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众人纷纷想起了之前雪女的说法,她说猎杀者已经被许生杀死了,但是主神说还不到开门的时间,也就是逼迫着他们必须有一个人葬身岩浆。随后许生自愿投身岩浆,可是雪女也没来得及跑。

那么为什么雪女在看不见的情况下,笃定着许生没有被岩浆焚毁,这里还会出现第二具雪女的尸体呢?为什么雪女的记忆遗失了那么多呢?是不是…也许当年的许生,根本没有投身岩浆,而是借着雪女看不见,编造出了这样一段假话?

韩飞这样猜测着,却终归不敢确认。其实只要雪女进来一看什么都明白了,但是雪女似乎十分排斥这里,如果她回想起了真相,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几个人还不敢让雪女进来。

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样,这里就不会有什么许生的尸体了,他们还找什么?

韩飞和曹魏走了出去,看见雪女还站在外面,不愿意看这边,看见韩飞和曹魏出来,雪女若无其事的问他们里面有什么。

“你当时听到许生的死亡提示了嘛?”韩飞不答反问。

雪女皱了皱眉头:“我…我听过,我听过他的死亡提示啊。”

这就奇了怪了,就代表许生是真的死了,但是雪女的话让韩飞觉得有一些异样,但是到底是哪里有问题他说不出来。总之,里面没有许生,只有另一个雪女。而且刚才文达站在门口说的时候明明雪女是听到了的,可是现在却装出来一副不知道的样子,还始终不愿意进去看。曹魏也不好让雪女进去,给韩飞了一个颜色,就先转身自己进去了。

韩飞站在门口,没有和曹魏一起进去,而是问雪女:“你不进去看看嘛?”

雪女扯了扯嘴角:“你们又没找到许生,我进去看什么。”

雪女这是铁了心的装傻了,韩飞不敢戳破她,万一进去看到自己的身体,给她看发疯了怎么办。看来让雪女告诉他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行不通了,韩飞看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曹魏走回了冰川内部后,冷晴他们还站在那个黑发雪女的尸体前,老金则是在冰川里面转了转,不过暂时没有找到什么别的线索。

美腿格子衫美女生活照

不多时,冷晴忽然发现了点东西,她招呼了一下曹魏,曹魏走过去,冷晴指着雪女的尸体说:“你瞧,她身上的衣服。”

曹魏凑近瞧了一下,虽然由于雪女在冰层里面久了,衣服什么都看不清了,但是冷晴指的那一点曹魏却看出来了,那点被烧焦了一大块。

“要不然我们把冰凿开,把她取出来吧?”曹魏提议。

在场的几个人都没有意见,于是曹魏唤出黑镰,把冻着雪女的并不算太厚的冰层一点点凿开了。

雪女的尸体即将掉下来,老金去接了一把,不过一想到这个尸体来自十年前,本尊还在外面,尤其是身边还有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老金就觉得有一些诡异。

老金把雪女的尸体轻轻放在了地上,几个人凑上去观察力一番。

曹魏干脆利落的掀开了雪女尸体闭着的眼皮,这一掀开把能看见的众人吓了一跳。

尸体的眼珠没有了。

果然,她当时眼睛已经看不见了,还不是像现在的魏瑶一样只是单纯的看不见而已,雪女的眼球当时都被人挖走了。曹魏想起当时雪女对那个挖去她眼球的猎杀者的形容,变态。

不是变态也干不出这种事啊。

而观察完雪女的眼睛,曹魏又看了看冷晴指地那个被烧焦了的衣角,那处衣角被烧的很严重,但是没有化成灰,应该是离火非常的近。不过雪女也说了当时岩浆已经要把他们席卷了,仅仅是这么一小片衣角算不了什么。

这时,冷晴忽然拽了拽自己身上的衣服,曹魏看过去,想起冷晴现在身穿的衣服也是雪女的。

一对比,冷晴身上的衣服的确和这具尸体身上的一模一样,曹魏也辨认出了这件衣服的牌子,是现实世界的一个老牌子了,的确有可能是十年前雪女自己穿进来的。可是这件衣服上就完全没有任何的烧焦痕迹。

“难不成真的有两个雪女?”韩飞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

曹魏摇摇头:“不会,这种种痕迹只能证明现在的雪女是主神塑造出来的npc,所以躯体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一具了。”书吧

“总感觉有点瘆人,如果被岩浆吞噬掉的是雪女,那么许生在哪?难道雪女身为许生的队友没有听到许生通关的提示嘛?”

