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传来的鸟鸣声让躺在地上昏迷的祖安渐渐睁开眼睛。

周围的小草、花朵、树木,逐一印入眼帘,尽管草依然是这些草,树依然是这些树,但落在眼中却有些不一样了。

他也说不清楚哪里不一样,只是仿佛能看到花草间的生机与元气,当初刚成为修行者突破的时候,也有这样的反应。

他的视线缓缓四处移动,忽然一个苍老狰狞的干尸映入眼帘,赫然便是米老头。

祖安吓得一个激灵,瞬间从地上跳了起来,整个人这轻轻一跃,就有十数丈高,隔了一会儿方才缓缓落地。

他整个人有些傻眼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双手,混乱的思绪渐渐收了回来。

他最后的记忆是自己底牌尽出,结果依然不是米老头的对手,被他擒下,然后他那泛着紫色葵花的手指点中了自己眉心,紧接着啥都不知道了。

“完蛋了,难道我已经被米老头夺舍成功了?”祖安顿时毛骨悚然。

虽然现在还有自己的意识,但估计要不了多久意识就会彻底消亡。

他不禁想到了前世一部电影《异性》,异性的幼崽抱脸虫寄生到人体内过后,人表面上和平时没啥区别,只不过当幼虫在体内成熟过后,便会从人体内破体而出。

他此时的感觉就跟异形中那些被寄生的人一样。

“你终于醒了。”这时耳边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

清纯美女雪白公主裙森林仙气十足写真图片

祖安一听不由大喜:“皇后姐姐,这句话该我说吧,你可总算醒了。”

芈骊的虚影渐渐在他身前浮现出来,烈焰红唇配上不怒自威的丹凤眼,整个人还是如同以前那般娇艳高贵。

芈骊哼了一声:“我早就醒了,也就你睡得像猪一样。”

“你既然早就醒了,为什么不帮我啊,刚刚我可是在不停地呼唤你!”想到刚刚的绝望,祖安不禁一阵怨念。

“算了暂时不讨论这些,先帮我一下,我被一个死变态夺舍了,他的意识现在多半潜伏在我身体里,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彻底代替我,”祖安急忙说道,担心她不当回事,急忙补充道,“你和我签订了‘死生契阔’的盟约,若是我真被夺舍,灵魂灭亡的话,你肯定也会跟着死的吧。”

芈骊白了他一眼:“看把你急的,那个什么米老头夺舍失败了。”

“失败了?”祖安本来还有千言万语要说,可听到这几个字后,一时间愣住了,半晌都没回过神来,“失败了是什么意思?”

“你是白痴么,失败了当然就是失败了,还能有什么意思?”芈骊没好气地说道。

祖安依然有些不敢置信:“那米老头现在的灵魂呢?”

“当然是神魂俱灭了。”芈骊说道,“不过准确地来说,其实他的神魂除了自有意识,其他的大部分都被你吸收了。”

祖安一脸懵逼:“是皇后姐姐帮我消灭了他么?”

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解释了。

“这倒不是,”芈骊摇了摇头,“那个姓米的是个太监,应该是从小就被阉割了,所以根本没有体验过当男人的感觉,占据你身体后,被你那夸张的阳刚之火反噬灵魂,最终彻底化为虚无。”

祖安:“???”

“就这样简单?”

芈骊哼了一声:“那只是你以为简单。夺舍之法本就凶险异常,必须找到各方面契合自己的炉鼎才行。如果我所料没错,他一开始选中你当炉鼎,除了看重你楚家姑爷的身份,多半就是因为你那里被下了禁制,这样你的身体和他们阉人最接近,同时又有恢复的希望,将来他解除封印过后又能成为真正的男人。”

“所以不管从哪方面看你都是最完美的炉鼎,可惜他千算万算,没算到你会提前解开身体的封印,以至于至阴至寒的灵魂种子被你的阳刚之火灼烧,导致夺舍失败,最终神魂俱灭。”

祖安听完她的解释,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禁又惊又喜:“没想到当男人还有这样的好处,哈哈,多谢皇后姐姐,你不仅让我重新当上男人,还间接地救了我的性命……”

听到他语无伦次的话,芈骊不由脸色一红,脑海中不停地浮现出秘境之中自己在楚初颜视角下的感受。

祖安忽然反应过来:“皇后姐姐,既然如此你该早点告诉我啊,你不知道刚刚我多害怕多绝望。”

“我干嘛要告诉你,”芈骊哼了一声,“反正我一开始就知道米老头的夺舍不会成功,自然懒得出来帮忙。”

“我记得以前和你说过,让你不要对我产生依赖,这样对你的成长没有好处,”芈骊正色说道,“这次机会难得,正好让你经历一下生死磨炼,将来才能更加强大。”

祖安一愣,他原本还有些抱怨芈骊见死不救,但现在明白过来对方都是为了他好,一时间感动不已:“多谢皇后姐姐,你对我真好。”

感受到他语气中的真诚,芈骊将脸扭到一旁:“别谢我,我可不是为了你,只是不想被你连累罢了。”

祖安嘿嘿一笑:“不管怎样说,都要谢谢你。对了,我醒来后发现了一个怪事,那就是我感到体内元气磅礴,随便跳一下就能跳到以前完无法想象的高度,甚至隐隐有一种感觉,浑身的力量也超过以前太多太多,这到底是怎么了?”

芈骊答道:“米老头为了夺舍你,将自己一身的修为都传给你了,你当然会有这样的感觉了。”

“还有这样的好事?”祖安眼睛都直了,米老头什么修为?保底九品的大佬吧。

得到了他的功力,以后自己岂不是走上人生巅峰,随时都可以横着走了?

“你不要高兴太早,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芈骊给他泼了一桶冷水,“现在有两条路在你面前,一是彻底继承米老头的一身修为,成为宗师级的高手,但能成为宗师完是因为米老头的‘道’,你和他修为差距太大,短时间内提升到宗师境界,会彻底坏了你修炼的根基以及你自己的‘道’,这样你这辈子都会封死在他的水平上,无法再有寸进。”

“另一条路是我帮你暂时封印掉他的修为,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提升境界,每提升一个境界慢慢炼化掉他一部分修为,这样虽然见效慢,但胜在根基稳固,将来的上限绝对比米老头高。”

芈骊说完后用好奇的眼神望向他:“所以你打算选哪种?”

祖安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是选第一种了,马上就可以成为宗师哎,完是一步登天的机会。”

以一个少年的身份却有宗师的境界,整个人类历史上有这样逆天的存在么?

妥妥的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啊。

至于什么上限问题,那是很后面的事情了。

据他前段时间在学院学到的知识,这个世界能修炼到宗师境界的并不多,而且基本都是半截入土的老头子了,只有少数能在中年达到那个境界。

说句不客气的话,都那把岁数了,装逼都没啥意思了。

不信你问问前世那些宅男,到底是想白手起家,辛辛苦苦一辈子在五六十岁左右成为一方富豪,还是愿意生下来就是富二代,在最青春年少的时候香车美女,享尽人世间的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