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你你………你胡说八道,你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就去告你,告你诽谤”。陈汤闻言一下子就慌了,而且钟向阳的声音太大了,门还没关上,外面到底有多少人听着呢他不知道,但毫无疑问今天自己的脸是算是被钟向阳打在地上又踩了几脚。

“诽谤不诽谤不是你说了算,陈主任,你如果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很简单,让审计部门把过去10年的扶贫办的账务审计一遍就是了,看看有多少出入,如果你是清白的,我立刻滚出扶贫办,如果我说的对,该去什么地方你心里清楚吧”。钟向阳一下子把陈汤逼到了墙角,从进这个门之前他就没想让他好过,也没想把他找陈秘书长干涉发文章的事善了。

一直以来写文章发表文章,把这当做一个向上攀升的藤蔓,这是钟向阳最看重的部分,因为他环顾四周,能够在写文章上超过自己的人还真是不多,而这种能力将来一定会派上大用场。

所以当杨鹤鸣通知他那篇他通宵写完的文章不能发的时候,他非常沮丧,而当知道之所以文章不能发,是有人打了招呼,用行政权力干涉了自己发文章的自由,他的恼火可想而知。

他不可能去找陈观海理论,以他的级别也没有资格和陈观海理论,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陈汤就在他的面前,虽然是他的顶头上司,但钟向阳一直以来都没把他放在眼里,此刻不能发表文章的事情就像是掉入干柴堆里的火星,一下子把他的怒火点燃了。

“反了反了反了钟向阳,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我是你的领导,你怎么能这样?你还有没有组织观念,你的眼里还有没有领导?”陈汤捂着自己的胸口仿佛异常的难受,钟向阳看他这样子又点了一把火。

他不仅不慢点,拿出手机拨打了120,替陈汤叫来了一辆救护车,虽然陈汤并没有倒下,但是钟向阳不得不做一个万的准备,而且在这个时候正是下班之际,县政府大院里人来人往,救护车呼啸着冲进了大院,所有的人目光都聚焦到了扶贫办办公室门前。

“陈主任,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你死不死关系到我的仕途,所以我不能让人说是我把你气死的,外面的救护车是我帮你叫的,你要是感觉不舒服,上车去医院查一查吧,如果能查出什么毛病来那是最好,这趟救护车就没有白叫,查不出来再来上班吧”。钟向阳的话恶毒至极,陈汤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他训别人,但是没想到老了老了,被这个年轻人气个半死,但是钟向阳的话像是利剑一样,让他最后一丝侥幸也化作了泡影。

“钟向阳你给我等着,今天的事没完”。陈汤说完,起身咳嗽着捂着自己的胸口向外走去,也多亏是钟向阳叫来了救护车,陈汤走到走廊里,刚刚想下台阶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慢慢倒下,众目睽睽之下被抬上救护车拉走了。

龚蓓丽早已知道了一切,让任明琦把钟向阳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这个家伙怎么回事,怎么到处惹事,这才去了扶贫办几天又惹事了吧,我告诉你,如果陈汤出了什么问题,你难辞其咎”。龚蓓丽指着钟向阳说道。

“我没有惹他,是他惹的我,秦奋的事能怨我吗?他自以为自己的侄子是市委秘书长,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扶贫的亮点,如果不把这个亮点拿出来,你去的市里开会不还是被人点名吗?”钟向阳辩解道。

清纯女孩居家写真

“我知道你说的是事实,但是也要讲究方式方法,你觉得你这样做对吗?他都快到了退休的年纪了,你这么刺激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家里还不得到县政府来闹,到时候我怎么处理你?”龚蓓丽非常不满的说道。

“龚县长,我这都是为了工作,你怎么处理我都行,这个老家伙待在扶贫办,扶贫工作就没法办,我已经告诉他了,他如果想自证清白,就请审计部门把过去10年的扶贫办账目都拿出来审计一遍,如果没有任何问题我立马滚出扶贫办,你问问他敢吗?我明天还得去医院看她,问问他要不要审计,他要是不愿意审计就在家里养病吧,别来上班了”。钟向阳赌气般的说道。

龚蓓丽看一下钟向阳,很想再训他一顿,但是想到他也是为了工作,而且是自己把他弄到扶贫办来的,如果扶贫办不能形成一个统一的合力,那后面的扶贫工作还是一盘散沙,所以尽管对钟向阳不满,但是又觉得钟向阳没有做错,扶贫办的麻烦,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钟向阳这么一搅和也好,就能分得清黑与白了。

“陈汤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来处理,我想用不了多少时间市里面打招呼的电话就该打来了,你只需要把秦奋的事处理好就行,尽快出效果”。龚蓓丽说道。

“龚县长,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还是我来处理吧,我要的效果就一个,要么是让纪委来查他,要么是他自己回家装孙子,反正不能在扶贫办搅和了,不然的话我们的工作根本没办法开展,据我所知秦奋在生前没有少向他的汇报,但是每每汇报完之后都是石沉大海,根本就没有推进下去,要不然我们县的扶贫工作也不能是倒数第一第二的,这个人在扶贫办起不到任何好作用,只能是拉我们的后腿,领导们要想把扶贫工作在短时间内搞上去,必须把这个人清理出去”。钟向阳说话掷地有声,不给龚蓓丽任何和稀泥的可能,一句话,就是有我没他,有他没我。

龚蓓丽闻言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你先出去吧,这事我再想一想”。

钟向阳下了楼,回到了扶贫办办公室,今天晚上还有不少事情要做,看来是要加班了,尤其是宣传这一块都是他自己在负责,不能有半点闪失,否则秦奋这件事情就有可能前功尽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