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未落,一团紫电已至。

紫电披挂,其中现出一名背生紫电之翼的绿衣少年。

无他,正是徐阳。

徐阳迎着对面袭来的血色飞鳞杀阵,脚下紫电如潮水般散开,俨然是强大的紫电领域。

紫电领域可以说是众多领域中,最具有爆发力和破坏性的。

对面百丈邪虫释放出来的血魂领域,完被徐阳的紫电领域隔绝在十丈开外。

此刻,血魂四圣催动百丈邪虫祭出的飞鳞杀阵已然到了近前。

徐阳御空而立,毫无惧色。

他右手向前一探,掌心中一道紫金之色一闪,丈许来长的四幻长棍就攥在了手中。

他神识一动,体内紫府空间中的三色旋涡上跃出一道翠绿的龙形,正是他独有的仙道木灵之力。

几乎同时,徐阳的手臂之上一道绿龙之影飞旋而出,眨眼投入到他手中的四幻长棍之中。

四幻长棍表面,忽而翠绿莹莹,忽而金光灿灿,仙道木灵之力和四幻长棍上原有的泰山金精两股神力相互交织,璀璨无比。

气质美女曦曦

徐阳右手紧紧攥住四幻长棍,手腕来回旋动。

“嗡嗡嗡”

四幻长棍如同大风车般旋动起来,越来越快。

同时,徐阳体内的三色旋涡飞快旋动,其上涌出的法力好似惊涛拍岸般冲入经络之中。

他体内的浩然天脉,佛尊灵脉,天鬼灵脉,道果灵脉齐齐运转,才堪堪可以承受如此规模法力的运转。

发力一催,强大无比的法力疯狂注入手中的四幻长棍之上,传出隆隆的声响,声似大江飞坠。

赫然,旋转的四幻长棍表面映出一座紫色神山幻象来。

紫色神山的山体足有几十丈大小,透着不可侵犯的威严。山体表面一圈圈紫色灵气如同仙气萦绕,山峦青松之间有若干红顶白羽的仙鸟翩翩然然。而山体的正面,一面高大的石刻上,清晰刻着两个金色的大字——泰山。

泰山两字雄浑神圣,承载天地大道。

神山在前,威严高耸,玄黄之威。

“秘法——不动如山!”

这一次,徐阳招式中现出的泰山幻象,并非真正的召唤术。召唤术需要一定的时间准备,此种危机时刻,时间紧迫,根本来不及施展。

徐阳之前施展过的“泰山投影”召唤术,是以四幻长棍上的泰山金精之力为引,直接召唤中元界界山之首的泰山之力。而这一次,是以仙道木灵之力直接激活四幻长棍上的泰山金精之力,模拟出泰山幻象。虽然远不如召唤术那般强大,但在徐阳强大功体的催动下,也是庞然震撼的。

下一刻,对面凶狠扑来的飞鳞之阵然落在了泰山幻象之上。

“轰轰轰”爆裂声不绝于耳,宛如万道惊雷接连轰鸣。

撞击下,一枚枚赤色的飞鳞直接炸裂开来,爆裂的赤色冲击波如同妖兽的利齿不断噬咬泰山虚影。

泰山幻象表面紫金和翠绿两色光亮交织闪烁不停,透出不可言喻的强大防御力。

最终,飞鳞杀阵的攻击势头化作反卷的赤色风暴,它们哀号着不能透过防御半分。

这一波攻击足足持续了半晌,却没有让泰山幻象移动半分。

不动如山。

而泰山幻象之上,依旧是清风拂翠柏,白鹤戏苍松,一派祥和景象。山体正面石刻上的泰山两字,更是金华灿灿,神祗一般。

徐阳身后的公孙治和黑小子张立脚步一顿,从刚刚的危机中完解脱出来。

“徐阳到底有多少隐藏的手段,他的修为虽然不是道明境,却能施展如此强大的防御术式,幸好他是队友。感谢。”公孙治气喘吁吁,看到徐阳的表现,心中不无惊讶。

“徐阳兄弟真是给力。看来我还要努力修行才能赶上他。”黑小子张立兀自低语,然后用手拍了拍身边的三目黑熊。

此刻,对面百丈邪虫上的四张面孔已然惊诧到扭曲。

“这怎么可能?他是如何做到的?”

“刚刚咱们合力催动的血鳞飞杀阵较之道明境修士的力一击更有过之。”

“这自称徐阳的绿衣小子竟然以一己之力完挡了下来。”

“他刚刚幻出的紫金神山虚影是什么?竟然有如此强悍的防御力。”

就在飞鳞之阵被徐阳然抵挡下的一刻,他右手术式一收,飞旋的四幻长棍收敛,仙道木灵之力重回他体内的三色旋涡之中,泰山幻象消失。

此种强悍的防御术式,即便是徐阳也是不能长时间维持的。

几乎同时,徐阳施展海豚分脑术,以另一半大脑激发术式,以最快的速度提聚体内三色旋涡之上的紫电之力。

普通修士,攻防转换之间的衔接,因为只有一个大脑控制,是几乎无法做到没有停顿的。徐阳则不同,利用他的海豚分脑术,可以做到攻防转换的无缝对接。

没有任何停顿,徐阳左手臂表面腾起一道紫电。紫电飞旋如龙,嗡地一下,钻入到他左手的掌心之中。

一刻不停,徐阳左手一扬。

“无相千仞——紫电百刀斩!”

