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柳一边想,一边点进了新闻的页面,查看详细内容,里面不管是天宫里的监控视频,还是叶樱被送上审判席上的图片,还有亲口承认杀人的视频,部都在。

新闻不过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被挂上了热搜榜第一名,甚至前十,都是与这些内容有关的。

而新闻的评论,更是被刷爆了,密密麻麻的几百万条,看得人眼睛花,不用想也是,总统的女儿明目张胆的杀人,简直惊爆人的眼球,刷新人的三观。

任谁,谁不想来评论两条?

反正大家都在表自己的言论,隔着屏幕谁都不知道谁是谁,所以谁都不怕被抓,个个大胆的回复新闻,柳柳只随便扫了一眼。

三只小鱼,“哦买疙瘩,今天的新闻都是些什么鬼,堂堂总统的女儿,竟然知法犯法,青天白日的杀了俩姑娘,这这这,瞎了我的眼了。”

专业喷黑一百年,“到底是得有多恶毒,才会做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事来,我看叶樱都这样了,他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父女俩一路货色。”

世界我最大,“顶楼上,本姑娘举双手赞成楼上的说法,叶樱被判死缓了,她老子也该下台才是,连女儿都教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不过这种话,立刻就被其他声音淹没,“卧槽,我看楼上的几位是智障吧,麻烦你们把眼睛洗洗干净,看清楚了好吗?”

“天宫这件案子,可是叶总统亲自彻查的,人都大义灭亲了,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审判台,不带半点的徇私舞弊。”

“叶总统这般正直,所作所为都该被我们歌颂,而不是被你们这群没素质的黑子喷!!”

伟大的祖国,“就是就是,要是叶总统有心包庇自己的女儿,以他的身份想要压下事,再简单不过,现在这新闻,还能机会出来吗?叶樱,会被判死缓吗?”

四月阳光女子纯白迷人

“叶总统够伟大的了,你们这群黑子还喷,长长心可好?别忘了咱们现在安稳的日子,是怎么来的?”

“像你们这种人,就该拉到阿三国去多吃点苦头,到时候自己心里才有点逼数,知道现在过的日子有多美好。”

接下来的一大片,是赞美叶华安的。

叶华安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柳柳不清楚,但因为叶樱的关系,她就算看再多的赞美,都无法对这位总统先生有半点好感,这是真的。

她不相信,叶樱做了这么多恶事,作为他的父亲,会一点都不知晓,柳柳摇了摇头,退出了这条新闻,点进了另一条看。

再次看着叶樱带着手铐和脚链,头凌乱,眼神涣散,狼狈不堪的站在审判台上接受审判的模样,柳柳心底却莫名的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她对自己说,你该高兴啊,该兴奋啊,叶樱坏事做尽,把你害得这样惨,如今终于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该跳起来放鞭炮庆祝才是。

这样,才符合你的心情,不是吗?

。 柳柳一边想,一边点进了新闻的页面,查看详细内容,里面不管是天宫里的监控视频,还是叶樱被送上审判席上的图片,还有亲口承认杀人的视频,部都在。

新闻不过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被挂上了热搜榜第一名,甚至前十,都是与这些内容有关的。

而新闻的评论,更是被刷爆了,密密麻麻的几百万条,看得人眼睛花,不用想也是,总统的女儿明目张胆的杀人,简直惊爆人的眼球,刷新人的三观。

任谁,谁不想来评论两条?

反正大家都在表自己的言论,隔着屏幕谁都不知道谁是谁,所以谁都不怕被抓,个个大胆的回复新闻,柳柳只随便扫了一眼。

三只小鱼,“哦买疙瘩,今天的新闻都是些什么鬼,堂堂总统的女儿,竟然知法犯法,青天白日的杀了俩姑娘,这这这,瞎了我的眼了。”

专业喷黑一百年,“到底是得有多恶毒,才会做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事来,我看叶樱都这样了,他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父女俩一路货色。”

世界我最大,“顶楼上,本姑娘举双手赞成楼上的说法,叶樱被判死缓了,她老子也该下台才是,连女儿都教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不过这种话,立刻就被其他声音淹没,“卧槽,我看楼上的几位是智障吧,麻烦你们把眼睛洗洗干净,看清楚了好吗?”

