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

“原来,它真正的名字是‘洗灵塔’。”

这时候,邀月也终于大概吸收了认主时洗灵塔灌输给她的信息。她回过神来,感慨不已。

虽然洗灵塔的认主完全不在她的计划之中,但既然已经认了主,她也不会矫情。

邀月纤细的指尖从青铜小塔绽放着淡金色光芒的表面轻轻拂过,随即将它轻轻托在了掌心:“接下来,就让我们并肩作战吧~”

说话间,远处的星空中光影一闪,一道黑衣赤发的人影裹着满身的剑意气势汹汹朝她冲了过来。

是刚才被洗灵塔认主时跌宕出的能量冲击推开的钧烈仙主。

他那张狂傲的脸上如今满是怒意,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浑身的剑意更是如火山喷发一般肆无忌惮地灼灼燃烧了起来。

虚空中散落的陨星碎片和仙舟碎片刚一靠近他身边,就在肆虐的可怕剑意作用下瞬间成了粉末。

钧烈仙主这次是真的被气狠了。

鸿鹄仙尊也就罢了,那毕竟是一个年龄跟他相差不大的老牌修仙者,又有混沌灵宝在手,伤在他手上也不算太丢脸。

可邀月算什么?

清纯少女风姿冶丽明媚动人美图

一个才不过三千多岁的黄毛丫头,年纪连他的零头都不到,居然也把他搞得这么狼狈。这消息要是传回仙盟,他起码要被耻笑上万年!

他体内仙元疯狂运转,看向邀月的目光中仿佛淬了毒。

本来看这女人要资质有资质,要容貌有容貌,实力也很不错,还想拉她一把呢,现在……呵呵~今天他弄不死这个臭女人,他以后就跟她姓!

“去死吧!”

才刚一飞进攻击距离,他手中的赤色仙剑便抬了起来。

炽烈的剑光瞬间如烈焰横空,铺天接地直袭而出。

这一剑,他几乎倾注了全力,可怕的威势震得周围的星空都疯狂震颤扭曲起来,无数道空间裂纹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剑光还没到,那跌宕而起的能量浪潮便已经将邀月淹没其中。

墨色的长发高高扬起,月白色的长裙猎猎翻飞,邀月整个人就宛如置身于飓浪翻滚的大海之中的一叶孤舟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被飓浪倾覆。

但哪怕面对如此骇然的威势,她的脸色依旧平静。

从出手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哪怕她下一刻真的会被剑意撕碎,她亦无所畏惧。

何况,她也不是真的没有还手之力。

月辉和星芒在本质上是一样的,而她所领悟的法则借用的便是星辰之力,理论上,当她置身于星空之中的时候,就是她最强的时刻。

洗灵塔认主时灌输给她的种种信息划过心头,只一瞬间,她就有了选择。

抬手,掐诀。

星月的光辉在她指尖交织成一片幻影。

瞬时间,周围的星空一阵大亮,无数星光自虚空中汇聚而来,眨眼间便在她身周凝聚出了一个又一个黯淡的光点。

那是星辰的倒影。

下一刻,黯淡的星辰被一一点亮。

璀璨的星光纵横交织,冥冥中仿佛存在着某种联系一般,浑然如同一体,散发出无比玄奥的气息。

这是她所修传承中最为强大的攻防法门——星斗大阵!

这本该是她修为达到十四级之后才能使用的攻防法门,因为使用这法门需要极其强大的神魂之力和强大的掌控力,理论上十三级金仙境的修仙者根本不可能掌握,哪怕是十四级太乙金仙境的强者也需要练习很久。

但如今她的神魂在融入了洗灵塔的力量之后比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就连对力量的掌控力也有了长足的提升,虽然境界依旧是十三级,却已经足以驾驭星斗大阵。

星辰的光辉映照在邀月白皙如玉的脸上,衬得她整个人的气质都多了几分神秘。

就在星斗大阵成型的那一瞬间,钧烈仙主的剑光剑意也终于到了。

“轰~~!”

炽烈的剑光一头扎进了流转的星光之中,星斗大阵光芒骤亮,玄奥的法则光晕流转间,强大的威势骤然绽放开来。

瞬时间,整个星空的力量都仿佛被吸摄进了这座星斗大阵之中,苍穹之上群星黯淡,星斗大阵的光芒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

星斗大阵,若要攻,它便是最强的攻击仙法,若要守,它也同样是最强的防御仙法。

钧烈仙主的剑意和星斗大阵刚一撞上便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可怕声响,恐怖的能量冲击从剑光与大阵交汇的地方骤然爆发,瞬间如火山喷发一样疯狂朝周围席卷开来。

周围的空间顿时被撕扯出了无数巨大的空间裂口。

比起之前那细如牛毛的细小裂缝,这次的空间裂口简直就像是血盆大口一般,破坏力更是强了无数倍,波及的范围也比之前大了很多很多。

仙盟和仙渺宫的仙舟本来以为距离他们之间的战场已经够远了,不会再被波及,结果竟是再次措不及防地被卷入了动荡的空间之中。

仙舟上的长老弟子们吓了一大跳。下一刻,两边的长老弟子们就像是约好了似的齐刷刷放弃了对手,操纵着仙舟开始疯狂逃命。

胜负可以以后再分,再不跑,整艘仙舟都得一起完蛋!

