女众多,却没有特别出挑的人才。

纵然对谢阔一直感观没有太好,甚至有些不信任,但,这会儿这侄女说的还真没错。

云风篁需要臂助。

错非淳嘉转了主意肯立她的子嗣为储君,否则,她如今已经到头了。

前朝重臣固然要笼络,身边也的确需要些个真正能干有城府的来辅佐。

像现在这种情况,她临盆在即,如果有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可信的人在身边,岂不是能够放心不少?而不是还没生就做好步上温徽贤妃的准备?

“那你想要什么呢?”贵妃沉吟片刻,缓声问,“别再说什么只想报答本宫之类的话,本宫虽然养了你几年,却一向偏袒猛儿、奣儿。就算你当真不计较,又能够对本宫有多少感激?再者,你生身父母、嫡亲兄弟都还在。论到情分论到相处,你也应该首先考虑他们才是!”

谢阔张了张嘴,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攥紧,她按捺住怦怦直跳的心绪,沉声道:“阔儿……想跟姑姑一样!”

云风篁瞥她一眼,道:“你的意思是?也伺候陛下?”

“当然不是!!!”谢阔一呆,赶紧否认,面红耳赤的说道,“阔儿是说,阔儿想像姑姑一样,凭借自己的能力立足于世,还能襄助姑姑跟家里,而不是,什么都靠着姑姑以及家中,懵懵懂懂的度日!”

“这倒是有点儿本宫年幼时候的气度了。”云风篁朝后靠了靠,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说道,“都说猛儿像本宫,其实她顶多像了个形。这么瞧着,你才是真正肖似本宫幼年时候的那个……只是你知道么?这条路,可不好走。”

谢阔定了定神,说道:“姑姑,阔儿知道!但阔儿还是想试试!”

云风篁沉吟不语,她在思考,这侄女到底是真的心气儿高,不想做一个纯粹的家族联姻工具,希望得到成为棋手的机会与资格呢,还是……耍个花枪,用这手段给自己争取个出色的夫婿?

因为正常来说的话,云风篁给仨侄女挑丈夫,谢猛谢奣肯定最受照顾。

有什么好的必然先紧着这两位,至于谢阔……那必须是最后的。

“为什么?”云风篁抬眼看向谢阔,问,“你好好儿的做本宫乖巧懂事的好侄女儿,本宫就算偏袒猛儿奣儿,却也不至于说故意苛刻你。你又为何非要放着阳关道不走,非要找罪受?你如今这么点大该明白了,当初若不是变故横生,本宫一早跟戚九麓情投意合甚至子女成群了;而不是进来这宫闱里拼杀,迄今前途不明!”

谢阔默然了会儿,低声道:“姑姑可能不相信……但,阔儿真的不想过娘那样的日子。”

不等云风篁开口她已有些激动的诉说道,“出身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嫁个合家精挑细选的门当户对的夫婿,尔后……也曾两情相悦蜜里调油,但最终还是眼睁睁看着他一个个的往家里抬人,在外头养人……从前宠爱自己的亲长都是口口声声说只要还敬重着正室,这日子终归可以过下去。都说熬着熬着就习惯了,等到他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当家,也就松快了……可是……那时候,人也老了。”

“从小娘就经常跟阔儿,还有哥哥们,诉说她跟爹的过往。”

“那时候阔儿懵懵懂懂的,偶然来了姑姑跟前,就惦记着要讨姑姑欢心,如此,娘在爹跟前,才有着面子。那些姬妾们,才不敢胡来!”

“可是一年年过去,阔儿看着姑姑,再回想娘……就很羡慕姑姑。”

云风篁有些啼笑皆非,说道:“第一,你爹虽然胡闹些,可你娘跟你爹乃是门当户对。就算你娘泼辣嫉妒,你爹其实也不可能放任姬妾欺凌你娘。谢氏的长辈们,也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所以你娘那么说,多半是希望激励你听话懂事;第二,你羡慕本宫?可是,本宫何尝不是看着陛下三宫六院,束手无策?甚至他所谓的盛宠,本宫现在,已经到了顶,没有再进一步的机会了。而且,历代宠妃,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你说你羡慕本宫……”

“你到底羡慕什么呢?”

“如果说是羡慕贵妃的尊荣富贵,但上头还有皇后,还有皇太后,太皇太后……羡慕不尽的。”

“那么做个贵家夫人,不好吗?”

“还不必如本宫这样的如履薄冰!”

谢阔微微垂下眼眸,低声道:“这是不一样的。姑姑能有今日,都是自己争取到的。而娘,是一直听着家里的安排……阔儿还小,如今可能说不明白吧。但阔儿知道,自己是装乖巧装不下去了。就算这条路不好走,就算将来未必能够善终,但阔儿还是想试试看,而不是像娘那样,听着家里让做什么做什么,一辈子,都没有尝试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云风篁凝视她片刻,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你掐着陛下在的时候让猛儿假装为人谋害,的确会让陛下关注起浣花殿上下,进而怜惜本宫……但你想到没有?如今本宫临盆在即,陛下必定会亲自彻查此事真相。就你那么点儿手段,瞒得过陛下?”

“……”谢阔咬着唇,怯生生的看着她,小声道,“可是,这不是有姑姑在?浣花殿上下,都在姑姑的掌握之中!就算陛下亲自过问,姑姑不想让陛下知道,陛下又哪里能够知道?”

“你倒是对本宫有信心!”云风篁哼了一声,说道,“本宫这是作了什么孽?当年你们的亲娘临盆之际,上上下下谁不是捧着护着,轮到本宫,别说被捧着护着,还得给你们这些不省心的善后!真正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么!”

谢阔察言观色,觉得她不是真的生气,连忙赔笑道:“若不是有姑姑,阔儿再多想法,又哪里敢有所异动?少不得学着娘那样,老老实实没滋没味的过一辈子了。都是因为姑姑,阔儿才觉得这日子鲜活着呢。”

“下去罢。”云风篁不置可否,淡淡道,“本宫乏了,接下来,不许再多事,不然,本宫可也没那许多精力,给你们收拾残局,明白吗?”

谢阔赶紧福了福:“是!”

躬身退到门口,又忍不住笑了笑,小声且快速道,“多谢姑姑,姑姑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