“天宫这件案子,可是叶总统亲自彻查的,人都大义灭亲了,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审判台,不带半点的徇私舞弊。”

“叶总统这般正直,所作所为都该被我们歌颂,而不是被你们这群没素质的黑子喷!!”

伟大的祖国,“就是就是,要是叶总统有心包庇自己的女儿,以他的身份想要压下事,再简单不过,现在这新闻,还能机会出来吗?叶樱,会被判死缓吗?”

“叶总统够伟大的了,你们这群黑子还喷,长长心可好?别忘了咱们现在安稳的日子,是怎么来的?”

“像你们这种人,就该拉到阿三国去多吃点苦头,到时候自己心里才有点逼数,知道现在过的日子有多美好。”

接下来的一大片,是赞美叶华安的。

叶华安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柳柳不清楚,但因为叶樱的关系,她就算看再多的赞美,都无法对这位总统先生有半点好感,这是真的。

她不相信,叶樱做了这么多恶事,作为他的父亲,会一点都不知晓,柳柳摇了摇头,退出了这条新闻,点进了另一条看。

再次看着叶樱带着手铐和脚链,头凌乱,眼神涣散,狼狈不堪的站在审判台上接受审判的模样,柳柳心底却莫名的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她对自己说,你该高兴啊,该兴奋啊,叶樱坏事做尽,把你害得这样惨,如今终于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该跳起来放鞭炮庆祝才是。

这样,才符合你的心情,不是吗?

柳柳一边想,一边点进了新闻的页面,查看详细内容,里面不管是天宫里的监控视频,还是叶樱被送上审判席上的图片,还有亲口承认杀人的视频,部都在。

新闻不过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被挂上了热搜榜第一名,甚至前十,都是与这些内容有关的。

而新闻的评论,更是被刷爆了,密密麻麻的几百万条,看得人眼睛花,不用想也是,总统的女儿明目张胆的杀人,简直惊爆人的眼球,刷新人的三观。

任谁,谁不想来评论两条?

反正大家都在表自己的言论,隔着屏幕谁都不知道谁是谁,所以谁都不怕被抓,个个大胆的回复新闻,柳柳只随便扫了一眼。

三只小鱼,“哦买疙瘩,今天的新闻都是些什么鬼,堂堂总统的女儿,竟然知法犯法,青天白日的杀了俩姑娘,这这这,瞎了我的眼了。”

专业喷黑一百年,“到底是得有多恶毒,才会做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事来,我看叶樱都这样了,他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父女俩一路货色。”

世界我最大,“顶楼上,本姑娘举双手赞成楼上的说法,叶樱被判死缓了,她老子也该下台才是,连女儿都教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不过这种话,立刻就被其他声音淹没,“卧槽,我看楼上的几位是智障吧,麻烦你们把眼睛洗洗干净,看清楚了好吗?”

“天宫这件案子,可是叶总统亲自彻查的,人都大义灭亲了,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审判台,不带半点的徇私舞弊。”

“叶总统这般正直,所作所为都该被我们歌颂,而不是被你们这群没素质的黑子喷!!”

伟大的祖国,“就是就是,要是叶总统有心包庇自己的女儿,以他的身份想要压下事,再简单不过,现在这新闻,还能机会出来吗?叶樱,会被判死缓吗?”

“叶总统够伟大的了,你们这群黑子还喷,长长心可好?别忘了咱们现在安稳的日子,是怎么来的?”

“像你们这种人,就该拉到阿三国去多吃点苦头,到时候自己心里才有点逼数,知道现在过的日子有多美好。”

接下来的一大片,是赞美叶华安的。

叶华安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柳柳不清楚,但因为叶樱的关系,她就算看再多的赞美,都无法对这位总统先生有半点好感,这是真的。

她不相信,叶樱做了这么多恶事,作为他的父亲,会一点都不知晓,柳柳摇了摇头,退出了这条新闻,点进了另一条看。

再次看着叶樱带着手铐和脚链,头凌乱,眼神涣散,狼狈不堪的站在审判台上接受审判的模样,柳柳心底却莫名的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她对自己说,你该高兴啊,该兴奋啊,叶樱坏事做尽,把你害得这样惨,如今终于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该跳起来放鞭炮庆祝才是。

这样,才符合你的心情,不是吗?

