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小子一脸凝重,还以为是要拿出多少灵石来着。

就三枚顶级灵石?

最多也就相当于三百块上品灵石的价值吧?

说实话,这点钱现在对张风来说就是九牛一毛,之前张风从魂门还有围攻五峰的宗门里坑了不少,哪怕只是九一分成也数量惊人。

更别提当时在百炼门和天机门招摇撞骗,也没少拿。

现在张风储物袋零零总总加起来,足有近五百万枚上品灵石。

这还是之前张风好奇之下,拿出了七百万枚上品灵石购买能够滋润魂魄的天材地宝,让小黑从立婴实力提升到了半步元婴,魂魄更加凝实。

不过想了想。

自己这种字画,本来也不值钱。

毕竟除了好看之外,完没有什么卵用。

成本一共也就一张宣纸。

放在地球上,或许还算得上有点价值。但在这修真世界中,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真没啥用。

夏天网球场上的丸子头女生图片

“行吧,看你小子也不像是有钱的大修士。”张风看着剑心尘,淡淡道:“下一幅算你预定了,你现在要吗?”

剑心尘顿时激动起来,两眼发光。

果然!

自己猜对了!

前辈所说的灵石,果然是仙玉!

也只有自己这种聪慧之人,才能明白前辈的深意!

也不枉自己出生入死、在秘境中丢了半条命才换回来的三枚极品仙玉!

“多谢前辈,只是现在并不需要。”剑心尘恭敬回答。

前辈每一副书法,都如同蕴含无上剑诀,无穷剑意。

乃是万年不见的机缘。

如今自己好不容易有了第二次求前辈作画的机会,剑心尘当然不敢轻率,他要先回去将此事告诉给师尊,让师尊定夺。

张风漫步精心的点点头,低头把玩着手中那三枚极品仙玉。

心里有些好奇。

这极品灵石果然和普通灵石不一样啊。

里面蕴含的气息,似乎不是灵力。

比灵力更加纯粹,更加凝练。

“不愧是极品灵石。”张风点点头,有些满意的看了剑心尘一眼,也懒得多说什么,一身灵力瞬间运转。

顿时间。

丹田大开!

一股庞大的吸引力自张风体内涌出,丹田世界如黑洞一般。

“轰隆隆!”

天空传来震动之声。

一道道恐怖灵力,自方圆千里汇聚而来,朝着张风汇涌而来,如万千道流星。

如一个漏斗倒立张风头顶。

这一刻,剑心尘懵了。

大佬都这么修炼的吗?

大哥,你到底是什么境界?

你这吸收天地灵力的速度,有点吓人啊!

这也是为何张风不敢拿着灵界的灵力修炼的原因。

自从丹田世界彻底建立之后,张风吸收天地灵力的速度,格外恐怖。

别说被叶莫凡洗劫过一番的灵界,哪怕是一十九州,张风若是直接靠天地灵力修炼到一千层,只怕都要被影响到一十九州的根基。

但这还不算完。

只见张风深呼口气。

一缕缕淡白色的仙气,自三枚极品仙玉上喷薄而出,直接被张风吸入腹中。

“啪!”

张风睁开双眼,右手一握。

“咔嚓!”

三枚仙玉,直接化作尘土,随风飘散。

“这……”

剑心尘瞪大双眼。

该死!

此人,绝对不是大乘期!

大乘期强者虽然少,但在十八州里,不是没有。

剑心圣宗的老祖,就是大乘期的强者!

但哪怕是大乘期强者吸收仙玉,都要沐浴焚香三日,随即一点一滴的炼化。

整个过程,至少持续半个月。

顶级仙玉更是需要至少吸收数个月,甚至一两年。

毕竟,那可是仙气!

就算是大乘期高手,说起来其实也是肉身之躯,并未完脱离修士桎梏。

想要在羽化飞升前就吸收仙气,本就是突破极限之事。

而眼前此人。

只是一个呼吸,就完炼化了三枚极品仙玉的庞大仙气!

那三枚极品仙玉,更是直接被捏成碎末。

最令剑心尘感到恐惧的是,如此庞大的仙灵之气入体,张风体内竟然依旧没有半点波动,就仿佛喝了一口水一般轻松自在!

“这……”剑心尘头皮发麻。

他知道,自己这次,遇到的机缘超出想象!

仙人!

而且肯定不是一般的仙人!

剑心尘忽然有一种想要放声大笑的感觉。

谁能想到,名声在外的离州麒麟子,真正的身份,是一个游戏人间的绝世仙人?!

也只有自己这般聪明睿智之人,才能洞穿一切真相!

剑心尘激动的浑身发抖。

“晚辈这次来的冒昧,一时之间没有想好要让前辈写什么。”剑心尘深呼口气,恭敬道,“可否过几日再来拜访前辈,请前辈写出墨宝?”