这时曹魏却斩钉截铁的说:“听不到。”不怪他这么笃定,当时他献祭的时候,也是跳下去后就很快没了意识,冷晴他们哪怕在他献祭后的第二秒出去他都听不到的。

不过对于曹魏的笃定,大家有一些诧异,只有韩飞知道曹魏献祭者的身份,但是韩飞并不知道献祭者是有记忆的,所以他也很好奇为什么曹魏如此的确定。

“雪女很确定的告诉我们她听到了许生的死亡提示音。”曹魏说,雪女不会在这句话上对他们说谎,何况雪女现在的执念就是再看许生一眼罢了,如果她不是确定许生死了,怎么会这么大费周章的让他们找呢。

这时候一旁的文达却冷笑了一声:“大费周章的找齐她所要的东西,就是为了看一眼那个男人?如果只是这样,为什么一直没有玩家替她找呢,我看,雪女的目的根本就是变成玩家。”

几个人听到后沉默了一瞬,文达说的倒是有道理,可是现在雪女一直在让他们帮忙找许生啊,也没有再搞什么幺蛾子。

虽然的确,在这个游戏中被困了这么多年,如果是曹魏他们的话都更应该对变回玩家的执念大一点吧,而且如果雪女的目的本身就是变回玩家而不是找到许生的话,雪女的一些行为就解释的通了。

可是,雪女现在让他们找许生又是为了什么?现在的雪女没有媒介,还暴露了自己是怎么获取那些东西的,曹魏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主动给雪女异能武器了,雪女一直跟在他们身边也没有好处,不如早早结束这场游戏,然后等待下一场吧?

还有很多的疑问之处理不清,曹魏有心让雪女进来看看,可是想一下雪女的态度,又没辙了。

这边雪女的尸体观察完,曹魏不得不又给她嵌进去,然后一行人走出了冰川。

雪女看到他们,还欲盖弥彰的问了一句:“怎么样,找到许生了嘛?”

“许生没死。”韩飞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语出惊人。

雪女瞪大眼睛:“你在胡说什么,我听到他死了,我听到了!”

“你什么时候听到的?”

“就前几天。”

果然!韩飞心中一震,其他人也被雪女这句话惊到了,前几天,那个许生前几天才死?所以,当年果然是许生把雪女献祭了,然后自己离开了游戏,这次又回到了游戏里?

但是,十年都没有离开游戏…几个玩家都有些不寒而栗。

韩飞倒是松了一口气,他当时就觉得雪女那句听到了许生的死亡有些不对劲,现在才明白,雪女没有说究竟是什么时候听到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韩飞逼问着雪女。

雪女撇过头:“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的目的就是找到许生…”

“那么,当年被献祭的…”

雪女听到这话却一脸迷茫和无辜:“是许生啊。”

但是当韩飞再问她许生难道不是这局游戏才死嘛的时候,雪女却又点了点头。这话互相矛盾着,搞得曹魏他们都有些迷糊了。这时文达悄悄告诉曹魏。

“她的记忆和认知都有问题…”曹魏想起文达学过微表情研究,如果他确定雪女不是在说谎,那就是雪女的认知真的出现了一些问题,何况他们本来就知道雪女的记忆是有残缺的。

所以,也许雪女知道许生是这场游戏才死的,却固执的认为当时献祭的是自己。

可是雪女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她说的,见到许生嘛,即使见到了许生,一具尸体,雪女也无法变回人类,那么见到了许生又有什么用呢?

几个人都有些头疼,原本简单的杀了猎杀者就可以出去的游戏,在雪女的介入下变得纷乱复杂起来,可偏偏他们还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