柳柳一边想,一边点进了新闻的页面,查看详细内容,里面不管是天宫里的监控视频,还是叶樱被送上审判席上的图片,还有亲口承认杀人的视频,部都在。

新闻不过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被挂上了热搜榜第一名,甚至前十,都是与这些内容有关的。

而新闻的评论,更是被刷爆了,密密麻麻的几百万条,看得人眼睛花,不用想也是,总统的女儿明目张胆的杀人,简直惊爆人的眼球,刷新人的三观。

任谁,谁不想来评论两条?

反正大家都在表自己的言论,隔着屏幕谁都不知道谁是谁,所以谁都不怕被抓,个个大胆的回复新闻,柳柳只随便扫了一眼。

三只小鱼,“哦买疙瘩,今天的新闻都是些什么鬼,堂堂总统的女儿,竟然知法犯法,青天白日的杀了俩姑娘,这这这,瞎了我的眼了。”

专业喷黑一百年,“到底是得有多恶毒,才会做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事来,我看叶樱都这样了,他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父女俩一路货色。”

世界我最大,“顶楼上,本姑娘举双手赞成楼上的说法,叶樱被判死缓了,她老子也该下台才是,连女儿都教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不过这种话,立刻就被其他声音淹没,“卧槽,我看楼上的几位是智障吧,麻烦你们把眼睛洗洗干净,看清楚了好吗?”

“天宫这件案子,可是叶总统亲自彻查的,人都大义灭亲了,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审判台,不带半点的徇私舞弊。”

“叶总统这般正直,所作所为都该被我们歌颂,而不是被你们这群没素质的黑子喷!!”

伟大的祖国,“就是就是,要是叶总统有心包庇自己的女儿,以他的身份想要压下事,再简单不过,现在这新闻,还能机会出来吗?叶樱,会被判死缓吗?”

“叶总统够伟大的了,你们这群黑子还喷,长长心可好?别忘了咱们现在安稳的日子,是怎么来的?”

“像你们这种人,就该拉到阿三国去多吃点苦头,到时候自己心里才有点逼数,知道现在过的日子有多美好。”

接下来的一大片,是赞美叶华安的。

叶华安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柳柳不清楚,但因为叶樱的关系,她就算看再多的赞美,都无法对这位总统先生有半点好感,这是真的。

她不相信,叶樱做了这么多恶事,作为他的父亲,会一点都不知晓,柳柳摇了摇头,退出了这条新闻,点进了另一条看。

再次看着叶樱带着手铐和脚链,头凌乱,眼神涣散,狼狈不堪的站在审判台上接受审判的模样,柳柳心底却莫名的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她对自己说,你该高兴啊,该兴奋啊,叶樱坏事做尽,把你害得这样惨,如今终于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该跳起来放鞭炮庆祝才是。

这样,才符合你的心情,不是吗?

柳柳一边想,一边点进了新闻的页面,查看详细内容,里面不管是天宫里的监控视频,还是叶樱被送上审判席上的图片,还有亲口承认杀人的视频,部都在。

新闻不过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被挂上了热搜榜第一名,甚至前十,都是与这些内容有关的。

而新闻的评论,更是被刷爆了,密密麻麻的几百万条,看得人眼睛花,不用想也是,总统的女儿明目张胆的杀人,简直惊爆人的眼球,刷新人的三观。

任谁,谁不想来评论两条?

反正大家都在表自己的言论,隔着屏幕谁都不知道谁是谁,所以谁都不怕被抓,个个大胆的回复新闻,柳柳只随便扫了一眼。

三只小鱼,“哦买疙瘩,今天的新闻都是些什么鬼,堂堂总统的女儿,竟然知法犯法,青天白日的杀了俩姑娘,这这这,瞎了我的眼了。”

专业喷黑一百年,“到底是得有多恶毒,才会做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事来,我看叶樱都这样了,他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父女俩一路货色。”

世界我最大,“顶楼上,本姑娘举双手赞成楼上的说法,叶樱被判死缓了,她老子也该下台才是,连女儿都教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不过这种话,立刻就被其他声音淹没,“卧槽,我看楼上的几位是智障吧,麻烦你们把眼睛洗洗干净,看清楚了好吗?”

