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上,战局形势忽而奇峰陡转。

巴克那本是凶悍凌厉的猛虎之势,忽而弓腰一敛,封锁星轨的退避方向的雷霆随之一收。

转攻为守!

台下,拉蒂尔和乔亚神色皆变,极为意外。

他们不在场上,加上星轨根本没有调用魔力,是以根本不知道巴克遇到了什么。

那一记掌刀看起来虽然强硬凌厉,但仅仅以体魄驱动的技法,凭什么让巴克做出这么大的应激反应?

而巴克此时脸上略显凝重,心中却是暗暗叫苦。

他本以为一旦启用魔力,眼前这小子就算有些古怪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是巨龙血脉?

人族中的巨龙血脉极其罕见,皆以体魄强横著称,如此一来刚刚那惊世骇俗的体魄也有理可寻了。

但若仅仅只是体魄强横,他还不放在眼里,毕竟没有魔力的体魄再怎么强横也有限度。

可星轨那一掌切出,他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

自幼就在军队中长大,在各种艰险任务中翻滚打磨长大的他,对于战斗有极其敏锐的如猛兽般的直觉,这直觉经过千锤百炼,是他赖以纵横帝国大赛赛场的关键。

白皙娇嫩女友

这一掌神妙不凡,远远超出了他对魔装战士的了解。

这就像是精准制导的魔导兵器,在他散发的汹涌魔力中找到了最优的薄弱路径,直切他的魔力要害。

他很清楚,若是被这一掌击中关键点,他仓促运起的魔力必然被拦腰截断,立时溃散。

区区一个魔装战士?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一点?

就算是巨龙血脉,也得有魔力支撑才能感受魔力轨迹吧?而且这一瞬间就能找到弱点的运算也未免太离奇了些。

巴克无法理解,只因星轨所学并非来自寻常的巨龙血脉技法,而是几乎不曾现世的夺神之法。

而巴克此时也无暇多想,奋力收势格挡,双手如虎牙横咬,猛地咬住了星轨的手腕,堪堪制住了这极其危险的一击。

巴克心头悬着的大石稍稍一松,立时调整魔力,想要弥补刚刚急躁的过失。

但星轨没有给他调整的机会!

几乎就在手掌被制住的那一瞬,星轨就借势一踏,左脚斜抽而起。

腿影如鞭,呼啸风声更胜雷霆。

巴克双目猛然一张,惊色具显。

这一脚的角度,几乎可以说是从他收束的魔力缝隙中直直穿过,没有半点偏差。

而其所切之要害,比刚刚那一掌更为致命!

“他是怎么找到的?”巴克百思不得其解,巨龙血脉有这么神奇?

不可能!

军队对巨龙血脉的研究极其透彻,自幼炼体的他也极有研究,巨龙血脉的优劣他一清二楚!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巴克心中暗恨,他不该如此托大,小瞧了眼前这个家伙。

能让堂堂‘永恒之盾’选中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寻常人物?

可惜他终究少年意气了,一切都已太迟。

那一脚狠狠抽在他肋下魔力薄弱处,让他刚刚想要稳定的魔力瞬间崩断,如决堤之水四散奔流。

“呃!”硬朗如巴克也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壮硕身躯被硬生生抽飞,砸下擂台。

但他毕竟是梅吉思学院的正选队员,人在半空便已稳住魔力窜流,凌空一翻双脚落地,身形虽有些微弓,但不至于太难看。

“可恶!”他猛的抬头,眼中雷霆怒贯,身上的魔力暴窜而起,如同愤怒的猛兽,“是我小瞧你了,再来!”

“巴克!”此时,拉蒂尔却忽然高声喝道:“够了。”

巴克猛然扭头望向他,眼中有愤恨与不解。

“落下擂台,你已经输了。”拉蒂尔双手环在腰间,神色清冷,“没必要再纠缠。”

“我只是一时大意!”巴克怒道:“你真以为我赢不了他?”

“因为大意而败北,那也是你的问题。”拉蒂尔冷声道:“更何况你一开始也默认了要和他比试体魄,动用魔力时便已经落了下乘。”

巴克眼角一抽,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巴克,愿赌服输。”此时,弗艾尔也开口了,“作为梅吉思学园的学员,这是最基本的素养。”

巴克脸色有些难看,抬头怒视星轨,“好,这次算我输了,我们再比过,把你所有本事拿出来,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人。”

“承让了。”星轨没打算和他多费唇舌,实际上他也知道巴克的实力远不止于此,只是被他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了而已。

能在帝国大赛上拿到亚军的队伍成员,又岂会是易与之辈?

“莱尔.安德。”拉蒂尔忽而朝他道:“我承认你有资格让我邀战,你敢接站吗?”

星轨目光微阖,“你想怎么战?”

“傍晚六点,学院中央擂台,你我倾尽力一战,以帝国赛代表权为战利品。”拉蒂尔直接了当的道:“我给你充足的时间准备,你可以备好你的魔导武装。”

他说着,又望向弗艾尔,“弗艾尔先生,你觉得如何?今天是帝国赛的报名截止日期,这个名额必须定下来。”

弗艾尔神色定如磐石,望向星轨,似是要他自己做决断。

星轨暗暗点头,道:“好,我接受你的邀战。”

“很好。”拉蒂尔抛下这一句,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

乔亚立时跟上,而巴克虽有不甘,但似乎也颇为尊重拉蒂尔,咬咬牙还是跟他离开了。

望着他们离去,星轨心中却也有些顾虑,实际上他并没有信心击败拉蒂尔,但此时箭在弦上,已是不得不发。

“尽力而为就好。”弗艾尔忽然道:“需要我帮你准备魔导武装吗?”

“弗艾尔前辈认为我有胜算吗?”星轨皱眉道:“我能感觉到他很强,远比我见过的学生强。”

“拉蒂尔确实是当今帝国最顶尖的学院学员之一,以你如今的状态,胜算不足半成。”弗艾尔道。

半成!

星轨心头一沉,知道以弗艾尔的眼光,这个说法几乎不会有多大偏差。

“那为何还要我与他一战?”星轨大惑不解,“这么仓促的时间,我也准备不了什么魔导武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