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6月

等级是lv13或者lv12…….

幸亏没有类法术能力,

亚特看着尸体,做出了判断,没有再多想,他将目光转向了旁边正与所剩无几的彷徨巨魔战斗的魔化乌鸦们。

群体号令——

亚特就要向着带状序列填充精神力,但是随即他动作一顿,转而将灵能填入其中。

乌鸦们的身上泛起一层薄薄的黑色雾气,彷徨巨魔们的身体被高速飞行的魔化乌鸦扯得稀碎,而撕裂出带着一股浅浅的黑色,正是暗属性灵能独特的侵蚀性。

原本,他以为乌鸦法师的技能只能使用精神力去填充,在获得了黑夜巫师的职业之后,也是小心翼翼地将两个职业的技能法术分隔开,直到有一次他在使用暗能侵蚀时将自己的灵能填充进去。

但是,并没有出现他所担心的施法失败带来自损的状况——反而发现了暗能侵蚀的攻击得到了加强,显露出了更强的侵蚀能力。

当他想要尝试进行相反操作——将精神力填充到巫师法术中的时候,却是失败了。

巫师的法术能直接利用灵能,但不能利用精神力,乌鸦法师能够使用灵能和精神力。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亚特并不知晓原因。

但对他来说,是件好事就对了。

沉醉太阳花的温柔女子

在他思考这些的时候,魔化乌鸦们已经联合着血乌鸦将剩下那些平均二级伤残的彷徨巨魔屠杀干净了。

看着鸦群降落在尸堆上,寻找那些没有彻底死去的彷徨巨魔进行补刀之后,普罗米也飞了过来——

“主人……我们……”

“先等等。”亚特阻止了它继续说话,转过头望向了巨型鸟人一开始出现的位置。

“哈洛兰阁下,您玩够了吗?”

“我才不是哈洛兰那个贱货,我…..”

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但是说到一半,这个声音就戛然而止。

亚特的嘴角也露出了微笑。

看来自己猜对了。

之后,一道黑影在他的眼前浮现,亚特只感到一阵微弱的失重感,眼前的景色也随即一变。

相对于迷宫的大小,这是一个并不算大的房间,斜对角的长度也只有二十五米左右,一颗光球悬浮在空中,照亮了房间,一颗水晶球放在其下方的石台上。

为什么他会下意识地计算斜对角的长度呢?

而在他落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看到一个影子一闪……然后似乎原本站在房间中央,就是那颗水晶球前方的人,出现在了房间的角落。

这是一个穿着淡蓝色巫师长袍的老人,下巴吊着一撮白胡子,此时正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亚特。

“???”

不仅亚特自己疑惑,他本人也是非常疑惑的,还没有完反应过来的他,按照预想中的状况念出了自己准备好的台词:

“我的名字是埃奇沃思,精通炼金系、预言系、咒法系、生命系、创造系的伟大巫师,比起哈洛兰那个贱货要好上一百倍…….”

说着,说着,他停下了,将视线投向自己的戒指。

这枚五角星形状的戒指上面已经出现了裂纹,而一股黑色的痕迹在缓缓地消退。

这是一枚他刻录了多个预言系法术,混合了老死的幸运兔的兔脚、四瓣叶片的幸运草、告死鸟的鸟喙等多种材料制作的“幸运戒指”。

他还在身上的法袍上附着了一个意外术——当幸运戒指碎裂的时候,进行短途传送离开危险区域。

靠着一手预言术和谨慎,当年和他一起成长的那辈人,无论是比他天赋高的还是比他天赋低的,基本都入了土,只有他还好好活着,现在也是还活着的人中,最强的那一个。

接到法斯特那老滑头的一大笔酬金和请求之后,他接下了教导对方学徒炼金学的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