“天宫这件案子,可是叶总统亲自彻查的,人都大义灭亲了,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审判台,不带半点的徇私舞弊。”

“叶总统这般正直,所作所为都该被我们歌颂,而不是被你们这群没素质的黑子喷!!”

伟大的祖国,“就是就是,要是叶总统有心包庇自己的女儿,以他的身份想要压下事,再简单不过,现在这新闻,还能机会出来吗?叶樱,会被判死缓吗?”

“叶总统够伟大的了,你们这群黑子还喷,长长心可好?别忘了咱们现在安稳的日子,是怎么来的?”

“像你们这种人,就该拉到阿三国去多吃点苦头,到时候自己心里才有点逼数,知道现在过的日子有多美好。”

接下来的一大片,是赞美叶华安的。

叶华安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柳柳不清楚,但因为叶樱的关系,她就算看再多的赞美,都无法对这位总统先生有半点好感,这是真的。

她不相信,叶樱做了这么多恶事,作为他的父亲,会一点都不知晓,柳柳摇了摇头,退出了这条新闻,点进了另一条看。

再次看着叶樱带着手铐和脚链,头凌乱,眼神涣散,狼狈不堪的站在审判台上接受审判的模样,柳柳心底却莫名的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她对自己说,你该高兴啊,该兴奋啊,叶樱坏事做尽,把你害得这样惨,如今终于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该跳起来放鞭炮庆祝才是。

这样,才符合你的心情,不是吗?

柳柳一边想,一边点进了新闻的页面,查看详细内容,里面不管是天宫里的监控视频,还是叶樱被送上审判席上的图片,还有亲口承认杀人的视频,部都在。

新闻不过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被挂上了热搜榜第一名,甚至前十,都是与这些内容有关的。

而新闻的评论,更是被刷爆了,密密麻麻的几百万条,看得人眼睛花,不用想也是,总统的女儿明目张胆的杀人,简直惊爆人的眼球,刷新人的三观。

任谁,谁不想来评论两条?

反正大家都在表自己的言论,隔着屏幕谁都不知道谁是谁,所以谁都不怕被抓,个个大胆的回复新闻,柳柳只随便扫了一眼。

三只小鱼,“哦买疙瘩,今天的新闻都是些什么鬼,堂堂总统的女儿,竟然知法犯法,青天白日的杀了俩姑娘,这这这,瞎了我的眼了。”

专业喷黑一百年,“到底是得有多恶毒,才会做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事来,我看叶樱都这样了,他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父女俩一路货色。”

世界我最大,“顶楼上,本姑娘举双手赞成楼上的说法,叶樱被判死缓了,她老子也该下台才是,连女儿都教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不过这种话,立刻就被其他声音淹没,“卧槽,我看楼上的几位是智障吧,麻烦你们把眼睛洗洗干净,看清楚了好吗?”

“天宫这件案子,可是叶总统亲自彻查的,人都大义灭亲了,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审判台,不带半点的徇私舞弊。”

“叶总统这般正直,所作所为都该被我们歌颂,而不是被你们这群没素质的黑子喷!!”

伟大的祖国,“就是就是,要是叶总统有心包庇自己的女儿,以他的身份想要压下事,再简单不过,现在这新闻,还能机会出来吗?叶樱,会被判死缓吗?”

“叶总统够伟大的了,你们这群黑子还喷,长长心可好?别忘了咱们现在安稳的日子,是怎么来的?”

“像你们这种人,就该拉到阿三国去多吃点苦头,到时候自己心里才有点逼数,知道现在过的日子有多美好。”

接下来的一大片,是赞美叶华安的。

叶华安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柳柳不清楚,但因为叶樱的关系,她就算看再多的赞美,都无法对这位总统先生有半点好感,这是真的。

她不相信,叶樱做了这么多恶事,作为他的父亲,会一点都不知晓,柳柳摇了摇头,退出了这条新闻,点进了另一条看。

再次看着叶樱带着手铐和脚链,头凌乱,眼神涣散,狼狈不堪的站在审判台上接受审判的模样,柳柳心底却莫名的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她对自己说,你该高兴啊,该兴奋啊,叶樱坏事做尽,把你害得这样惨,如今终于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该跳起来放鞭炮庆祝才是。

这样,才符合你的心情,不是吗?