张风皱皱眉。

真麻烦。

不过拿人手短,张风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道:“行吧,不过你尽快,七天后我还要去一趟大唐王朝。”

本来按照张风的想法,是在宗门休息个七八年再出去。

实在是师父那边催得紧。

张风最多也就只能休息七天,就得去一趟大唐王朝,完成之前没有完成的圣子造访。

剑心尘连连点头。

下一刻,剑心尘身形暴起,剑气冲天,脚踩飞剑化作遁光朝着天边掠去。

与东方凌那三个圣子不同,剑心尘成名已久,已经是老牌圣子,修为也是立婴后期的存在。

以他立婴初期的实力,七天时间足以往返!

…………

三天后。

一十九州。

剑州。

这一日的剑州,格外热闹。

一道道遁光交织,剑光如龙。

无数修士从四面八方赶来,携带厚礼,去往剑州正中的一处湖边山脉。

剑心圣宗!

十八宗门之中,战力最强的剑修宗门!

哪怕是根基深厚的神庭,都不敢轻视剑心圣宗,足以可见剑心圣宗在十八圣宗中的地位。

而这一日,是剑心圣宗现任宗主的大寿之日!

此时,剑心圣宗宗门大殿。

“太和门门主丁磐携门下弟子前来拜访,送上贺礼上品法宝三件,中品灵宝一件!”

“散修铃兰散人前来拜寿,送上贺礼下品灵宝一件,补气丹三十枚。”

随着迎宾弟子一声声高呼,一个又一个修士依次走入大殿,每一人修为都极为不俗,至少是立婴期才有资格走入大殿。

此时。

一名气度森严的白须老者坐在大殿之中。

老者的存在让在场之人尽皆黯淡无光,就如同皓月与繁星,夺走所有光芒,享受所有人的恭敬和恭维。

剑心圣宗现任宗主,剑心真君,分神期巅峰大修士,也是这次寿宴的主角。

剑心真君缓缓扫视场,表情看不出半点喜怒。

忽然,迎宾弟子的声音拔高。

“刀冢圣地狂刀真君,携弟子前来贺寿!”

听到这个声音。

大殿内所有修士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往门外看去。

在离州之外的十八州内,法度森严,规矩严苛。

真君这个名字可不是乱叫的。

只有修为到达分神期,才有资格自称真人。

而且从在场修士脸上略显期待和紧张的神色中可以看出,这位狂刀真君,显然是一位不逊色于剑心真君的分神圆满大修士。

“哈哈哈哈。”

伴随着一道大笑声,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大步迈入殿内。

“剑心,几千年的老朋友过来看你,你还不赶紧起身扫榻相迎?”

一名身材壮硕、精气神十足的黑袍老头儿傲立殿中,似笑非笑的看着剑心真君。

说话之间,中气十足,哪怕不曾故意催动修为,在场之人也只感觉如惊雷炸耳,更像夹杂刀势一般。

显然就是狂刀真君了。

狂刀真君身后,还跟着一名魁梧青年,面容坚毅又夹杂一丝凶气,行走中隐约有淡淡刀意随身,一看就是天资不凡人中龙凤般的人物。

剑心真君看着狂刀真君淡淡开口:“前来为老夫贺寿,不带寿礼吗?”

“老夫白吃你一顿饭怎么了?”

狂刀真君笑了一声,倒是从袖子中抖出一个檀木盒子。

打开,一股奇异药香顿时传遍整个大殿,令众多修士精神为之一振。

有见多识广的修士认出那枚丹药,忍不住脱口而出:“无疆寿元丹!”

场上立刻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无数道羡慕的目光紧紧盯着狂刀真君手中的小盒子。

就连剑心真君都脸色微变,哼声道:“你倒是下了血本。”

狂刀真君叹了口气:“多年的老朋友了,哪能真的看着你刚过完五千年大寿就羽化归天,自然还是要帮一帮的。”

场中之人听到这句话,纷纷面面相觑,不敢言语。

在别人寿诞上,说什么羽化归天,这种话太不吉利了,也不知道剑心真君会不会翻脸开打。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

剑心真君听到这句话,竟然沉默了下来,许久之后才摆了摆手:“替我为狂刀真君和他弟子赐座。”

“是!”

立刻有弟子上来安排。

而狂刀真君看到剑心真君如此反应,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复杂难言之色,轻叹一声坐了下来。

大殿上依旧热闹非凡。

狂刀真君坐在仅次于剑心真君的次座,拎着个酒葫芦自饮自酌。

身后的魁梧青年低声道:“师尊,从剑心真君的反应来看,他的情况似乎比你预测的还要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