嗖嗖嗖嗖嗖嗖,足足百数三寸大小的紫电飞刀同时祭出。

祭出的每一枚飞刀都是紫电之力所化,却又凝实如真,锋锐的刀刃斩破虚空,散出一道道紫色的电弧,嗤嗤作响。

徐阳神识一动,百枚紫电飞刀如同百只紫色灵鸟般,在空中划出百条完不一样的弧度,纷纷朝着对面的百丈邪虫飞斩而去。

半空中,紫电之力化作百刀之阵,状如百龙齐舞,其状骇然已极。

徐阳所施展的无相千仞飞刀技并非普通的飞刀技。

其强大之处,就是以神识同时不间断地操控每一枚祭出的飞刀轨迹,并且如同操控傀儡一般精确。这就需要足够强大的神识之力才可。由于飞刀的速度极快,同时分出百缕神识,也是徐阳眼下可以操控的极限。

霎时,百枚紫电飞刀以各种诡异的角度落在对面的百丈邪虫表面。

百丈邪虫体表布满了紫色鳞甲,鳞甲表面妖纹闪烁,飞刀斩在其上,发出金属剧烈碰撞的铮鸣声。

火星直冒,紫电乱窜,却仅仅是在紫色鳞甲表面留下不深的划痕和一道道赤色的雾气,不能给邪虫造成太大的创伤。

百丈邪虫上的四张面孔不无得意。

“这盲眼邪虫,就是在整个妖灵界也是防御力排在前面的妖灵之一,再加上我们四人血魂之力的加持,岂能被你这区区几柄紫电飞刀攻破。”

“怎么样?没有

办法了吧。”

“我们是不可能被战胜的。”

“嘿嘿嘿。”

徐阳也不理睬,双眼一眯,几柄原本攻击邪虫本体的飞刀折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朝着四张面孔的所在斩了过去。

“快闪。”其中一张面孔瞳孔骤缩,大叫道。

四张面孔表面血色灵光一闪,就迅速隐入邪虫体内,消失不见。

叮叮当当,火息飞溅,紫电飞刀扑了个空。

片刻后,四张面孔又在百丈邪虫头部的其它位置钻了出来。

四张面孔警惕地注视着周围。

“他老子的,差点被毁容了。”

“这小子的飞刀的确厉害。”

“不能掉以轻心。”

“真是可恶。”

徐阳见状,目光一凛,也不在做无用的攻击。

神识一动,百柄紫电飞刀如同听话的灵鸟般悬停在头顶。

“自从我的修为提升到魔旋境第二层后,对紫电之力的释放和控制向前跨越了一大步。这百柄紫电飞刀上所含的紫电之力,可以说就是百道压缩后的紫电劫雷。如此状态,大概还可以坚持半炷香的时间。要尽快找到破敌之法才好。

徐阳心中急速盘算,然后传音给其他人道:“百丈邪虫头上的四张面孔就是那四个紫祸妖人的本体无疑。他们共有八个眼睛观察不同的方向,我们无论从那个方向攻击,都会被他们事先发觉,看来直接斩杀他们的本体是几乎无法做到的。而那百丈邪虫的防御力又如此强悍,想要击败这厮,就必须找到它的弱点,或者将隐藏在邪虫体内的四个妖人赶出来”

“越是强大的术式,就有它的弱点。”

“操控如此强大的邪虫,那四人的负担也会很大。”

“待他们露出破绽,我们合力击杀之。”

黑小子张立,火发公孙治和慕容宇三人站在徐阳左右,互相传音商讨作战对策。

四人并作一排,众志成城。

此刻,对面百丈邪虫上的四张面孔也正暗地里传音。

那百丈邪虫完被附身其上的四个妖人所控制,不能主动发起攻击。

“对面的四个小煞星,每一个的功体都不在我们四人之下。我们只能依赖邪虫之术和他们争斗。”

“尤其是叫做徐阳的,更是最大威胁。”

“我们召唤出来的盲目邪虫固然厉害,但我们如此控制它,却是消耗巨大。”

“为了控制这家伙,我们消耗的血魂之力太多了,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消灭对面的四个家伙,恐怕我们的本体都要血魂枯竭了。”

四张面孔上现出狰狞之色。

“接下来,就轮到我们出手了,让你们知道邪虫的攻击力有多强大。”

“此刻的你们,不过是四只蝼蚁。”

“等待无情的惩罚之剑吧。”

“灵魂颤抖吧。”

四张面孔咆哮着。

赫然,百丈邪虫的身体表面,向上涌起一圈圈的血色波纹,强大的力量向着上面传送。

百丈邪虫的头部向前探出,一张巨大的血口怒张。

血口之间,一团飞旋的血色魂力正不断充实和压缩。

吱吱吱吱吱吱

刺耳的声响,那是妖灵摩擦的獠牙。

九天神皇