柳柳一边想,一边点进了新闻的页面,查看详细内容,里面不管是天宫里的监控视频,还是叶樱被送上审判席上的图片,还有亲口承认杀人的视频,部都在。

新闻不过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被挂上了热搜榜第一名,甚至前十,都是与这些内容有关的。

而新闻的评论,更是被刷爆了,密密麻麻的几百万条,看得人眼睛花,不用想也是,总统的女儿明目张胆的杀人,简直惊爆人的眼球,刷新人的三观。

任谁,谁不想来评论两条?

反正大家都在表自己的言论,隔着屏幕谁都不知道谁是谁,所以谁都不怕被抓,个个大胆的回复新闻,柳柳只随便扫了一眼。

三只小鱼,“哦买疙瘩,今天的新闻都是些什么鬼,堂堂总统的女儿,竟然知法犯法,青天白日的杀了俩姑娘,这这这,瞎了我的眼了。”

专业喷黑一百年,“到底是得有多恶毒,才会做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事来,我看叶樱都这样了,他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父女俩一路货色。”

世界我最大,“顶楼上,本姑娘举双手赞成楼上的说法,叶樱被判死缓了,她老子也该下台才是,连女儿都教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不过这种话,立刻就被其他声音淹没,“卧槽,我看楼上的几位是智障吧,麻烦你们把眼睛洗洗干净,看清楚了好吗?”

“天宫这件案子,可是叶总统亲自彻查的,人都大义灭亲了,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审判台,不带半点的徇私舞弊。”

“叶总统这般正直,所作所为都该被我们歌颂,而不是被你们这群没素质的黑子喷!!”

伟大的祖国,“就是就是,要是叶总统有心包庇自己的女儿,以他的身份想要压下事,再简单不过,现在这新闻,还能机会出来吗?叶樱,会被判死缓吗?”

“叶总统够伟大的了,你们这群黑子还喷,长长心可好?别忘了咱们现在安稳的日子,是怎么来的?”

“像你们这种人,就该拉到阿三国去多吃点苦头,到时候自己心里才有点逼数,知道现在过的日子有多美好。”

接下来的一大片,是赞美叶华安的。

叶华安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柳柳不清楚,但因为叶樱的关系,她就算看再多的赞美,都无法对这位总统先生有半点好感,这是真的。

她不相信,叶樱做了这么多恶事,作为他的父亲,会一点都不知晓,柳柳摇了摇头,退出了这条新闻,点进了另一条看。

再次看着叶樱带着手铐和脚链,头凌乱,眼神涣散,狼狈不堪的站在审判台上接受审判的模样,柳柳心底却莫名的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她对自己说,你该高兴啊,该兴奋啊,叶樱坏事做尽,把你害得这样惨,如今终于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该跳起来放鞭炮庆祝才是。

这样,才符合你的心情,不是吗?

柳柳一边想,一边点进了新闻的页面,查看详细内容,里面不管是天宫里的监控视频,还是叶樱被送上审判席上的图片,还有亲口承认杀人的视频,部都在。

新闻不过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被挂上了热搜榜第一名,甚至前十,都是与这些内容有关的。

而新闻的评论,更是被刷爆了,密密麻麻的几百万条,看得人眼睛花,不用想也是,总统的女儿明目张胆的杀人,简直惊爆人的眼球,刷新人的三观。

任谁,谁不想来评论两条?

反正大家都在表自己的言论,隔着屏幕谁都不知道谁是谁,所以谁都不怕被抓,个个大胆的回复新闻,柳柳只随便扫了一眼。

三只小鱼,“哦买疙瘩,今天的新闻都是些什么鬼,堂堂总统的女儿,竟然知法犯法,青天白日的杀了俩姑娘,这这这,瞎了我的眼了。”

专业喷黑一百年,“到底是得有多恶毒,才会做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事来,我看叶樱都这样了,他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父女俩一路货色。”

世界我最大,“顶楼上,本姑娘举双手赞成楼上的说法,叶樱被判死缓了,她老子也该下台才是,连女儿都教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不过这种话,立刻就被其他声音淹没,“卧槽,我看楼上的几位是智障吧,麻烦你们把眼睛洗洗干净,看清楚了好吗?”

