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

徐振东一脸错愕。

此时!

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出现在他的面前,却不是此前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似乎变了一个人。

浑身如同一个气质普通的老头,端坐在云峰之上。

山顶上便有一个亭子,亭子中出现了石桌石椅,桌子上摆着一壶酒。

他现在隔着挺远,却已经闻到了一股香醇的气息传入鼻尖,顿时浑身感觉一阵舒爽,脑海中开始领悟起来。

茅塞顿开!

徐振东心中一震,连忙看向一旁。

只见上官师兄一脸享受,闭上眼睛,脸上露出了回味的笑容。

“上官师兄,你这是……”

徐振东有些愣神,没想到身为西武宗宗主的上官阳文,到了云峰却是这幅样子,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

小清新苹果头女生清晨爬起床洗漱照

“哈哈!徐师弟,还记得我刚才跟你提过的。师傅这里好多东西不少,每次被师傅召唤来,都会获得不少好处。”

他一脸笑意,很是开心,看着徐振东,若有深意,说道:

“等下你可以好好把握机会啊,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呢!”

徐振东深吸一口气,心中虽有疑惑,却也知道师傅摆在石桌上的那一壶酒非常不简单,只是传过来一点香气,便已经让他的脑海思维更加活跃。

平时困住他的各种大道法则瓶颈,顿时如同洪流一般宣泄出来。

“你们来了!”

白发老者微微点头,看了一眼两人,便再次闭上眼睛。

“师傅!我把徐师弟带过来了!”

上官阳文一脸恭敬,带着几分嬉戏的笑意,主动走上来。

徐振东心中有些忐忑,眼前的上官阳文和刚才看到的差别太大了。性格相差之大,让他不禁有些怀疑。

“你啊!”

宿文山叹了一声,目光有些哭笑不得。

“拿去吧!”

他一挥手,石桌上的酒瓶顿时打开,倒出一杯酒,落在上官阳文面前。

“嘿嘿,多谢师尊!”

上官阳文拿起酒杯,一阵豪饮,看这个模样,还举着杯等待着杯中酒滴落下来,要喝的一滴不剩。

徐振东再次被惊讶了,瞪大着眼睛,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上官师兄。

“喝了酒,还不给我滚!”

宿文山轻声怒骂一声,却不是责怪。

“徐师弟,师兄先去调息了,你等下可以好好把握机会啊!”

上官阳文笑着,指着石桌上的酒壶,说道:

“你最好将酒壶直接喝光了,以后师傅就不会独自坐在这里看着天穹了。”

徐振东一脸疑惑,看着上官阳文走到远处,开始盘坐调息。

“弟子徐天君,拜见师尊!”

徐振东恭敬行礼,这是拜师后第一次正式见面,心中紧张。

眼前的白发老者,是西武宗的太上长老,实力更不知有多深厚。

而他飞升圣界十多年,虽有一些实力,但这点实力在师尊面前,一根手指头都能将他碾压。

“嗯,起来吧!”

宿文山微微点头。

他抬头看向天穹,一道道流星坠落,将整个天穹都点亮了。

咻!咻!

流星璀璨耀眼,却没有停息下去。

徐振东看了一眼,便足足有数百道流星从天穹上出现,将整片天幕都点亮了。

“你可知为何要收你为徒?”

宿文山微微说道。

徐振东摇头,心中更加疑惑。

他知道自己的天赋,虽然在西武宗也算出众,但在圣界的历史长河中并不是特别突出,哪怕刚才接引他登上云峰的上官师兄,天赋也比自己要厉害。

“请师傅明言!”

“你看这天穹上的流星多么耀眼,很多人都觉得它很美。你觉得他绚烂美丽吗?”

宿文山没有直接回应,抬头再次看向天穹。

咻咻!

流星划破长空,在天穹上留下绚烂的声音,最后能量耗尽,被黑暗吞噬一空。

徐振东心中一震,看着流星不断坠落,感受到天地间一股不可察觉的悲戚弥漫开来。

“莫非这流星有问题?”

他心中满是疑惑,只是天穹的流星是再正常不过了,也可能是他刚才多想了。

“流星虽然绚烂,但生命短暂,却也十分危险。”

徐振东说道。

宿文山有些意外,看了看徐振东,说道:

“流星终究是流星,即便它想要落到大地上,依旧会遇到重重阻拦。”

徐振东一副若有所思。

“师尊,莫非是天穹之外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试探地问道。

哗!

一道凌厉的光芒落在徐振东身上,将徐振东身都看了一遍,里里外外,徐振东身的秘密都落在宿文山眼中。

“罢了罢了,现在跟你说这些也是无用。等你成长起来,恐怕离那一天也不晚了。”

他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收你为徒,便是因为你的内世界。”

他一语道破,徐振东心中的秘密。

“不过拓荒石开辟的通道,虽然让你提前打通了内世界通道,但却让你在沟通世界本源之时遇到了困难。”

世界本源,无时无刻都存在。

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能连接到世界本源,任何一个完成的 世界,便是依靠着大量的世界本源才能形成。

不过也有一些特例,便是如同徐振东的内世界一般,提前打开内世界通道,吞噬世界残片进行成长。

成长的速度虽然快,但确实依靠了其他世界的本源之力,天然上已经带着其他世界的气息。

徐振东心中骇然,自然知道他的这点秘密瞒不过师尊。

“请师尊指点!”

他连忙开口。

很早前,他便觉得内世界存在了隐患,只是自始至终都找不到隐患所在之处,因此才搁置下来。

他让雪玉宫主管理内世界,加快世界之心演化,便是为了消除心中的顾忌。

“我让你来,便是为了消除你内世界的隐患。否则若是继续下去,即便你演化了世界之心,你以为便能彻底掌控了吗?”

宿文山开口说道。

徐振东心中一惊,顿时满脸骇然。

世界之心!

竟然是世界之心!

他心中震惊,根本不敢相信。

世界之心由他进行演化,若是有问题,那后果不堪设想。

“师尊,难道你看出了什么?”

徐振东一脸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