酣战一天的战斗由于吕布的出现,胜利的天平开始倾斜到丁原一边。张飞被吕布偷袭打的吐血,关羽、刘备二人联手在吕布手下撑了五十回合也开始露出败绩,李榷、郭汜二人根本就没有计划和吕布交手,潘凤、撑到在吕布手下十回合战败,俞渉、李榷、郭汜见到吕布如此生猛便悄悄地退了下来。

吕布一人一马一戟立在当场,他没有说话就这静静地站在火光之中,但是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来自吕布身上的煞气,并州军都知道吕布在塞外杀胡人就如同宰杀猪羊一般,常常的他所过之处胡人都是四分五裂,没有那个胡人敢独自面对吕布,吕布给他们留下的就是噩梦。身上沾染了多少鲜血,凝聚的杀气可想而知,丁原平时教导吕布尽量的控制自己的杀心,对待中原的百姓绝对不能如此,即便如此吕布身上依然有着令人恐惧的杀气。黑暗的夜空摇曳的火把浓郁的杀气,一时间在场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们在气势上被吕布一个人压制,他们败了——

“诸位——今日天色已晚,诸位将军也都劳累一番,有什么要事明日再谈如何?之前约定的依旧不变,明日一早如果没有人挑战吕布将军,那麽就算是丁大人获胜如何?”皇甫嵩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不过就算是吕布赢得有些猥琐,不过战场之上胜就是胜了,只是他有些不甘心就这么把胜利给了丁原,他期望明天一早能有奇迹发生,今晚也给他们一丝儿缓冲的机会,皇甫嵩说这话的时候他甚至有连夜攻山的冲动。

“哼——”吕布冷哼一声,刚要开口说话,只是丁原抢在他前面开口了“奉先_——此战威武!咱们就依皇甫将军的意思,今日一战大伙都有些疲惫,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谈,父亲相信你明日依旧能够力压群雄!走——回大营,父亲为你庆功!”

丁原都这么说了,吕布也不好违逆自己的义父,只能狠狠地瞪了皇甫嵩一眼,虽然黑暗不太能看清楚,不过皇甫嵩还是感觉就像被一条毒蛇咬了一口,瞬间背脊上凉飕飕的,一愣神的功夫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董卓、王匡、韩馥对于皇甫嵩的提议没有意见,现在他们纷纷败北,也希望留出一丝的余地来让他们从长计议,谁也想乘着黑夜搞点小动作。不过最安心的还是皇甫嵩,张角牢牢的攥在他的手里面,今晚务必要小心防御。

“裴帅——我们该怎么办?这几日咱们不只是粮食吃光了,就连山上的树都快吃光了,咱们在不想办法的话真的要困死的山上了。”一个小帅有气无力的和裴元绍说道,剩下的这些人都是张角的死忠,就算是这么艰苦的条件下,都没有一个人想要投降,他们坚信只要大贤良师回来就能带着他们继续杀那些狗官。

话又说回来裴元绍也算是命不好,他藏张角尸体的地方只要是为了山腰上游山洞凉快,防止让张角的尸体腐烂。还有他一心想要算计刘备,就没有考虑他的待的地方是绝地,从山下上来就只有一条小路,想要从其他地方上来很费劲,山的走势呈断崖式,想要往上爬很困难。后山他也去看了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最后若是让官军给逼急了,这里是唯一能够跳下去的地方,不过那生死就各安天命了。

“兄弟们——是我无能,看来老天爷都在帮该死的官军,算好咱们只要灭了这一股官军,到时候咱们就能够隐藏进入深山,只是没想要官军来的如此的快!大贤良师求您给我指一条生路——”裴元绍周围只有三个心腹之人,他心里面也满是惆怅,大贤良师仙去之后黄巾军在自己手里面分崩离析,他有些愧对大贤良师,只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裴帅——兄弟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但是这些话说出来有些大逆不道,不知道二位兄弟能不能不在怪罪我,你们若是当我说胡话的话,我就跟你们说!”其中一名叫做王英的小帅脸上神色转换,有些纠结不知道改不改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他一直以来就在张角的亲卫队里面为张角看家护院,包括张角的做的一些事情都很清楚,只是当时张角活着的时候做什么都是对的,手下的信徒没有人怀疑张角做的有什么不合理。只是张角莫名其妙的升仙之后,黄巾军就开始被官军追击、绞杀,王英有些怀疑张角的神机妙算到底哪里去了?好歹给他们这些徒子徒孙留一条活路,只是现在被困在山上没吃没喝,就算自己的信仰在坚定,没有吃没有喝的日子只剩下求生的,他想要用张角的尸体换一场富贵,不过现在还有裴元绍以及其他两个小帅在,他想先试探一下口风。

“王帅——你客气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你也是跟着大贤良师最久的一个人,我们兄弟们不会怪罪你!”裴元绍心里面也有小九九,那就是想办法走绝路,从而绝处逢生,只是这话他也不敢说出口,这件事情只能少数人干,人多了谁也走不了!还有他要带走张角的尸体。完成张角给他的最后使命——这是最后不是办法的办法,他不觉得王英会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唉——说实话之前我一直是无比崇拜大贤良师,为了他老人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干过的事情你们都没有听过!在巨鹿的时候大贤良师为了练功让我们去周边抓了不少的良家妇女,还有很多加入太平教稍微有些姿色的女子都被他老人家收到帐内,就这样为他老人家处理的尸体都有几百。现在我想着有些不对劲,大贤良师是不是和他说的不一样,他告诉咱们是驾鹤西去,可是一个仙人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自己的身体受损,一旦还阳的话还怎么活?”王英就像聊天一样先要破除他们的信仰,才能说接下来的话。

“你——胡说八道,大贤良师怎么可能是这种人,他老人家一辈子孑然一身,没有留下一儿半女,你怎么能如此污蔑他?我看你是找死——”首先发怒的是裴元绍,不过他还是很低沉的说,他觉得王英不会瞎说的。

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

“莫要激动——巨鹿郡内有一处隐秘的地方有他老人家的六个儿女,地点我不能说!我只能说你们闻一闻大贤良师身上有没有尸臭!”王英再一次抛出了重磅的炸弹,死人才会有尸臭,仙人是不会有的!张角就算尸体保存的再好,快一个多月了,也该开始腐烂了。

裴元绍三人见到王英说的如此肯定也不由心生疑惑,只是三人都沉默不语,现在最忐忑的还是王英,他的手开始摸向自己腰间的刀,他也怕有个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