“天宫这件案子,可是叶总统亲自彻查的,人都大义灭亲了,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审判台,不带半点的徇私舞弊。”

“叶总统这般正直,所作所为都该被我们歌颂,而不是被你们这群没素质的黑子喷!!”

伟大的祖国,“就是就是,要是叶总统有心包庇自己的女儿,以他的身份想要压下事,再简单不过,现在这新闻,还能机会出来吗?叶樱,会被判死缓吗?”

“叶总统够伟大的了,你们这群黑子还喷,长长心可好?别忘了咱们现在安稳的日子,是怎么来的?”

“像你们这种人,就该拉到阿三国去多吃点苦头,到时候自己心里才有点逼数,知道现在过的日子有多美好。”

接下来的一大片,是赞美叶华安的。

叶华安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柳柳不清楚,但因为叶樱的关系,她就算看再多的赞美,都无法对这位总统先生有半点好感,这是真的。

她不相信,叶樱做了这么多恶事,作为他的父亲,会一点都不知晓,柳柳摇了摇头,退出了这条新闻,点进了另一条看。

再次看着叶樱带着手铐和脚链,头凌乱,眼神涣散,狼狈不堪的站在审判台上接受审判的模样,柳柳心底却莫名的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她对自己说,你该高兴啊,该兴奋啊,叶樱坏事做尽,把你害得这样惨,如今终于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该跳起来放鞭炮庆祝才是。

这样,才符合你的心情,不是吗?

柳柳一边想,一边点进了新闻的页面,查看详细内容,里面不管是天宫里的监控视频,还是叶樱被送上审判席上的图片,还有亲口承认杀人的视频,部都在。

新闻不过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被挂上了热搜榜第一名,甚至前十,都是与这些内容有关的。

而新闻的评论,更是被刷爆了,密密麻麻的几百万条,看得人眼睛花,不用想也是,总统的女儿明目张胆的杀人,简直惊爆人的眼球,刷新人的三观。

任谁,谁不想来评论两条?

反正大家都在表自己的言论,隔着屏幕谁都不知道谁是谁,所以谁都不怕被抓,个个大胆的回复新闻,柳柳只随便扫了一眼。

三只小鱼,“哦买疙瘩,今天的新闻都是些什么鬼,堂堂总统的女儿,竟然知法犯法,青天白日的杀了俩姑娘,这这这,瞎了我的眼了。”

专业喷黑一百年,“到底是得有多恶毒,才会做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事来,我看叶樱都这样了,他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父女俩一路货色。”

世界我最大,“顶楼上,本姑娘举双手赞成楼上的说法,叶樱被判死缓了,她老子也该下台才是,连女儿都教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不过这种话,立刻就被其他声音淹没,“卧槽,我看楼上的几位是智障吧,麻烦你们把眼睛洗洗干净,看清楚了好吗?”

“天宫这件案子,可是叶总统亲自彻查的,人都大义灭亲了,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审判台,不带半点的徇私舞弊。”

“叶总统这般正直,所作所为都该被我们歌颂,而不是被你们这群没素质的黑子喷!!”

伟大的祖国,“就是就是,要是叶总统有心包庇自己的女儿,以他的身份想要压下事,再简单不过,现在这新闻,还能机会出来吗?叶樱,会被判死缓吗?”

“叶总统够伟大的了,你们这群黑子还喷,长长心可好?别忘了咱们现在安稳的日子,是怎么来的?”

“像你们这种人,就该拉到阿三国去多吃点苦头,到时候自己心里才有点逼数,知道现在过的日子有多美好。”

接下来的一大片,是赞美叶华安的。

叶华安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柳柳不清楚,但因为叶樱的关系,她就算看再多的赞美,都无法对这位总统先生有半点好感,这是真的。

她不相信,叶樱做了这么多恶事,作为他的父亲,会一点都不知晓,柳柳摇了摇头,退出了这条新闻,点进了另一条看。

再次看着叶樱带着手铐和脚链,头凌乱,眼神涣散,狼狈不堪的站在审判台上接受审判的模样,柳柳心底却莫名的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她对自己说,你该高兴啊,该兴奋啊,叶樱坏事做尽,把你害得这样惨,如今终于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该跳起来放鞭炮庆祝才是。

这样,才符合你的心情,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