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各大宗门知晓吗?”白衣青年问道。

“知道。”叶昊点头。

“既然知道为何还不阻止?”白衣青年问到这里突然就想到了什么,“她们在等待命星大成吗?”

叶昊不置可否。

白衣青年沉默了一阵就道,“天妖哪怕再强祸乱的也只是们阳间,跟我们地府可没有关系。”

“大人真的觉得没有关系吗?”叶昊笑着说道,“我们这方天地有着完整的规则,唯有把阳间和阴间全都端了,才算是彻底地征服这个世界。”

“这也是随后的事了。”白衣青年看着叶昊道。

“我知道大人想的是靠阳间的力量消耗妖族的力量,可是大人有没有想过万一阳间的力量投降了妖族呢?”叶昊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投降?”白衣青年咀嚼着这两个字眼沉默下来。

这的确是个问题。

地府想的是等到阳间的力量大量消耗了妖族的势力之后再出手。

问题是阳间的力量要是投降了呢?

简约清新牛仔裤女生午后淋雨图片

“阴间不可过多地介入阳间,因此哪怕我们想帮阳间,多半也是有心无力。”良久白衣青年开口说道。

“阴间不可以,但我可以啊。”叶昊指着自己道。

“———?”白衣青年看了叶昊一会就微微摇了摇头道,“九大命星应运而生,但她们能不能拯救阳间都未可知?现在却告诉我可以,开什么玩笑?”

叶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金丹运转起来。

当金丹运转到极致的时候一个古老的字符出现在叶昊的头顶,古符出现的瞬间白衣青年的脸色刷地一下就变了。

这个古符仿佛是大道的源泉,绽放着让众生都敬畏的伟力。

而就在白衣青年还想要再感受的时候叶昊却是随手把这个字符收了起来。

白衣青年惊疑不定地看了叶昊一眼,旋即一挥手二人就出现在一个空间中。

“那个古符是什么东西?”

“这是十转的异象。”

“金丹十转?”白衣青年瞳孔微微一缩,“十转?金丹有十转?”

“十转称之为圆满之境,事实上哪怕仙域中都没有多少。”叶昊缓缓地说道。

“如何知道仙域的事?”

“因为我见到了两位仙域的大能。”

“如何证明?”

叶昊看着白衣青年双手捏印,下一刻三座金光灿灿的山峦,就携带着恐怖如渊的力量,朝着白衣青年的头顶坠落。

浩瀚的波动让白衣青年变色。

以白衣青年的实力哪怕这三座山峦再强横十倍都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白衣青年在意的是这个印决本身。

他感觉到自己修炼的神通跟这个印决相比远远不如。

“阴姬的事我可以解决,不过要传我这个手印。”白衣青年眼神灼灼地看着叶昊道。

“恕我直言,学不会。”

“不教如何知道我学不会?”白衣青年淡笑道。

“好,我传。”叶昊说着就拘禁了一缕精神印记点在了白衣青年的眉心上。

随着三山印的印决出现在白衣青年识海中的时候他就闭上了眼睛静静地体悟。

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白衣青年的眼中就露出了一丝阴霾。

看不懂。

白衣青年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一篇极为上乘的神通法决,可惜以自己的资质根本就无法学会这个印决。

“不会没有注释吧?”白衣青年看着叶昊道。

“按照之前的约定,可没有说注释的事。”叶昊沉默了一下就说道。

“注释本是一体的。”白衣青年淡淡道。

“我想知道我要是给了注释之后依然学不会又当如何?”

“那就是我的问题了,我会履行我的承诺。”

“好。”叶昊说着就把三山手印的注释给了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在识海之中浏览了一番道,“们在我这里暂且住一段日子。”

“我倒无所谓,周婉清和方建不能长时间地待在这里。”叶昊心中隐隐地意识到这位是想要过河拆桥了。

“我让方琼送这两位离去。”白衣青年洒然一笑道。

“我这个人的疑心太重,三天,我就给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无论如何我都要带二人离去。”叶昊微一沉吟就说道。

“好。”白衣青年想了想就点了点头。

旋即白衣青年挥了挥手就重新出现在院落之中。

周婉清连忙冲到叶昊的身边,似乎只有在叶昊身边才更安全。

叶昊拍了拍周婉清的手示意她不要担心。

“小夏,送三位贵客休息。”白衣青年平静道。

一个身穿红裙的少女莲步轻踏走到叶昊三人面前轻声道,“三位贵客,随我来。”

穿过了两栋别院少女就指着一排厢房道,“这里的厢房们可以随便选。”

“我跟一间。”周婉清连忙说道。

这里所有的人全都冷冰冰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

这个少女哪怕呼出的气都是冷的。

她的脸色更是有一种病态的白,当然可以称之为尸体的苍白。

叶昊笑了笑没有拒绝。

叶昊明白周婉清此时内心的害怕。

“我也要跟们一间。”方建这时说道。

“一边待着去。”叶昊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位小姐,可不可以帮个忙?”

“说?”

“查一下这位的前世!”

“以的修为一眼就看出来了吧?”唤作小夏的女子疑惑地说道,“这位我一眼就看出前世是穿山甲啊。”

“还他娘的真是穿山甲?”方建苦笑道。

其实叶昊带着方建来到地府之后方建就相信了。

现在不过更一步地确定而已。

“好吧,那就不查了。”叶昊笑着说道。

“们有什么事就唤我。”小夏指着门口的一个厢房道,“我就在这里休息。”

方建终究还是没有跟叶昊、周婉清一个房间,不过方建却选了一个跟叶昊、周婉清相邻的房间。

到了房间之后周婉清就问道,“我们为何要住在这里?”

“那位不放我们走呗。”叶昊轻叹道。

“为什么?”周婉清接着问道。

叶昊没有回应。

“我们现在怎么办?”周婉清看到叶昊不回答连忙问道。

“等。”

“等什么?”

“三天之后就见分晓了。”叶昊说着就递给周婉清一颗灵丹道,“这是辟谷丹,服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