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靳封臣和靳封尧去了书房。

而江瑟瑟和靳母聊了会儿就上楼休息。

翌日早晨,江瑟瑟是被两个孩子吵醒的。

天才刚亮,他们就跑到房间来,硬是把她和靳封臣从床上拉起来。

“爹地,妈咪,今天幼儿园有运动会,你们赶紧起床。”

甜甜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以前总觉得奶声奶气的好可爱,这会儿睡意未退的江瑟瑟只觉得有点点吵。

她闭着眼,有气无力地问:“什么运动会啊?”

“亲子运动会。”回答的是小宝。

“妈咪,你快起来。”甜甜拉着江瑟瑟的手晃了晃。

靳封臣见江瑟瑟还很困的样子,柔声对甜甜说:“甜甜,你先和哥哥下楼吃早饭,让你妈咪再睡会儿。”

“我不要,我要妈咪陪我参加运动会。”甜甜很坚持。

“我们会陪你去的,但现在不是还很早吗?”

娇艳惊人六月小美女图片

靳封臣边说边朝小宝使了个眼色。

小宝很聪明,一下子就懂了爹地的意思,上前牵甜甜的手,“甜甜,让妈咪再睡会儿,我们先去吃早饭。”

甜甜瘪起嘴,小表情可怜极了。

这时总算缓过来的江瑟瑟,伸手捧住她的小脸,“宝贝,舅奶奶昨天给你们做了饼干,妈咪带回来了,你们快下楼吃。妈咪和爹地洗漱后就下去。”

一听有饼干,甜甜眼睛亮了,“那妈咪快点!”

话落,她就拉着小宝跑出去。

江瑟瑟无奈失笑,“这小丫头一听有饼干吃就跑了,真想不到我还不如饼干呢。”

“还睡吗?”靳封臣一脸笑意地问。

江瑟瑟打了个哈欠,“不了,我怕我睡了,甜甜等不及又来吵。”

“累的话多睡会儿,有我陪着他们就行。”

靳封臣心疼她。

“真不用,大不了我下午再睡。”

说着,她下床往浴室走去,不忘回头叮嘱他,“你也快点起来啊,陪孩子比较重要。”

等他们洗漱完下楼,两个小家伙已经吃完早饭,在客厅玩耍。

“听甜甜说你们要陪她参加学校的亲子运动会,那快去把早饭吃了吧。”

看到他们下来,靳母催促道,怕时间会来不及。

“好。”江瑟瑟看了眼甜甜和小宝,然后和靳封臣一同往餐厅走去。

两人吃到一半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哭声从客厅传过来。

江瑟瑟和靳封臣顿时心惊,对视一眼,扔下手里的碗筷,起身跑了出去。

小宝被管家抱起来,而靳母则用手捂着小宝的脑袋,血不停的从她的指缝流出来。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江瑟瑟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这是怎么了?”靳封臣赶紧上前把孩子抱过来。

“小宝和甜甜玩的时候,不小心撞到墙角,把脑袋撞破了。”靳母说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脸色也是苍白的。

甜甜被吓到了,站在一旁哭得很大声。

“妈,你看着甜甜,我送小宝去医院。”

靳封臣抱着小宝往外跑,江瑟瑟反应过来,赶紧跟了上去。

一路上,江瑟瑟脑袋完是空白的,她紧紧抓着小宝冰凉的小手,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不停往下掉。

“别怕,小宝不会有事的。”靳封臣心里也很担心,但还是力持镇定的出声安慰她。

江瑟瑟咬紧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到了医院,小宝被送进抢救室,经过医生的检查,除了脑袋磕破了,还有轻微的脑震荡,其他的都很健康。

听了医生的检查结果,江瑟瑟双腿一软。

靳封臣眼疾手快扶住她,将她扶到一旁的长椅坐下。

“没事了,没事了。”靳封臣轻轻拍抚着她的背。

江瑟瑟紧紧握住他的手,泣不成声。

流血的画面还在她脑中挥之不去,一阵阵的后怕袭来,她哭得更凶。

靳封臣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只能搂住她,给她无声的安慰。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慢慢平静下来。

小宝的伤口也处理包扎好,送到了病房。

“我……我们去看小宝。”江瑟瑟嗓子都哭哑了。

靳封臣应了声“好”,然后扶着她站起来。

一起身,眼前突然一黑,江瑟瑟的身体晃了晃。

靳封臣脸色一变,“瑟瑟!”

江瑟瑟按住他的手,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有点晕。”

可能是情绪波动太大,一时之间她的身体没承受住。

靳封臣想起莫邪他们的交代,眼神沉了几分,这短时间她一直很正常,他都差点忘了她身体里有病毒的事。

江瑟瑟站着一会儿,总算是缓和过来。

她转头去看靳封臣,“走吧,我们去看小宝。”

小宝还没醒,小小的身子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原本红润的小脸蛋此时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江瑟瑟心疼不已,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靳封臣静静地站在江瑟瑟后面,漆黑的眸子里写满了心疼。

今天早上这事发生得太突然了,以至于到现在他还有点懵。

小宝隐隐约约听到哭声,他努力的睁开眼,正好看到江瑟瑟泪流满面。

小家伙心里顿时很难受,小声道:“妈咪别哭。”

听到声音的江瑟瑟赶紧抬起头,看到他醒了,上去抱住他,“小宝,你总算醒了,妈咪都快吓死了。”

她边说边哭。

小宝也忍不住哭了。

看她们母子两个抱着一起哭,靳封臣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一时也不知道该先哄哪个。

这时,医生和护士进来,看到哭成一团的母子,有些尴尬,但还是上前劝道:“靳夫人,孩子刚醒,不能让他情绪太激动了,所以大人最好控制下情绪。”

闻言,江瑟瑟哭声戛然而止。

她擦了擦小宝脸上的泪,哄道:“小宝乖,小宝乖,我们都不哭了。”

小宝乖巧的点头,眼里还泛着泪。

医生看过小宝后,转头对靳封臣和江瑟瑟交代道:“孩子的伤口要多注意,千万别碰到水,要勤换药,吃的东西也尽量清淡,最重要的是让他不要剧烈跑动。”

江瑟瑟点头,“好。那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

“多住几天,孩子在医院会比在家乖一点,对伤口恢复有好处。”

“那行。”只要能让小宝赶紧恢复健康,多住几天就多住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