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染也有点意外,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姓胡的本来是靠他爹才那么牛气冲天,既然他爹都被压制住了,他也不敢狂了。

不过这当面道歉确实是超出预料之外,玩得还是有点大。

镜头又给到了宁染。

人家都遗体告别似的鞠躬了,那怎么也得表示一下。

主持人提醒宁染,“丁老师,您有什么要对选手说的吗?”

宁染拿过话筒,“要不提这事,我都忘了。

刚才突然对我鞠躬,我还吓了一跳,我以为自己死了,在搞遗体告别呢!

我赶紧的掐了自己一把,发现自己没死,我就放心了。

好了,那就没什么事了,开始唱歌吧!”

然后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场一片哄笑声。

踏入迷途小布的纯美私房

连另外的几个导师和导演组都笑得不行,感叹宁染人美还机智,成了这么节目活跃气氛的担当了。

这一次选手唱的是一首流行歌曲,而且是正在网上很流行的歌。

幸亏宁染来之前,正好用手机听了一下当前的热榜歌单,不然要是没听过,那可就丢人了。

其实歌唱的还行,比上一次唱的好多了。

可能也是突然意识到靠走关系很难再晋级,只好苦练了一下基本功。

其他三位导师给出的评价都是一般,最后还是该宁染点评。

宁染拿过话筒:“唱的很好听,比上次好。那我问,有没有女朋友?”

胡景辉一愣,“有的,老师。”

宁染点头,“嗯,我就说一定有爱情滋润,才能把情歌唱得这么好听。”

另一个导师打趣,“可上次说,要没有爱情的人,才能把情歌唱得好,这一次又改口了?”

宁染笑笑,“我要是每次观点都一样,那还能挑出毛病吗?

我这样说,就是为了给一个挑我毛病的机会,让观众乐呵呢。”

竟然还有这样抖包袱的?场又一片笑声。

节目录完,宁染还是感觉有点累。

虽然不是体力活,但面对镜头要一直管理表情,还是挺累的。

程湘云走过来,“辛苦,我们是在这休息一晚,还是立刻回花城?”

“明天有通告吗?”

“本来有一个代言要拍,但辰爷说不能让太累,工作一天至少要休息一天,所以改到后天了。”程湘云说。

宁染一听有点想笑。

人家公司的艺人,一但红了,都会拼命地接通告,恨不得一天二十小时都在工作。

这样才能当红期间为公司和自己赚下最多的钱,这在圈内几乎是常态。

可辰爷倒好,让自己工作一天,就必须休息一天?

这是艺人呢,还是退休老干部?

要是都像他这样对艺人,那大家都别做娱乐行业,铁定亏死啊!

宁染摆手:“别听他的,该工作还是得工作。

星辉娱乐又不止我一个艺人,我搞特殊,那人家其他艺人怎么看?”

程湘云猛烈摇头:“那可不敢!辰爷是大老板,让我和大老板对着干?

还让我别听他的,那不听他的,听的啊?

这是害我呢!

至于其他艺人怎么看,管她们怎么看呢?

她们是艺人,是老板娘!

这能一样同等对待吗?开什么国际玩笑!”

程湘云一边护着宁染往停车方向走去,一边絮叨。

宁染一想也对,有南辰压着,其他人确实不太敢动。

回头得找他谈谈,让他不能过度干预娱乐公司的工作,这样影响不好。

“其他的还有什么安排吗?”宁染又问。

“对了,有一个电话找,对方自称是欧阳俪,说找有要紧的事。

我说在工作,还被她吼了几句,特么神经病。”程湘云骂道。

“欧阳俪?她找我干嘛?难道让我代言阳光集团?”宁染笑道。

“只是说要约见面,不肯透露什么事。”

“那明天再说吧,今天大家都累了,先在酒店住下,明天一早回花城。”

……

次日一早,又接到几个电话,都是欧阳俪打来的。

宁染实在是想不通,欧阳俪能有什么事找她?

难道又是在南辰那儿吃了亏,要骂她出气?

那在电话里骂也可以啊,还非要见面骂,这么在乎仪式感的吗?

于是宁染告诉她,几点到花城的机场,如果真有事,可以到机场聊几分钟。

意思也就是说,我不会刻意去见,要真有什么事,到机场来我顺道和说上几句。

要不来,那就算了。

没想到的是,欧阳俪还真是答应了。

到达花城后,在机场附近的咖啡厅,宁染见到了欧阳俪。

和几天在电梯里看到的欧阳俪可是有点不一样。

那天的欧阳俪盛气凌人,今天看着有点蔫。

宁染突然开窍,大概猜到欧阳俪找她干嘛了。

“俪总,找我何事?”

宁染喝了一口咖啡,皱了一下眉,这咖啡口感不好。

自从习惯给南辰煮咖啡后,宁染对咖啡的要求也不自觉地高了。

现在普通的外卖咖啡,她感觉很难入口。

“宁染,南辰让我们在花城的店都遇到了各种不同程度的麻烦,而且重新营业遥遥无期。

现在我在公司压力很大,能不能让南辰停手,让我的那些店开门?”

和宁染猜的差不多。

“南辰又不是主管部门领导,找他没用吧?

那找我就更没用了,我就是个小人物,说不上话的。”宁染摇了摇头。

“不,我的店被查,一定和南辰有关。

我知道他就是要阻止我们和荣兴的合作,我现在答应他,我不和荣兴合作了,让他放过我。”

欧阳俪这算是在求人了?

知道南家的厉害了?

宁染托腮,“那为什么不直接找他说?”

“我见不着他呀,他不肯见我。

之前说要预约,可我向他的助理预约了,还是见不到!

简直岂有此理,现在见他比见神仙还要难!”

欧阳俪心里应该是很愤怒了,一说起这话题,就很生气的样子。

她明显也在控制,但还是没完控制住。

宁染其还是能理解的,大概也能想象她在现在面临的压力。

那么大的公司,而且是做银行的,突然被查到关店的程度,这是很吓人的。

一但这事不能尽快解决,那会引发客户的恐慌,阳光集团会在很短时间内就会崩掉。

所以欧阳俪是真的急了,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