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淘沙,时代更迭。

妖兽文明早已是昨日黄花,葬灭如骨,不复盛时。

对于人类而言,妖兽早已不足为患,只能如同牲畜任由宰割。

就算是曾经的恐怖与传说到了如今也只能沦为哄骗孩童,街头巷论的新奇故事而已。

可是……谁也不曾想到,那曾经至高无上的一族早已在漫长的岁月之中埋下了一枚种子……

一枚足以葬灭人类,彻底埋没火种修行文明的可怕种子。

它们将最后的疯狂与希望赌在了未来,以至于三千年前劫数降临,世人却不知晓。

“灭火王子……真的是灭火王子……”王穹惊颤,简直不敢相信。

他曾经听驴爷提及,也曾于上古大妖的妖穴见过记载,就连《末法经卷》之中都有关于这一恐怖传说的点点滴滴。

对于王穹而言,这个疯狂的计划近乎幻想,未必成真。

可是,他低估了妖兽一族的恐怖。

那曾经的至高文明在覆灭之时,同仇敌忾,倾全族之力终究是造就出了那可怕的怪物。

清纯美女简单T恤穿出不一样的美

“无法无天,人类大劫!”

恍惚间,王穹似乎听到有着一道声音在耳畔轻语。

光影中,白衣女子纵横绝代,可是面对灭火王子她心惊胆战,即便隔着老远,体内的火种依旧跃跃欲出,如坠狂风中的火苗,随时都会熄灭。

“天道至公,我不相信这世上会诞生你这样的怪物……”白衣女子颤声道。

很显然,灭火王子散发出来的气息极为特别,即便不曾触碰,对她也有近乎毁灭般的影响。

“人类啊……总是执着的将自己的浅见视为真理,或许霍法王说得对,这便是人类的局限……”

灭火王子面无表情,那冰冷的眸子里似乎没有一丝一毫属于人类的感情波动。

那一缕话音好似秋水泛起,涟漪浩荡,融入这滚滚不竭的葬炎河。

“真空家乡!”

突然,白衣女子出手了。

天地好似樊笼聚合,一座虚无的世界浮现,层层叠叠,光怪陆离,时光隐遁,迷障入内,压向了灭火王子。

“螳臂当车!”灭火王子轻语。

他立地不动,周身的衣袍无风自起,轻轻飘舞,穹天之下,那座可怕的世界轰然碎裂。

与此同时,他神鬼般出现在了白衣女子的身后……

“不可能……”

白衣女子的脸上流露出惊恐之色,她缓缓低头,小腹已被击穿,火种寂灭,归于虚无。

“弱小便是原罪!你就回归这条大河吧!”灭火王子轻语。

白衣女子的目光渐渐涣散,她脚下一沉,就要坠入汹涌的葬炎河。

“小烈马,你可不是他的对手!”

就在此时,一阵轻笑响彻,如春风和沐,让原本冰冷的河水都变得温暖了一些。

白衣女子恍惚,一位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将她一把搂住,拥入怀中。

那青年样貌平平,穿着布衣,赤脚而来,笑容明媚,好似大日悬空,普照天地万方。

“你……你……”

白衣女子见到来人,眼中晶莹闪烁,不能自持。

“林罗天,你终究还是来了!”

远处,灭火王子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位青年,眼中终于多了一丝光彩。

似乎茫茫天地,唯有眼前这个男人有资格做他的敌人。

“林罗天!!!”

王穹心头咯噔一下,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了。

三千年来,天下第一强者,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存在。

难怪如此似曾相识,现在看来,与王穹在《末法经卷》之中见到的少年林罗天的确有着几分神似。

“我来了!”

林罗天笑容和煦,低着头,看着怀中的白衣女子。

他轻轻抬手,拂过那狰狞的伤口。

突然,原本寂灭的火种再次燃烧,虽然微弱,却无比温暖。

“你果然是个异数!”灭火王子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任何波动,只是轻语道。

“我的能力是点亮别人的火种,让他们散发出更耀眼的光芒……对于世人而言,这样的能力显得鸡肋,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强者……”

林罗天突然道,他微微一笑,似是自嘲,又仿佛在与故友叙旧。

面前所立似乎并非足以葬灭人类的大敌。

灭火王子未曾动手,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可是……无论哪个时代,都需要这样的能力……当所有人的光芒都足够耀眼……那才是真正的光明……”

林罗天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他放下了白衣女子,缓缓走出。

“不要……不要……”白衣女子双手紧握,眼中隐有晶莹闪烁。

灭火王子的气息铺天盖地,侵染万物,就连滔滔不绝的葬炎河似乎都停止了流动。

“即便是你,终究还是要死在这里。”灭火王子诉说着不再遥远的未来。

轰隆隆……

就在此时,林罗天一抬手,一枚奇异的火种浮现掌中。

“这是……”王穹身躯颤动,简直不敢相信。

“火种的力量啊……”灭火王子轻语。

“最强的力量是人类本身!”林罗天嘴角微微扬起,眼中闪烁精芒,他手掌合起,猛地将火种捏爆。

刹那间,如同大日碎裂般,无量光明闪耀,侵入滚滚浩荡的葬炎河,侵入茫茫无尽的十万大山,侵入天地间的每个角落……

光影破碎,如真实般的烙印吞灭了一切。

王穹的内心顿起波澜,几乎不能自持。

这段过往裹挟着太多的信息与震撼,普天之下,有资格知晓它曾经发生的又有几人?

“灭火王子,那可怕的生灵终究是被创造出来了,林罗天都曾经与之战斗,到底胜了没有?”

无数的疑问在王穹的心中泛起。

看样子,林罗天似乎并没有彻底战胜灭火王子的把握。

可如果败了,怎么会没有关于这种怪物的任何记载,人类又如何能够延续至今?

要知道,这种本不该存在的生灵,它的诞生就是为了人类的灭亡。

轰隆隆……

就在此时,漫天妖文聚合,化为新的投影,映入王穹的脑海之中。

“这里是……”

王穹看着身前的景象,露出了惊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