整片星空之中唯一还能算得上稳定的空间,只剩下邀月仙尊和钧烈仙主所在的区域。

星斗大阵就像是一个强化了无数倍的防御盾一样笼罩着邀月,璀璨星光笼罩下,她身周数公里范围内一派安静平和,别说是激荡的能量冲击波了,就连一丝微风都不存在。

钧烈仙主那势如万钧的一剑,她竟是就这么毫发无伤地挡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

钧烈仙主震骇不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邀月和钧烈仙主这边的动静实在太大,激战中的飘渺仙主和龙女素心也不可避免地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你倒是收了个好徒弟。”

龙女素心远远瞟了那边一眼,英气的眉毛不由微微挑了一下。

“呵呵~邀月的确是我所有弟子之中最成器的一个。”飘渺仙主涵养深厚,自然不会喜怒形于色,但眼神中依旧不可避免透出了几分骄傲之色。

同样是夸奖,不同的人说出来意义也是不一样的。

要是普通的修仙者说这话,他连反应都未必会有,可开口的是龙女素心,这分量可就重了。

见他得意,龙女素心轻哼了一声,却也没再多说什么,抖手便又是一枪朝他攻去。

瞬时间,两人的注意力就被重新牵扯回了战斗之中,再也顾不上邀月那边。

而与此同时,钧烈仙主也终于从难以言喻的震撼之中回过了神来。

他猛地反应过来。

不对,这女人的仙元刚才就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这一招威力这么大,消耗肯定也更大。凭这女人的修为,仙元再深厚也不可能比鸿鹄还深厚,应该支撑不了几次才对。

这么一想,他的信心顿时就回来了。

修为境界就是他最大的倚仗,他作为十四级太乙金仙境的仙主,仙元恢复速度起码是邀月的三四倍,哪怕是耗也能耗死邀月。

他不信自己收拾不了她!

这么想着,他立刻就握紧了赤色仙剑,抖手便又是一道剑光朝邀月飞袭而去。

玄奥的星斗大阵再次吸摄星力运转开来,跟之前一样稳稳挡下了这一剑。

但这一次,钧烈没有震惊,也没有气馁,而是再接再厉,抬手便又是一剑。

邀月不慌不忙,再次抵挡住。

一剑,两剑,三剑……

不知不觉间,邀月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掐诀的动作也越来越吃力。

星斗大阵运转主要消耗的是星辰之力和神魂之力,但对仙元的消耗依旧不少。她的仙元本来就已经快见底了,这么几次下来,就算有丹药撑着也已经彻底供给不上。

她不是没试过操纵星斗大阵攻击钧烈仙主,可操纵星斗大阵攻击的难度要比防御高上不少,她的神魂之力虽然已经达标了,但因为还没有练习过,熟练度根本不够,星斗大阵刚一运转起来就差点脱出她的掌控。

她只能暂时作罢。

钧烈仙主出到第五剑的时候,邀月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

没了。

她的仙元已经彻底消耗光了。

她已经一次性吞服了好几颗仙丹,可仙丹补充的那点仙元根本补充不上战斗的消耗。她已经努力挤压经脉和仙元,把经脉和丹田中的仙元都彻底榨干了,却依旧不够!

没有了仙元的支撑,星斗大阵顿时一阵不稳,就连阵中那些星辰倒影上的光芒都开始闪烁不定,星辰与星辰间的力量维系也变得越来越脆弱,就像只剩下一缕丝绦还连着的琴弦一样,只需要拨弦的力量稍微大一点就会喀嚓一声彻底断裂。

眼看着钧烈仙主的第五剑就要攻到她面前,邀月神色黯然,眼底泛起丝丝绝望。

她知道,凭她现在的状态,这一剑,她挡不住。

然而,就在她以为这一次她真的要殒命于此的时候。

蓦地。

一道散发着神圣光辉的光柱从天而降,落在了她身上。

瞬时间,一股蕴含着强大生机的力量便自她体内焕发而出,瞬息间弥漫了她全身。

下一刻,她身上的伤势就开始以一种可怕的速度飞快修复,就连那早已彻底消耗殆尽的仙元也开始迅速恢复。

她感觉自己体内就像是凭空多了一枚泉眼似的,源源不绝的仙元从其中流淌而出,并迅速淌过经脉,汇入丹田。原本枯竭的丹田就好似小河涨水似的,水位蹭蹭蹭上涨,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被重新填满。

有了仙元的支撑,邀月身周本来已经黯淡下去的星光骤然大亮,星斗大阵瞬间稳固了下来。

第五剑,挡住了。

钧烈仙主陡然一惊:“什么人装神弄鬼?!”

眼看着胜利即将在望,他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